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四十一章 冬夜里的烧烤
    在方洛涯的笑声中,只听得“啪”地一声,一条尺许长的大鲤鱼瞬间飞出水面,狠狠地摔在湖岸之上。

    “啊!钓到了钓到了!”看着那在草地上扑腾翻滚的大鲤鱼,林晓蕾难掩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好大的鱼!”

    “钓到了?”那边正在手忙脚乱搭帐篷的四人,听着林晓蕾的欢呼声,一个个都愕然地转过头来。

    彷小南取下鱼丢进一旁的水桶里,再次上好诱饵丢进水里,笑了笑,道:“好了,我再钓两条,今天就够吃了!”

    这次的速度更快,彷小南放下去不到三分钟,只见得再次轻轻地一挥杆,一条巴掌大的鲫鱼瞬间飞出水面。

    “啊哦!”这下就连金妍秀也忍不住地惊叹了起来。

    看着彷小南这连番钓上大鱼来的场面,那边的赵阳和林锋几人,这时也忍不住地跑过来。

    看着桶里那活剥乱跳的两条大鱼,两人的眼睛瞬间瞪圆;他们两人在这里坐了一下午,也只不过是钓上来两条半尺长不到的小鲫鱼;而彷小南这才坐了不到一刻钟,便钓上来两条尺长的鱼,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了。

    想着彷小南方才的那种速度,几人这帐篷也不搭了,都在一旁看着,看彷小南这到底是怎么钓的。

    仿佛是众人在这里惊扰到了一般,这接着十来分钟都没上鱼,正在几人失望的时候,便见得彷小南再次一挥杆,又是一条比巴掌还大的鲫鱼被甩上岸来。

    “好了,差不多了够咱们吃了!”彷小南笑眯眯地在一脸郁闷和惊愕的赵阳和林锋面前收起钓竿,将鱼丢进桶里,起身笑道:“走吧,赶紧把帐篷搭好,再不搭好,天就要黑了!”

    在众人郁闷而又好奇的目光中,彷小南一人便将剩下的几个帐篷飞速的搭好,而且用的时间还只有方才他们几人搭一座帐篷的时间。

    “小南,你以前不会是玩野外生存的吧?”原本还有些不服气的赵阳,终于忍不住地出声道。

    “不是...你们知道的,乡下孩子吗,对于这些多少懂一些!”彷小南微微地笑着。

    “乡下孩子?”赵阳和林锋对视了一眼,明显地都发觉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诧。

    冬天在外边露营,绝对是一件考验人的事情;不过既然大家都决定了,彷小南也就尽量将情况安排到最好。

    趁着天还没黑,领着赵阳和林锋两人从湖边弄回了一大堆的枯枝,顺便还抬了两根枯树回来;这若是没有一点够烧的玩意,今天一晚上大家就真只能窝在睡袋里了。

    不过还好公园管理处的那些人倒是还真用了心,给挑的这地方刚好在山坳,而又视野开阔,晚上却是刚好避开了风向,众人的露营区仅仅只有些许的微风经过。

    彷小南用枯枝点起了篝火,再翻出一柄柴刀将两根枯树砍成了一块块的木材;而那边的赵阳和林锋也终于将烧烤炉燃起,几盏马灯式的露营灯也在营地的周围亮起,一切终于在彻底天黑之前准备完成!

    “袁主任,没事,不用了,我们都已经弄好了。嗯...若是有需要,我再给你们打电话!”

    坐到篝火前的彷小南,听着那边赵阳的电话,又看着眼前准备好的一切,眼中微微地有些感叹,这公园管理处为了讨好那位常务副市长还真是竭尽心力。

    但今儿这几位在这里露营的话,那位袁主任只怕也睡不踏实。

    想到这里,彷小南忍不住地抬头看了看上边的公路之处,那边似乎是有人,想来应当是这位袁主任不放心,安排人在这几位大少大小姐附近守候。

    在这样很是有些寒冷的冬夜,但熊熊的篝火燃起,加上一个不错的蓝牙音响,营地里的气氛瞬间地便火热了起来。

    彷小南也被腹中饥饿的众人们赶上了烧烤台旁。

    两篮子被保鲜膜裹得严严实实的各式肉串鸡腿和一些蔬菜,加上大大小小五条鱼,今天晚上的食物还是相当的丰富。

    五条鱼早已经是被彷小南宰杀好了,一大二小三条鲫鱼直接地丢进了锅里,用燃气炉慢慢地熬着,剩下的一条鲤鱼和大鲫鱼被金妍秀抹上了油,随时准备上烤架。

    烧烤炉上的炭火红得刚好,彷小南站在中间,两手抓满了烤串,在炉火上慢慢翻动;而金妍秀和林晓蕾在一旁将羽绒服裹得紧紧的,身上挂着一条围裙,帮着递串抹油,三人配合得相当默契。

