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七十一章 明强,明强
    彷小南和方玫今天的午饭有点早;两人吃完出来的时候,食堂这才刚刚热闹起来。

    刚从雅间出来,却是正好碰上乔木恩带着几人进来。

    迎头撞上两人的乔木恩,看到彷小南和方玫两人并肩笑着从雅间出来,脸色瞬间一僵,目瞪口呆;心头似乎瞬间有万千头的草泥马在狂奔。

    原本彷小南跟金妍秀走的近,他便妒忌欲狂,后来据说又跟林晓蕾有一腿,他听着只直跺脚;现在竟然又和方玫一起这么私密地一起单独吃饭;这彷小南到底是做什么的?

    金妍秀和林晓蕾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搞到连他都不敢惹的学生会主席身上来了;这也太...

    虽然恨不得一声咋呼,带这身后众人便涌上前去将眼前这小白脸暴揍一顿,再狠狠地把对方踩在自己脚底下。

    但乔木恩还是咬紧了牙关,强忍住了想要发狂的冲动,轻轻地朝方玫点了点头,铁青着脸没敢多言语,领着人走进另一个雅间。

    直到听到外边方玫和彷小南离去之后,乔木恩这才咬牙切齿地道:“狗男女!”

    对于上回方玫竟然护着彷小南的事,他依然记忆犹新,这时看着两人单独从雅间出来,这心里哪里还不知道两人只怕有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对于方玫还好,他虽然敬畏两分,但也不是很怕,不过彷小南上回可真是把他吓蠢了。

    想起那天回家,被他爸直接扇了一个耳光,外加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甚至还断了他一个月的零花钱;乔木恩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但他到现在都还弄不懂,这彷小南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他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模样,一身土气破旧的夹克,一看就是学校那种每月要靠贫困补助吃饭的家伙。

    但现在,竟然...

    那天的事情他记得很清楚,他也不蠢,知晓能够让金局长亲自打电话,那在东原是多么可怕的存在;

    而彷小南身后,到底隐藏了什么?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恐惧的。

    所以,他现在也只能敢是在背后偷偷的骂一句,出一口气而已。

    至于他带着的几个狗腿子,这个时候,在一阵面面相觑之后,都默默的低下头去;装作是没听见,也不敢附和!

    “好了,多谢你的午饭!”彷小南朝着方玫挥了挥手。

    方玫微微地笑着道:“谢谢你!”

    彷小南大步地朝着前头走去,心头却是在轻轻感叹着,这位貌似风光无限、自负了得的方主席,其实强悍的也不过是表面而已。

    表面的风光并不能代表一切!

    每个人都有不易,只不过所处位置不同而已。

    今天下午林晓蕾还有最后一场的考试,两人早约好了等着她考完,一起吃晚饭。

    下午的时候,彷小南坐在林晓蕾的教室外静静的晒着太阳,不多时,教室内一些人陆续地便开始交卷出来了。

    彷小南笑着迎上去,看着从阳光里走过来的秀美女孩,忍不住地伸开手来。

    “哈哈,考完喽,我考完喽!”林晓蕾开心地大步跑过来,扑在彷小南的怀中,紧紧地贴在彷小南的胸口,脸上满是满足的神色。

    彷小南伸手搂着林晓蕾,闻着这那发际间传来的淡淡幽香,脸上的笑意也渐浓。

    就在这时,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

    “小姐!”

    “嗯?”彷小南轻轻地松开手,看着林晓蕾惊喜地看向自己的身后。

    “婆婆,您怎么来了?”看着眼前面容慈和的老太太,林晓蕾一脸的兴奋和羞涩,惊讶着笑着走过去。

    “老爷和夫人有些急事,知道你今天考完,让婆婆来接你回家!”老太太一脸怜爱地看着林晓蕾,笑着道。

    “啊?什么事?这么急?”林晓蕾有些担心地道。

    “婆婆也不知道,不过老爷和夫人交代我等小姐您考完,就赶紧接您回去!”老太太笑着摇了摇头。

    “哦...”林晓蕾有些失望地抿了抿嘴,低头想了想,然后看向身后的彷小南,无奈地道:“小南,我...我可能不能吃晚饭了!”

    彷小南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又看了看那边正上下审视着自己的老太太,无奈地苦笑了一下,然后道:“好吧,没事...你到家了就给我打电话!反正寒假也不长!有时间,我就来看你!”

    “嗯!”林晓蕾不舍地看着彷小南,又跑过来用力地抱住彷小南的腰,贴在彷小南的胸口,无奈地道:“小南,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轻轻的伸手抱住怀中的娇躯,彷小南微闭着眼睛,脸上闪过一丝不舍;本还以为能多在一起呆两天,但却没有想到这么快。

    不过江南省也不远,若是无事的时候,过去看看也不太难。

    看着林晓蕾依依不舍地随着那位老太太离去,彷小南轻轻地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异样神色。

    到现在,他都还不太清楚林晓蕾家里的情况,但此时看着那老太太的模样,还有一些称呼,彷小南这才发现,林晓蕾的家里似乎比自己想象的更要不同一些。

    “哎,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晓蕾呢?”

    这是一个声音在彷小南的身后响起。

    彷小南回过头去,看着那张明艳的脸庞,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晓蕾刚被家里接回去了,说有些紧急的事情!”

