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六十三章 林家父母
    上课的时候,老师不出所料的,大致划了一些重点,让下边的同学们一个个欣喜不已。

    这有了重点,复习的时候那就轻松多了;特别是对于一些向来喜欢临时抱佛脚的人来说,简直是及时雨。

    偷懒了一个学期,花个几天时间拼一拼便能不挂科,实在是划算的很。

    彷小南振作精神听了老师讲的这些重点,随意地翻了翻书便丢到了一边;便开始撑着下巴开始发呆。

    最近他发现自己是愈来愈有些不对头了。

    以前的和杨琼交往的时候,这拉手都是罕见的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甚至伸出手去的时候还有些紧张;直到在一起半多月之后,才觉得自然起来。

    这回好了,决定不抗拒接近林晓蕾之后,便感觉一切顺理成章;各种调戏亲近,随手便来,根本不用经过脑子;丝毫没有任何的尴尬或者紧张,仿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难道自己的泡.妞技能被直接点亮了?

    撑着下巴的彷小南,眼睛一阵的发愣,看来那位黄先生留给自己的不止是一些修炼的方法,连泡.妞技能也直接一并传授了,真是个好人啊!

    只是黄先生啊,你这九世下来,总该有几个藏宝洞什么之类的吧,至不济瑞士银行总得存个一两亿美刀什么的,不然怎么对得起你这么一位大魔头?

    可我脑子里怎么就一点都没这些印象呢?

    想着自己为了赚几个药钱,拿着天地至宝阴阳灵犀,拼尽了灵力才赚了一点小钱,彷小南便忍不住地伸手狠狠敲起头来:“给我再蹦出一点东西来啊,你这么大的魔头总不可能就那么一栋别墅一辆车,外加一根千年老山参就把我给打发了啊...”

    “哎...彷小南!”

    “啊?”听得这声音,彷小南一愣,脸色微僵地赶紧停了手,干笑着抬起头来。

    “你做什么呢?”前边讲台上那位风韵犹存的女老师皱着眉头看着彷小南,脸色古怪地道:“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问老师,别那么狠敲头,这要是敲出一个脑震荡来,你这考试过不了,可别想老师会给你手下留情!”

    “啊...哈...没事没事,老师我刚走神,走神了!”彷小南干笑着道。

    “走神?”老师眨了眨眼睛,无奈地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你继续吧,唉...”

    旁边的同学们,看着彷小南这待遇,一个个羡慕的是眼珠子发绿;若是老师对自己也这么好,那可就好了!

    晚上回到家,彷小南便迫不及待地切了几片百年老山参丢进药罐里熬了起来。

    等得出锅之后,闻着那浓郁的药香味,彷小南忍不住地长长吸了口气,一脸的满足,估摸着这药效应该不会太差。

    这一碗汤药下去,果然便感觉一股热力从小腹之内猛然冲起;借着这股热力,彷小南便开始虎虎生威地打起锻体拳来。

    随着这一趟拳打下来,两三个小时之后,感受着这股热力终于缓缓消散的彷小南,浑身大汗淋漓地躺在地上,眼中满是笑意;果然如同他所料,这罐汤药虽然比不得加了千年参须的,但八九成的效果还是有的。

    不过这一支老山参也就是能够维持十五天的药量,想起自己剩下的不过是三百万,估计到时候就算再买回一支老山参,也就是能够维持二十天左右,彷小南便又隐隐地觉得自己的小心脏在一下一下的疼!

    数天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这几天彷小南在学校除了上课,便是与林晓蕾一起吃饭,当然其中偶尔还会有陶云云和金妍秀的出现。

    虽然彷小南和林晓蕾没有正式挑明,但基本上双方都算是默认了情侣关系;唯一有些嘈杂的便是陶云云了。

    “哎呀,我说彷大财主,你这么简单地就把咱们艺术学院的院花给勾搭走了,就不打算表示表示?”瞧着两人那亲近的模样,陶云云对着彷小南奸笑道。

    “什么叫勾搭?这么难听,本来我还打算亲手做一顿饭的,不过现在看来...”彷小南斜着眼睛瞄了陶云云一眼,嘿嘿地笑道。

    “啊哈...口误,口误,绝对是口误!”听得彷小南的这番言语,陶云云赶紧地干笑了两声:“是郎有情有妾意,郎情妾意!”

    “嗯...这还差不多,这周六吧,到我家吃饭!”彷小南满意地点头笑道。

    “好哎,说好了啊,不准反悔,准备好好酒好菜!对了,还有房间!不醉不归!”陶云云兴奋地挥舞着拳头道。

    “没问题!”

    彷小南看了一眼微微红着脸的林晓蕾,微微地笑着便看向一旁似乎有些沉默的金妍秀,道:“妍秀,你周六有空吧!”

    “呃...有空!”听得彷小南的言语声,金妍秀笑了笑道。

    “那行,就这样定下了啊!”

    夜里,那两位面目冷峻的年轻人,此时又坐在了屏幕之前,开始向那位中年人汇报情况了。

    “有人在查妍秀的情况?”中年人眉头一耸,沉声地道:“什么人?”

    “就是东大的一个女学生,她父亲是东原市政府的一名高级官员;”

    听得这话,中年人脸色微暇,淡声笑道:“既然不是什么碍眼的人,就随她们吧;你们密切注意,保证小姐安全便是!”

    “是!”领头的年轻人恭敬地应了一声,然后道:“另外,小姐现在跟彷小南走得很近,似乎已经正式确立关系了!”

    “正式确立关系?”中年人一愣,嘴角便冒出了一丝苦笑:“这丫头真是,唉...”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旁边,终于是轻吸了口气,淡声道:“行吧,由她吧,反正时间不多了!你们只要确保小姐不与对方太过亲密便是!”

    “是!”

    看着那屏幕熄灭之后,中年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看向旁边的一位雍容出尘的美艳中年妇人道:“云心,只有半个月了,你确定要如此么?”

    “哼!为何不能如此?晓蕾已经只有这半月自由了,难不成还不能让她这最后半月的自由时光都不能开心度过了?”

    云心美艳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丝怨恨之色,道:“当初,你我刻意从小便将晓蕾送往外边,便是不想她有今日!但谁知...哼!”

    中年人无奈苦笑了一声,道:“你也知晓我也不愿的,但没办法,姑姑在这个时候突然走火入魔;若是不将晓蕾送往祖奶奶处继承衣钵,我们这一系此后只怕就会从此沦落!”

    “沦落就沦落,我觉得做世俗之人也挺好,至少无需这般日日与人勾心斗角;在俗世之中平平安安度过一生,可比现在这日子强多了!”云心寒声哼道。

    “就算是放弃这一切,我也无所谓,可若是晓蕾不去,姑姑也不在了,不出五年我们这一系必然沦落,到时你以为我们还可平安度日?那些贪婪之人,会放过我们一家?”

    ”几月之前,晓蕾晚上遇袭,还不是那些人安排闹出来的?“

    中年人满脸的无奈、苦涩和愤然:“你也知晓,若是任有其他一丝一毫办法可想,我亦不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