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四十五章 古怪的七姑八婆们
    回家一罐筑基汤下肚,又打了两个小时的拳,狠狠的出了一身汗之后,彷小南才觉得精神了起来。

    洗了个一澡,又换了一身衣服,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便是开着车便朝着城外而去,这到青云镇的时候,应当差不过刚好能够赶上饭点。

    车子一路朝前行去,不多时便驶入了青云镇;看着时间还算早,估摸着家里这会刚煮上饭,彷小南便将车子在菜市场门口停下,进去买了一点菜。

    他可是清楚,若是自己不买一些肉菜,估计老爸是不会舍得买的。

    “哎...是小南回来了!来,叔这里今儿早上刚杀的猪,新鲜的很!”

    看着彷小南进来,这刚刚做完一单生意的张屠夫,眼睛一亮,赶紧招手道。

    “真的啊,张叔,那给我五斤五花肉!”彷小南笑着走过去,这多买几斤搁家里,到时候好让老爸和小北多吃几顿;反正现在是冬天,坏不了。

    “好嘞,看张叔给你挑一块好的!”张屠夫开心的应着,“笃笃笃”几刀下去,便是一大块肉剁了出来:“五斤八两,算五斤,一共六十!”

    “哎呀,张叔这怎么能算五斤,不成不成!”看着这一块上好的五花肉,彷小南赶紧摇头,道。

    “小南,你这要是跟你张叔客气,张叔这肉就不卖你了!”

    看着张屠夫一脸夸张的模样,彷小南只得点头,笑着谢过;接过这块五花肉在手里,只见得这五花肉肥瘦相间,正是上好的后腿肉;这张屠夫平日可没这么好心。

    虽然心头疑惑,但这肉没错,彷小南便也只好提着,这刚张望了两眼,那边便有一个老太婆笑眯眯的朝着他招手:“小南过来过来!”

    “啊,林婆婆,您今儿也出摊呢!”彷小南笑呵呵的道。

    “对啊,出摊...最近老头子身体不好,就只好我来了!”林婆婆颤巍巍的伸手拿起一个袋子,装了十个鸡蛋,塞到彷小南手里,笑眯眯的道:“小南,这是林婆婆家里老母鸡自己下的蛋,你正长身体的时候,拿回去吃吧!”

    “啊?”彷小南一愣,看着手里的鸡蛋实在是没弄懂怎么回事。

    “林婆婆,这可不行,您养几只鸡不容易,我得给钱!”

    在这菜市场里一阵的纠缠,彷小南这才提着几个袋子满头雾水的出来了;话说大家伙虽是乡里乡亲,但也不至于这么客气;平日怎么就没见人白送自己菜,或者一下就掐掉八两肉的尾巴?

    开车到了家门口,提着菜下了车,走进屋去,果然已经闻得了一阵饭香味。

    “哥,你回来了!”早已经听得车响的彷小北,“蹭蹭蹭”的从楼上跑了下来。

    “是啊,小北...来,把菜提进去,等下哥给你做回锅肉和炒鸡腿!”彷小南笑着扬了扬手里的袋子。

    “真啊,哎...太好了,我都好久没吃鸡腿了!”

    看着彷小北欢喜地提着菜进厨房去了,彷小南心头也高兴的紧,这到了一杯水喝了两口之后,便走进厨房去。

    “小南回来了!”彷父这时正在清理彷小南带回来的菜,看着那一大块五花肉,不由的嗔怪道:“哎,买这么多肉干嘛,咱们吃不完的!”

    “爸...吃得完,我等下炒个回锅肉,再给小北做个红烧肉留着晚上吃;剩下两斤就留着你们明后天吃,反正现在天冷,放个两三天也不会坏!”彷小南笑呵呵的伸手捋起袖子,便开始洗肉。

    虽然觉得太浪费,但看着旁边小儿子盯着那肉一脸兴奋的模样,彷父脸上的笑容又浓郁了起来。

    此时彷家大门外,不少街坊邻居看着门口的那辆大切诺基,一个个都窃窃私语了起来。

    “哎呦,小南以前可真没看出来,是个有大本事的人啊!”隔了彷家有两三个屋子的胡婆婆,一脸的惊叹,道:“也不知道小南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可是听说他这连那罗满龙的面都没见到,就知道会出事!这不比那青峰镇的陶瞎子还厉害?”

    旁边的陈伯一脸的赞同:“是啊,小南这两年一看就出息了;看见没,这开的车都是八、九十万的!你看那陶瞎子能有他一半厉害么?”

    “哎呦,我可不是听说小南这车是借了别人的?”听得陈伯这话,胡婆婆惊疑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胡婆婆,你说这要是真借别人的车,这能每个礼拜都借啊?”

    “而且这可是新车,谁会舍得把这上百万的新车借给别人开?要换你你会舍得?”陈伯一脸自信地道:“我敢打赌,这车一定是小南自己的!”

    看着陈伯这一脸的自信,胡婆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是了,小南这么大本事,这要赚点钱,还不容易?这陶婶子头天刚说要彷老师还八万块钱,第二天小南就二话不说给还了,这定然是挣了大钱。”

    “是吧!”陈伯得意的点了点头,这看着斜对门那大门紧闭的陶婶子家,这却是突然又叹了口气:“你说这陶婶子也是,为了给陶满龙买奔驰,愣是找了个借口,打算了逼彷老师卖房子!还好小南争气,否则这彷家父子只怕过年都没地方过!”

    “结果这倒好了,车一买回来,买回来一个祸事,我听说啊,那边被撞的老头现在还住在附一,每天医药费就得三四千;陶满龙自己也撞了一个脑出血,据说医生把他脑壳都敲开了,才救回来一条命;不过现在都还没醒!”

    “是啊是啊...你说这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样的阴损事情果然是做不得的!”胡婆婆这压低了声音,看了看四周,小心的道。

    “就是,就是...”陈伯这也压低了声音,道:“这陶婶子这回可是麻烦大了,听说那车的保险第二天才生效,这回这十几万的医药费都得陶婶子自己掏,而且那新车子听说也直接报废了!”

    “真的?”胡婆婆瞪圆了眼睛,道:“那车子听说还欠了二十万的贷款!这可不得了!”

    “是啊,谁说不是!”陈伯苦笑着摇了摇头,又看了看那边彷家的大门口,眼神忽闪了一下,小心的迟疑,道:“陶婶子也是不长眼睛,小南现在这么有本事,去得罪他!”

    听得这话,这胡婆婆脸色便是一变,惊骇道:“陈伯,你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这怎么能怪小南?我可是亲口听林姨说,小南当初还反复交代,要陶婶子把这钱做什么都行,就是别给罗满龙买车;当时陶婶子一脸不高兴走的!你说要真是跟小南有关系,小南还会这么交代不成?”

    “再说小南咱们可是看着长大的,实诚的很;比那满脑子歪心思的罗满龙可是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只有你才会这样想!”

    “那也是!”陈伯点了点头,摇头叹道:“我也是惊讶小南这到底哪里来的本事啊!”

    “嘘...别说了,陶婶子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