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四十七章 灰溜溜的陶婶子
    看着众人那好奇的目光,以及陶婶子那一脸的嘲讽,彷小南微微一笑,便言语了起来。

    “我爸的情况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么些年的尿毒症,虽然每个礼拜做血透,但越来越严重,黄医生说必须要换肾,否则就算是做血透维持也支撑不了几年!”

    “最近,我给他开了些中药,吃了半个月,现在大家也能看到我爸的情况,最近已经是恢复了大半,黄医生说我爸现在连血透都不用做了,只要这样下去,最多还有一两个月这病就能彻底好!”

    听得彷小南这话,这众人都是一阵惊讶,林姨看向彷父,惊讶地道:“老彷,这是真的么?我上次问你,你都还保密呢!”

    “是真的,我昨天才去验的血,黄医生这么跟我说的!”彷父呵呵地笑道:“其实,我也是昨天才确定这中药是小南开的,小南一直叮嘱黄医生不要说!”

    “哎呀,老彷,恭喜恭喜啊!”听得彷父如此言语,这众人都是笑了起来,对于这话,倒是没人不信,黄医生大家都熟,而且彷老师为人大家都知晓,这应该不会是假话。

    而那陶婶子这时脸色却是有些难看了起来。

    “以我的能力,若是出手治疗这样的病,赚几个钱还真不难!另外...”彷小南正要继续言语,突然一阵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得是陶婶子身上的手机响了。

    彷小南看了一眼陶婶子,皱了皱眉头之后,便没有再言语,准备等陶婶子接电话。

    “呵呵,你这话我可不信,谁知道你们两父子是不是串通的;你再说说,我倒要听听,这么多钱可是那么容易赚的?还以为天上能掉钱不成?”陶婶子这时可没心思接电话,冷笑看着彷小南道。

    彷小南轻轻地摇了摇头,道:“陶婶子,别耽搁时间,你现在赶紧接电话吧。”

    “急什么,你先说啊!别想岔开话题!”陶婶子嘲声笑道。

    彷小南同情地看了陶婶子一眼,朝着陶婶子兜的手机示意了一下,道:“快接吧,那位被撞伤的老人家刚死了!”

    陶婶子的脸色一僵,旋即便尖声笑道:“彷小南,你以为你是神仙啊;我刚回来的时候,那老头今天精神好的很,医生都说问题不大了,还想唬我!”

    “你接吧!”彷小南淡声的道:“你接了就知道!”

    看着彷小南那淡定的神情,陶婶子终于有些紧张了,这伸手掏出手机看了看,旋即脸色一变,赶紧接通了电话。

    “喂喂,小赵啊,怎么了?”

    听着那边的言语,陶婶子的脸色瞬间一白:“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上午还看你爸精神很好,他真...”

    “哎哎...我知道,我知道,那个...那个现在我们可没那么多钱啊!”

    “你别急,别上火啊...这么的,我家先拿一万给你们处理后事,等我们家房子拆迁了,这怎么赔就怎么赔!”

    “真的,我们家房子真要拆迁了,最多还两月就要开始了,千真万确,放心一定不会少你们的!”

    陶婶子慌张的与那边的人言语着挂断电话之后,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而旁边的众人,此时却是一阵面面相觑,敬畏地看了彷小南之后,便都低声议论了起来。

    “真死了,小南说得好准!”

    “是啊...小南这也太厉害了,比那陶瞎子都厉害啊...”

    “就是,咱们大小看着小南长大的,怎么不知道他竟然有这一身的本事?”

    “小南现在可是在东原大学读了几年书了,这说不得就是碰到了什么了不得人才学的,这回可是真厉害了!”

    “就是就是!”

    这街坊邻居们看着彷小南突然心头便是多了两分的敬畏,能有这种本事的人,这若是想赚钱那还不简单?

    众人正惊叹着,突然又有人道:“哎,你们听见没,陶婶子说咱们这里要拆迁?”

    “真的假的啊?”

    “我前些天也听人说过,但说只是有这个风声,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所以我也就没说出来!”

    “真的啊,这若是真的,那这也算是好事啊!”

    这众人这般兴奋的言语着,那旁边正兴奋的陈伯这似乎想起什么一般,脸色稍稍的一动,看了一眼那边的陶婶子,压低了声音,道:“哎...陶婶子这前些日子突然要彷老师还钱,还要收彷老师的房子,难道...”

    陈伯这话一出,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陶婶子却是没有心思关注众人,对着电话急声道:“他爸,那老头刚死了,让咱们赔钱,你现在赶紧给他们先送一万去,其他的以后慢慢谈,等我们房子拆迁了再赔他们钱!”

    “对对,拆迁的事千真万确,到时候我们就有钱赔他们;你先安抚一下他们,咱们满龙可是还在住院,若是被他们闹了那就不得了了!”

    待得陶婶子这慌慌张张的讲完,挂断了电话之后,便见得旁边众人都一脸古怪的看着她。

    “陶婶子,我说你干嘛突然逼我家还钱,要收我家房子,原来是因为要拆迁啊!”彷父冷冷地看着陶婶子,道。

    “额...”陶婶子脸色一变,这结结巴巴第好一阵,才强声道:“当然不是,是...是,我家满龙要买车!”

    “呵呵...”彷父冷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涩声地道:“这么多年街坊,你这也太狠了一些,为了钱,竟然...唉!”

    “姓彷的,你不要血口喷人啊!你欠我家钱,让你还钱是天经地义!”看着周围这些街坊邻居那古怪的目光,陶婶子这也有些慌张了起来。

    看着陶婶子的反应,众人暗暗摇头。

    “行了行了,就这样吧...唉!”彷父苦笑了摇了摇头,没有再言语什么,自顾自地转头回屋去了。

    其他的街坊邻居们,这也都不好再说什么,都暗暗摇头纷纷散去;而这陶婶子更是脸色一阵的青灰,赶紧也灰溜溜的回屋去了。

    重新坐回了饭桌上,彷父还在摇头,叹道:“想不到啊,这十几二十年的邻居,为了一点点钱,竟然...唉...”

    彷小南淡笑了笑,道:“爸,这可不是一点点钱,几十万可是足够让人违背良心去做很多事了!”

    彷父稍稍的沉默了一阵,缓缓点头苦笑道:“也是!”

    一旁的彷小北,看看父亲,又看看哥哥,终于忍不住地出声,道:“哥,你怎么知道那个老头死了?”

    彷小北这话一出,彷小南脸色微僵,而彷父愣了愣,便皱眉道:“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可我已经十八岁了,算大人了!”彷小北不满地瘪了瘪嘴道。

    “呵呵,是啊,十八岁了,大人了!”看着彷小北那不满的模样,彷小南疼爱地伸手揉了揉弟弟的脑袋,呵呵第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你哥哥我...嗯,现在会一点特殊的东西,那个...就像青云镇算命的陶瞎子那样,不过不同一点!”

    “啊,真的啊!”彷小北眼睛一亮,兴奋的盯着自己哥哥,道:“我还以为那些算命的都是骗人的呢!”

    “也不,有些是骗人的,但...有些还是有些特殊能力的!”彷小南微微第笑了笑,道:“好了,快吃饭,这菜都快凉了!”

    一旁的彷父听着儿子的话,这心头却是愈发疑惑了,当年玉音虽然会一点特殊的东西,但似乎也不会这个啊,难道不是遗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