    “被家里接回去了?”金妍秀也是一愣,然后便笑了起来,摇头苦笑,道:“本还打算咱们一起明天聚聚的,算了,看来只能等明年了。”

    彷小南耸了耸肩,道:“晚饭有地吃没?”

    “嗯?暂时没有!”金妍秀笑道。

    “那行,走...吃饭去吧,我在‘海际’订了位子!”

    “哎哟,不错啊,小同志,舍得下本钱,竟然在海际订了位置;看来这次我可是托晓蕾的福了!”金妍秀有些意外的笑着道。

    “别瞎BB,要吃赶紧的...”

    海际是东大附近的一家海鲜餐厅,以高端昂贵据称;当然味道也是对得起价钱的,所以这地的生意相当好,不提前几天的话,根本订不到位置。

    “嗯...这海参味道真不错!”将一片海参放进嘴里,嚼了数下之后,金妍秀忍不住地惊叹道。

    彷小南端着干白轻轻地抿了一口,笑道:“这家店的东西确实很实在,这海参是产自加拿大靠近北极冰海深处的海参,所以特别的鲜嫩。”

    “还有这虾,正宗的冰岛北极甜虾,不然你以为我这么抠门的人会舍得花两千多一位来这里?”彷小南伸手夹起一块虾肉,放到嘴里,满意地点了点头。

    “哇哦...看来你很会吃!”金妍秀略带惊讶之色地看着彷小南道。

    “对于吃,我确实还是比较擅长的!”彷小南笑了笑,这话他说起来一点都不心虚。

    “呵呵...你这小翻译不错啊?这都知道?”就在彷小南端起酒杯笑着要与金妍秀碰一下的时候,旁边一个讨厌的声音传来:“不过这些菜单上都写得清清楚楚呢,装的不错!”

    两人有些愕然地对视了一眼,转头看去,便见得旁边一个一身白色西装,头发抹得亮噌噌的家伙,正端着一杯酒站在一旁顾作优雅地笑着。

    “李明强?”看到这人,金妍秀眉头微微一皱,这厮便是上次与雅秀集团谈合作那位李总的儿子。

    当下正要言语,旁边李明强却是笑着道:“妍秀,本来我就打算约你吃饭,不过谁知道电话没打通,竟然在这儿碰到了,咱们果然是有缘啊!”

    “走走,到我那边坐吧,我今儿可是约了咱们东原两位大少一起吃饭;你过去认识一下,对以后咱们在东原发展可是大有好处!”

    “李少总,抱歉,我现在在跟朋友吃饭,你们自己用好!”金妍秀强抑住心头的不悦,缓声地道。

    “哎呀,妍秀客气什么,跟这小翻译有什么好聊的,到我们那边一起坐;我跟你说,这平日要约到他们可不容易,这赶紧一起去认识认识!”李明强一脸傲然地鄙视了彷小南一眼,继续不甘地道。

    看着李明强这副讨厌的面孔,彷小南终于是无奈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酒杯,看向旁边不远处另一个隔开的小雅间,沉声道:“袁明强,你的朋友有些嘈杂,能把他叫回去吗!”

    彷小南这话一出,旁边的李明强猛然一愣,旋即便愕然失笑了起来,嘲声冷笑道:“没想到你个小翻译,倒是有些眼力劲,竟然还知道和我一起吃饭的是袁大少!”

    “不过你这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吧?竟然敢直呼袁大少的名字!这袁大少的名字可是你能叫得的?”

    说罢,李明强便看向金妍秀,嘿嘿地笑着道:“妍秀,真是袁市长公子,一起过去坐坐吧!跟这小翻译坐在一块太丢分...”

    但他这话音还没说完,便听得后边一声冷哼:“李明强,你这不长眼的,给我滚回去!”

    “呃?”李明强愕然一愣,回头看去,便见得袁明强袁大少正站在他身后一脸的恼怒。

    “袁少...你...”

    “闭嘴,没听到让你滚吗?”袁明强寒声地道。

    “啊...是是是!”被袁明强这么一喝,李明强话都不敢再多说一句,赶紧灰溜溜地缩着脖子朝着自己那边一桌跑了回去。

    只是他坐在那边,缩着脖子鼓着眼睛看着这边一桌,只见得袁大少以及和他一起来的那位赵大少,两人竟然是一脸亲近甚至隐隐还有些谦恭的模样在跟那边那个小翻译,言语着什么。

    甚至还客气地跟金妍秀打了一声招呼,很明显两人竟然也是认识的。

    就在李明强这缩着脖子,脑子在分析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便见得两位大少一脸笑容地回来了。

    “袁少,赵少...”他这挤出一丝笑容,刚想要言语,却见得袁大少原本微笑的脸庞,瞬间冰冷:“去买单,然后滚蛋!”

    “啊...”李明强猛然一愣,看着眼前刚还一起吃饭喝酒谈笑融洽的袁大少,瞬间变脸,有些没反应过来。

    “没听到吗?”袁明强眯了眯眼,冷声道。

    “啊,是是...我这就走,我这就走!”李明强脖子又是一缩,赶紧拿起自己的包,转身赶紧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只是经过彷小南他们这一桌的时候,却是连看都不敢看,涨红着一张脸,赶紧低着头夹着包,加快脚步朝着那边柜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