    那边的赵阳找出了几个杯子,一瓶有些年头的人头马已经打开,陶云云和赵琳已经开始欢叫着让彷小南他们加快速度。

    将一堆串抹上油,搁到烧烤炉上,交代金妍秀慢慢翻动一下;彷小南便走向那边的锅子旁,打开锅盖,闻着那扑鼻而来的淡淡香味,洒落一把姜末,待得稍稍翻滚之后,便起锅。

    不多时,众人便端着滚烫的鱼汤,就着一杯小酒,下着烤串儿,欢畅无比。

    “大厨,你这手艺是真杠杠的!”欢快的撸得一手好串的赵琳,抹了抹嘴上的油,眼睛亮晶晶的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端起酒杯与彷小南碰了一下,娇声喝:“干了!”

    “干了!”已经数年没有玩得这么放松和畅快的彷小南,看着赵琳干脆利落地仰头一口把半杯酒一口干下,彷小南也一仰头,仰头猛地干下。

    “好酒!”一口酒下肚,只觉得肚子里一股暖气油然而生,彷小南轻吐了口气,赞道。

    “开玩笑,小爷准备的酒,当然是好酒!”赵阳一口一溜,将一串羊肉卷入口中,俊朗的面庞之上满是油光,哼声地端起酒杯,道:“来,彷小南,咱们也走一个!”

    “好咧,走一个!”

    一旁的林晓蕾喝了一点小酒,脸颊微红,看着连干两杯的彷小南,有些担忧,欲言又止;旁边的金妍秀伸手扯了扯林晓蕾的袖子,微笑着摇了摇头。

    冰雪聪明的林晓蕾很快地明白了金妍秀的意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只是看着满脸欢畅笑容的彷小南,隐隐地有些怜惜。

    她从小可谓是锦衣玉食,从不知生活疾苦;更是不清楚一些人为了生计,是怎样放弃了绝大部分的爱好和乐趣,不敢时刻有丝毫松懈,那是一种怎样压抑而紧绷的状态。

    只是看着此时彷小南脸上罕见的彻底放松的表情,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过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场面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尚保持着清醒的金妍秀止住了众人继续喝酒的想法;

    赵阳和林锋以及赵琳陶云云四人此时已经是差不多都有七、八分的醉意了。

    而彷小南眨了眨迷离的眼睛之后,深深地呼吸了数次,那眼瞳便逐渐地恢复了大半的清明。

    “来,大家去睡觉吧!”彷小南起身帮着金妍秀将醉得比较厉害的赵琳和陶云云两人送进帐篷,帮着把睡袋整理好;看着赵阳和林锋两人也各自钻进了帐篷去,彷小南这才松了口气。

    “彷小南,想不到你的酒量这么好!”看着刚还醉醺醺,但这转身便又清醒过来的的彷小南,金妍秀吐了一口寒气,紧了紧自己的羽绒服,扬眉道。

    “还行吧,我的体质比较特殊!”彷小南也没多解释,有些东西是不好解释的。

    走到一旁,用炉子烧了点热水,笑道:“好了,大家洗个脸就去睡觉吧,很晚了!莫要着凉!”

    “好!”喝了些酒,虽然没醉,但也一身有些松软的林晓蕾应了一声,接过毛巾擦了把脸,便也与金妍秀进帐篷去。

    看着众人都已经安妥了,彷小南轻吐了口气,看了看狼藉的场面,苦笑了笑,伸手捋了一把毛巾,擦了擦脸;看了看上方公路上的某处,便也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

    随着湖畔逐渐的恢复了平静,在露营灯淡白的光芒照耀下的各个帐篷都平静无事,上方公路之处的两人也舒了口气,紧了紧身上的厚大衣,坐回了车上。

    清冷的月光静静地洒落在了云峰湖面,冰冷的夜风轻轻地从湖面挂过,激起了一片片的细小涟漪。

    整个云峰山此时都一片的平静,这样的冬夜里,没有虫鸣,没有鸟叫,显得格外的静谧。

    随着月牙儿的逐渐西斜,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营地的篝火也逐渐地只剩下了一点点红色的灰烬。

    就在这天渐渐地黑,月儿慢慢消失不见,到了黎明前最为黑暗的这个时刻;突然营地里开始冒出了一丝细微而诡异的喘息声。

    而很快的,这喘息声逐渐地粗重而狂乱了起来。

    睡在最边缘帐篷里的彷小南的眼睛猛然一睁,那双如同晨星一般的眼瞳中,明光微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