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四十六章 口角
    从街口之处快步走回来的陶婶子,一脸的憔悴。

    这几日为了儿子的事情她是忙得昏昏沉沉的,又要安抚那边的伤者家属,又要担心儿子,只差点是没让她给累得晕死过去。

    还好得丈夫老罗这两日终于赶回来了,她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有时间赶回来收拾一下家里,顺便还从家里带点用具去医院。

    “陶婶子,你家满龙还好吧?”

    “总算保住命了,唉...”

    “那就好,那就好!”

    这一路过来,一些街坊领居还是都关心地问候了一下,这让陶婶子心里有些安慰,又有些难过。

    这前几日还风光的紧,所有街坊领居眼中都是羡慕;结果现在,满目都是同情,这让陶婶子心头满是苦涩;当下脚步愈发地快速了几分。

    走到家门口,抬头便看到了对面停着的那辆黑色越野车,陶婶子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瞬间给人用刀刺了一下一般。

    这彷家前几年都还是跟自己借钱度日,凭什么现在这彷家小子就能开这么好的车;自己儿子新买个奔驰就出事。

    想起那日彷家小子跟自己说的话,陶婶子这胸口更是憋闷的很,狠狠的看了一眼那空荡荡的彷家堂屋之后,便打开大门,走进屋去,“咣当”一声,狠狠的将门关上。

    “哥,真好吃...”

    彷小北大口地将一只小鸡腿啃完,扒了两口饭,又夹起一片油嘟嘟的回锅肉塞进嘴里,口齿不清的欢喜道。

    看着小北眼中的那种满足和欢欣,彷小南欣慰地笑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现在锅里还在煮肉,回头我再给你做碗红烧肉晚上吃!”

    “嗯嗯,谢谢哥!”

    一旁的彷父看着这两兄弟,心头那是宽慰的紧。

    “爸,这几日感觉如何?”看着脸色明显还不错的父亲,彷小南笑着问道。

    说起这个,彷父也有些兴奋了,道:“我昨天去验了血,黄医生说我现在贫血已经只属于轻度贫血了,而且肾功能也大大改善;以后只要坚持吃些药,就不用去做血透了!”

    “那就好!”虽然心里早有了底,但听得这番言语,彷小南还是大松了口气。

    三父子说这话吃着饭,便听得对面传来了开门声。

    “哎呀,是陶婶子回来了!”彷父看了一眼对面,赶紧站起身,关心地叫道:“陶婶子,吃了饭没?要没吃,过来吃点吧!”

    “不用了!”看着这边一家三个其乐融融,而且那肉香味传得满街都是,陶婶子那是满心的忿怒,凭啥自己家这么倒霉,这破落户就越过越好?

    “哎,陶婶子,你这一人在家呢,过来吃点吃点,小南今天做了回锅肉和炒鸡腿!”彷父起身走出门外,劝道:“你一个人开伙难得搞!”

    看着彷父那红润的面容,以及那较之以往不知道好了多少的气色,陶婶子便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冷声的道:“姓彷的,你特意来看我家的笑话吧?”

    彷父一愣,愕然道:“陶婶子你这话是怎么说的!”

    “呵呵...不就让你家还了几万块钱?不就给我家满龙买了个车,你们有必要这样诅咒我家满龙么?”陶婶子满脸忿怒,骂道:“现在我家满龙出了事,你家就乐呵了?”

    “这...陶婶子,看你这话说的;大家街坊邻居的,我只是叫你来我家吃个饭,你这话怎么扯的?”听得这话,彷父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了。

    陶婶子怒声的道:“难道不是么?姓彷的,要不是你儿子诅咒我家满龙,他会出事?”

    “陶婶子,你这话可不要乱说!”见得辱及了自家儿子,彷父这脸也冷了下来,沉声道::“你突然逼着我家要还钱,还威胁不还钱就要收我家的房子;我家小南凑了钱给你们,好心好意提醒你莫要把这钱去给满龙买车,可还说了做其他什么都可以;你不信就算了,这出了事怎么就怪起我家小南来了?”

