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六十四章 浮躁的季节与人
    “现在姑姑虽然走火入魔,但她修为还在,只要接回晓蕾,由姑姑为她洗髓伐骨;然后送到祖奶奶处,我们一系便无人敢动!”

    说道此处,中年人眼睛微微一亮,咬牙道:“若是十数年之后,晓蕾能够顺利接掌衣钵,咱们便是这林家主脉!这林家便是由我们做主!到时咱们才能真正一劳永逸!”

    “呵呵...是的,你是做了家主,可晓蕾呢?就得独处终身?难道你不记得,当年我们是为何要将晓蕾送走的么?”云心那美艳的脸庞之上,两条清泪滴落,此时终于忍不住了厉声地道。

    “是啊,当年你我都不愿晓蕾走上这条路,所以才那般。可现在,她若不回来,我们一家就算不死,也将苟且偷生,任由人欺辱!晓蕾你以为她能继续这般自由度日?她既然身为我林家之女,那些人会放过晓蕾?她若不拼命去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得被别人掌控!”

    中年人厉声地道:“这些你当都知晓!”

    如此般地发泄了一阵之后,中年人喘了一阵粗气,突然长叹了口气,面容稍稍放缓,走过去轻轻地抱住已经泣不成声的妻子,涩声道:“至少...若是晓蕾能顺利接掌衣钵,或许到时候再等十几二十年,我们一系便应该会有新的孩子出来接掌。到时候晓蕾便能重获自由!”

    “可是那时,晓蕾至少已经如同我们这般的年纪;女人一生最美好的时光都已经逝去了...呜...”云心倒在自己丈夫的怀中,悲声哭泣道。

    听着妻子的痛苦声,中年人眼睛也是一阵的泛红,只能是用力地搂紧。

    “都怪你们林家这修炼的什么破功法,什么只有女人才能修炼到极致,当年我若不是被你蒙骗入了你林家,就不会有如此之事发生...呜呜...”

    “不哭了,不要哭了,此事已然成定局,咱们也只能咬牙走下去,只是苦了晓蕾了...”

    中年人微微地一叹,那俊朗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淡淡苦涩之意,道:“不若这般,现在既然晓蕾喜欢那个年轻人;过一段日子,晓蕾若是回来的话,我们便也将那年轻人带回来,安置在某处;将来晓蕾若是接掌衣钵之后,做些安排,只要不过界,也可让这年轻人陪伴左右,晓蕾便也不会那么孤单了!”

    听得这话,云心一愣,眼睛微微一亮之后,便沉默了起来。

    见得妻子似乎有些意动,中年人便缓声地道:“一号和二号查过这个年轻人的底细;出身贫寒,为人纯孝,人品相当不错!不过最近似乎不知从哪得了一些好处,一号和二号还没来得及去详查,不若我命人去查探一番,若是没有问题,咱们便把他带回来;总比他沦落世俗要好!”

    云心缓缓点头,咬牙道:“你且查一查吧,虽然或许这十数年会有些难耐寂寞,但既然他也喜欢我家晓蕾,那总得付出一些代价才是!他若真心爱晓蕾,想来也当能为晓蕾受这些许的寂寞之苦!”

    “好,我明日便命人去查!”见得妻子同意,中年人立马地便点头应着。

    彷小南自然是不知晓有人已经将他看做了上门女婿,准备让他为新交的女友守节;他这刚刚地陪着林晓蕾看了一场电影,然后送着林晓蕾到寝室门口。

    “好了,我回去了,你...你路上小心!”两人相处有好些天了,但林晓蕾看着彷小南的时候,依然有些淡淡的羞涩,低着头,偷偷地看了彷小南一眼之后,才羞涩地笑着挥手道。

    “嗯...知道了,你上去吧!”看着林晓蕾那可爱诱人的模样,彷小南只觉得一阵的口干舌燥;最近他天天服用百年老山参熬制的筑基汤,这正是精血旺盛之时;面对如此清纯诱人的林晓蕾哪里忍得住。

    当下只能是赶紧挥了挥手,便快步离去,他生怕自己要是再不走的话,会直接拖着林晓蕾上车就走。

    “奶奶的,起码还要大半年才能入先天,这太痛苦了!”

    看着彷小南这赶紧转身离去,林晓蕾倒是没觉得什么古怪的,只是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之后,便也转身上楼去了。

    坐在屏幕前的一号,看着监控视频中的景象,这时也是暗暗称奇;这小子明显地已经是情动难遏,却是能够如此果断的走,倒是相当难得。

    “二号,主上已经命人去查这家伙的底细了;说起来还真有些奇怪,这小子明明出身贫寒,怎么却是有着一身相当厉害的车术!”一号脸带古怪之色地道:“这查查也好,我们两人实在是抽不出太多精力去调查!”

    旁边的二号这时也缓缓点头道:“嗯...这样自然是最好,虽然通过这些日子的观察,这小子对小姐是相当认真,相处之间也恪守本份,从未逾越;但我总觉得有些不对;这要是换成我,只怕我都忍不住;这小子血气方刚,而且胆量也够,怎么就忍得住;这查一查,我们也放心!”

    这是似乎是一个浮躁到不太安稳的季节,在过年前的最后一个月里,人们都骚动了起来,互相调查。

    第二天是礼拜五,方玫一边吃着碗里的面条一边看着对面的欣瑞,道:“你确定林晓蕾没多大问题?”

    “没有,我查过她的档案了;籍贯江南省某县级市,父母经商,初中和高中都是在江南当地就读,后来才考入东大!没多大问题!”欣瑞点头确定地笑道。

    “嗯...”方玫皱了皱眉头,对于这个结果,切实她也并不意外,慢慢地吃了两口面之后,便又看向欣瑞,道:“看来,我得详细查一查彷小南了,这小子古怪!”

    “嗯,我也觉得古怪!这入校三年了,一直平淡无奇,突然一下便如同麻雀变了凤凰一般,实在奇怪!”欣瑞点头,道:“要我帮你查吗?”

    “不用,这个你查起来麻烦,我还是直接跟家里通报一声吧,我家里自然会去查的!”方玫傲然地自信道。

    “这最好了,确实我这边大多只能查到一些明面上的东西,真正要查还是你家自己出手好,可比我靠谱多了!”

    欣瑞好奇地笑道:“毕竟这彷小南也是你方家血脉,当初你方家也不是没打算让他归宗;若是这真查出什么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凉拌!”方玫淡声地道:“到了这种地步,若是他真运气好走的正道,他有我方家血脉,这自然跑不掉!”

    “但若是走的不是什么正经路子,我方家也容不得他胡来!”说到这里的时候,方玫的声音骤然森冷了起来。

    “啧啧...看看,这就是你们这些大家族的无耻与可怕!”欣瑞嘿嘿地摇头笑着,道:“还好我家人少,比较干净!”

    “谁想呢?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在好友面前,方玫才稍稍地能够放得开一些;伸手有些疲倦的取下眼镜,露出了那黑框眼镜之后的一抹淡淡青稚和眼中那一抹浓浓的无奈和疲惫,这才让人感觉,她也不过是二十岁的女孩子而已。

    “你也知道,出身我这样的家庭,身不由己,特别是我又没有兄弟,只有我这么一个孩子,虽然我是女孩子,可也得扛起这一些来...有些时候,不得不狠下心一些,否则我若是不狠心,那就轮到别人对我狠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