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五十二章 赤阳玉
    一个叫做袁明强的年轻人亲自到小区门口亲自迎接了彷小南,才让彷小南得以开车进入这个防卫森严的小区。

    袁明强年纪也不大,大概三十岁左右,仪表堂堂;一边引着彷小南朝里走,一边随意地打量着彷小南,眼中带着一些淡淡的好奇和审视之色。

    作为东原市常务副市长的公子,袁明强在东原拥有相当庞大的能量,这眼界也高的很。

    对于他这表妹赵琳的事情,他并不是很清楚;只是隐约听说过,到底怎么回事也不太懂;但他对一些神神鬼鬼的说法不是太相信。

    此时看着这般年轻的彷小南,心头就愈发地多了几分狐疑;这别的大师都仙风道骨的,这位倒好了,就一年轻学生。

    不过,既然姑父他们都如此慎重其事,而赵阳信誓旦旦地说这位大师救了赵琳,袁明强倒是也不好言语什么,只是心头暗暗好奇。

    “彷小南同学你好,我是袁明强,赵阳的表哥...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彷小南淡定的很,以他这样的年纪,让人好奇倒是没什么奇怪的。

    看着彷小南这淡然的模样,袁明强眼中的好奇之色更浓了几分,笑道:“这次听说赵琳真是多亏你了,若是赵琳在东原出了事,我父母亲一定很难过;有机会一定要请小南同学喝酒,希望到时候能够赏脸!”

    “好,只要合适,会有机会的!”彷小南淡然点头笑道。

    见得彷小南这般淡然的模样,丝毫不像是其他人一样,对他这市长公子的刻意示好而立马热情起来,这让袁明强心头倒是多了一丝丝的诧异。

    袁家的住宅是一栋有些历史的精致小别墅,灰白色的墙体之上爬满了棕绿色的爬山虎,门口用水磨青石铺得平平整整,显得低调而又华贵。

    “彷大师您好!”

    看着在袁明强陪同下走进来的这位比想象中更青稚几分的年轻人,赵家父母却是没有丝毫的怠慢,齐齐地站起身来。

    “小南,这是我父亲和母亲!”一旁的赵阳亲近地介绍道。

    “彷大师您好,在下赵林远!”赵父有着一点世家子弟的自矜,但却极为客气而谦恭地朝着彷小南伸出手去;一点不像是身家亿万、在经济界叱咤风云的大佬。

    “赵伯父您好!”彷小南微微前倾了些身躯,与赵父握了握手。

    听着赵父的自我介绍,彷小南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名字,心头略微地有些意外,这时才知赵阳的出身来历,果然不简单的很。

    “彷大师,小女真是麻烦您了!”

    赵母雍容华贵,伸手与彷小南握了握,落落大方,态度和蔼亲近,与赵父给人的感觉,相互辉映。

    让彷小南心底暗暗点头,不愧是赵家子弟,不愧能够混到今天这种地步。

    看着赵父与赵母对待彷小南的态度,一旁的袁明强双瞳缩了缩,脸上的原本的一丝丝淡淡傲气,迅速收敛;赶紧地招呼佣人上茶。

    “实在抱歉,在下和内子从燕京赶来,实在是心忧小女,所以冒昧地让赵阳匆忙将您请来,还请见谅!”

    “赵伯父客气了,赵琳也是我的朋友,帮她也是理所应当!”彷小南笑了笑道。

    听得彷小南如此言语,赵父暗暗地松了口气,旋即便笑道:“此次赵琳发作的情况,我也听赵阳详说过了;只是当年那位大师曾有言语,说若是再发,他便无甚办法了!只能是麻烦彷大师了!”

    “赵伯父叫我小南便可,这大师可不敢当,我现在的主业还是学生!”彷小南笑了笑,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大师客气了,有能力的便可为师,彷大师就莫要谦虚了!”赵父说到此处,缓声地笑了起来。

    一旁的赵母这时微微一笑,却是亲近地道:“小南,既然你是我家赵琳和赵阳的朋友,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赵伯母您请讲!”

    “我家就赵阳和赵琳这么两个孩子,家里老人也看得很重;所以,赵琳这次出了事,都很担心;若是小琳有个三长两短的,只怕我这当母亲的也支撑不过去。”

    赵母缓声地道:“所以,小南,小琳的事一定要请你帮忙,帮忙想想办法,我们实在是没办法让小琳回到过去那种可怕的生活!”

    彷小南轻轻点头,道:“赵琳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也在尽量的想办法!”

    “当初我也与赵阳说过此事,如果想要帮赵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么只有五成的把握!”

    赵母与赵父对视了一眼,便继续地道:“小南,这五成的把握,我们实在是不敢赌;是否还有其他的办法?”

    彷小南稍稍地沉默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又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沉默了起来。

    赵父与赵母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没有再做声,只是紧张第等待着彷小南的回答。

    沉默良久之后,彷小南才缓缓抬起头,看向赵父,沉声道:“既然赵部长是您父亲,那么就还有一线其他的可能!”

    “哦?彷大师请讲!”听得还有其他希望,赵父精神一振,道。

    “赤阳玉!”彷小南缓声地道:“若是你们能够找到一块赤阳玉,那么赵琳就有救!”

    听得彷小南的言语,赵父和赵母对视了一眼,赵父迟疑地道:“彷大师,这赤阳玉是什么?还有这赤阳玉与我父亲有什么关系吗?”

    “赤阳玉是一种罕见的陨玉,其质晶莹剔透,天生蕴含太阳精火的气息;但是极为罕见,但现今这世上所存并不多,极难寻找!”

    赵母听到这处,这眼睛一亮,便是道:“小南,你将这赤阳玉的模样特征描述一下,我们可以让人去寻找,这天下那么大,总能找到的!”

    彷小南轻轻摇头,道:“这赤阳玉没有固定的模样和特征,可能是赤玉,也可能是白玉,甚至还可能是碧玉;只有像我这一类的人,才能分辨出来!”

    “啊!”听着这话,赵父和赵母两人脸色都是一僵。

    赵父稍稍的一沉吟,便道:“对了,彷大师,你说这跟我父亲也有关系?”

    “对…这赤阳玉相当罕见,极难寻找;不过我倒是知道何处有此物,但必须由赵部长出面,或许能够…嗯…借到!”

    “借到?”赵父微微第一愣。

    “对…”彷小南点头,道:“我记得在故宫博物馆,有一件康熙帝的随身蟠龙玉佩,乃是赤阳玉所制…万一若是找不到赤阳玉,那就只能请赵部长出马,或许能够将这蟠龙玉佩借来!”

    “蟠龙玉佩?这…”赵父稍稍地一迟疑,便松了口气,道:“这借一件藏品还是不难的,我这便给我父亲打电话便是!”

    彷小南摆了摆手,道:”不是那么简单的,这件蟠龙玉佩乃是故宫最为珍贵的数十件藏品之一;而且如果要借,那么必须借十年!”

    “十年!”

    赵父一愣,这才明白为何彷小南说不是这么简单,这要将一件国宝级的藏品借出来,对于他赵家来说,并不难;但这一下就要借十年,那简直是等于完全的将这件藏品据为私有,这可就真为难了。

    这沉默了半晌之后,赵父这才幽幽的问道:”不会损坏这件蟠龙玉佩?”

    “不会!”彷小南笃定的点头,稍稍迟疑了一下之后,便道:“至少…表面上完好无损!”

    赵父深吸了口气,咬牙道:”好,我可以请我父亲去试试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