    这两边这大的声气,很快的便把周围一些街坊邻居给吸引过来了。

    “哎哟,陶婶子,彷老师你们这是做什么呢?怎么闹成这样!”

    看着这胡婆婆,彷父眼睛便是一亮,道:“胡婆婆你来的正好,您来评评理;我见陶婶子一个人,好心好意请她来我家吃饭,她不但不领情,反倒怪起我家小南来!”

    “怪小南?怪小南什么事?”胡婆婆惊疑道。

    “当然怪他,不是他,我家满龙怎么会出事?”陶婶子喝骂,道:“他家车借别人的,就不许我家买车么?就诅咒我家满龙!”

    “陶婶子,你...”听得这话,彷父这终于是也恼了,看向一旁的胡婆婆道:“胡婆婆,那天您也在,虽然当时您可是听得清楚,我家小南还好心提醒她,莫要给满龙买车,说拿给她弟弟,或者做其他什么都可以。她这不听也就罢了,怎么出事还怪起我们小南来了?”

    “这事您说说,这有这么说话的么?”

    胡婆婆叹了口气,看向陶婶子,道:“他婶子,当时我们可是都听得清楚,小南真是好心提醒;咱们这么多年的街坊邻居,小南是怎么样的人,难道咱们还不清楚么?”

    “是啊,是啊...陶婶子,你莫要想多了!”旁边的陈伯和林姨等人,这都赶紧的帮忙劝着。

    “呵呵...我想多,什么叫我想多了,他们老彷家就没好东西!”

    见得这么多人帮着彷家说话,陶婶子羞怒的喝骂道:“姓彷的,你以为你家彷小南就是什么好东西?还说是大学生,傍人家韩国的有钱人,这天天厚着脸皮借别人的车开,还不知道在外边做了些什么事;自己这样,还见不得别人家好!”

    “你...”听得这话,彷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旁边的胡婆婆林姨等人,脸色也都是跟着一变,看着陶婶子的目光,隐隐的都开始有些怪异了起来。

    “陶婶子,这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

    彷小南本还不欲插手,这见得父亲被气成这般模样,赶紧过来伸手轻拍着父亲的背,给他顺着气,眼神微冷的看着陶婶子,道:“我可没说过我的车是借的!”

    “啊!”彷小南这话一出,众人都跟着一愣,唯有那陈伯和胡婆婆脸上意外之色没那么浓。

    “怎么可能?你骗谁!”陶婶子一愣之后,旋即便尖声嘲笑道:“这车七八十万,你以为你家一个破落户能买得起?”

    众人也有些怀疑的看着彷小南。

    彷小南也没多言语,伸手走到车旁,将行驶证拿出来,冷笑着亮了亮。

    众人纷纷上前看了看,一个个都都瞪圆了眼睛,这上边写得清楚,这车主就是彷小南,而且这证已经是发了好几个月了。

    “哎呀,真是小南的车!老彷,你这苦日子可真是过到头了,以后就是享福的命了!”陈伯在一旁羡慕的道。

    胡婆婆也一脸羡慕的道:“是啊,是啊,彷老师,这回你家可真是发达了!”

    见得这么多人围着彷父恭维,陶婶子想起前几日自家刚买车那类似的场景,又想起现在,这立马愈发恼怒了起来,尖声冷笑道::“就算你买的又怎么样?这么多钱,你彷小南一个读书的哪里来钱?哼哼...只怕我只要打个派出所的电话,你就跑不了!”

    彷小南皱了皱眉眉头,本来不打算理会这已经魔怔了的陶婶子,但看着父亲那愤怒的神色,便淡声的道:“我的钱哪里来的,不用你担心!不过,我想赚点钱还真不难!”

    看着彷小南那淡定的神情,众人也都好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