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七章 奇怪的金母
    金妍秀走进屋内,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得这堂屋虽然略微有些狭小,简单的几张椅子也相当陈旧,但却收拾得十分干净。

    “抱歉,家里有些简陋...请随意坐!”彷小南笑着请金妍秀坐下,然后便进去倒了一杯茶,送过来笑道:“你坐一会,我先去煮饭。”

    金妍秀点头笑了笑接过茶杯,看着彷小南道:“没事,要帮忙吗?”

    “不用,很快的!”

    走到厨房,彷小南先用电饭煲煮了饭,再打开碗柜,果然便见得里边放着四个鸡蛋,还有一条黄瓜。

    看着这几个鸡蛋,彷小南迟疑了一下,又看了看外边,还是从其中拿出两个来。

    推开厨房的后门,走到后边的菜园子里,摘了一把青菜和一点辣椒,又随手捋了几片紫苏叶,这才想起一事。

    “金妍秀,你平时能吃辣椒吗?”

    “吃...我很喜欢吃辣椒!”金妍秀笑着点了点头。

    “好嘞...再坐一会啊,马上就好了!”

    看着彷小南将头缩回厨房去忙碌了,金妍秀看了看外边街道上不时有意无意走过、而且还时而伸头朝着屋里看的那些个街坊邻居,这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说来她来华夏两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到男同学家里。

    这便起身随意地看了看之后,便走到里边的厨房门口,看着这明显有些昏暗和狭小,连冰箱都没有,但却相当洁净的厨房,金妍秀暗暗地点了点头,看来彷小南家的家境果然很一般。

    家里也应该没有其他人,否则也不用那么辛苦的在外边兼职吧。

    此时,一个身影正站在灶台之前,利落地挥动着锅铲。

    厨房灶台旁边的小窗透着一抹清亮的光,斜斜地照在彷小南那略微有些清瘦的侧脸之上,只见两条修长的眉毛斜斜扬起直入发际,那抿紧的嘴唇微微上翘,一双仿佛充满了坚定的眼睛,看着手下的锅子专注无比。

    似乎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一般,彷小南回头笑了笑,清俊脸庞之上带着好看的笑容,丝毫没有了首先那般的紧张和阴郁:“还等一下,马上就好了!”

    不多时,看着桌上摆着简单但却散发着淡淡诱人香味的三菜一汤,金妍秀明艳的脸庞之上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好香呀,想不到你这么厉害!”

    彷小南脸上露出一抹歉然的笑意,道:“这个时候买不到什么新鲜的肉,所以只能弄些小菜;不过这些菜都是我爸爸自己种的,应该还不错!”

    “不不...已经很好了!”看着彷小南脸上歉然的笑容,金妍秀连连地笑着摇头道:“我平日比较喜欢青菜!”

    “那就好...来试试,看合不合口味!”彷小南笑着点头道。

    “味道真不错啊!彷小南,看不出你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手艺!”吃了两口菜,金妍秀真心赞道。

    “合口味就好!”彷小南开心地笑道。

    两人随意地吃饭聊着,金妍秀突然迟疑道:“对了,你家里就你和你父亲吗?”

    听得这话,彷小南面容微微地一黯,旋即便笑道:“我还有个弟弟,在镇上读高中,我母亲...很久之前失踪了!”

    “哦!”看着彷小南脸上闪过的那一丝黯色,金妍秀赶紧转移了话题。

    “彷小南,你的手艺真心不错!弄得我今儿都多吃了一碗饭!”

    吃了两碗饭,放下筷子的金妍秀,轻轻地吐了口气,看着彷小南,眼中满是赞叹的笑意,道:“真是感谢!”

    “是我该谢谢你!”

    提着温在炉子里的饭盒,送到医院的时候,彷父的脸色在大量血液的补充之下明显的多了几分的红润,而呼吸也恢复了正常。

    “爸…同学还在下边等我,我就先回学校去了!”看着父亲一口一口将米饭扒进口中,吃得很香,没有其他什么异样,彷小南看了看时间,便道。

    “嗯…去吧!去吧!”看着自己这个乖巧至极的儿子,彷父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怜爱和苦涩,道:“小南,辛苦你了!”

    “爸,只要你身体好,我就一点都不辛苦!”

    走出病房之外,彷小南走向旁边的医生办公室。

    “小南…这是今天的费用单,你等下得去交一下。”一旁的护士将费用单交给彷小南道。

    “哦...好的!”伸手摸了摸口袋里还剩着的不到四百块钱,彷小南轻吸了口气,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彷小南缓步地转身出去的身影,黄医生和护士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同情,对视了一眼之后,都轻轻地叹了口气。

    “黄医生,科里就不能再给些优惠么?”护士看向旁边的黄医生,皱眉叹道。

    黄医生苦笑了笑,道:“我已经跟主任提过,但主任说现在都有医疗保险可以报销一部分;就算是我们再优惠,他们也少不了多少钱,反而亏钱的是我们科里!”

    “也是!唉...”护士苦笑着点了点头。

    “就是啊,我们能做的也就是老彷来做血透的时候,不要求先缴费,万一缴不上的时候,让他先欠着!”黄医生轻轻叹了口气。

    缴完了费,看着自己口袋里还剩着的三十来块钱,彷小南暗暗地松了口气,总算是不要再跟金妍秀借钱了。

    将缴费单给了护士,又陪着父亲说了几句话之后,彷小南这才走出医院,与金妍秀回学校去了。

    眼见得车子很快便要入城了,彷小南看向金妍秀,笑道:“这次真是要多谢你了!”

    金妍秀笑着正要言语,突然车内却是响起了电话铃声。

    看了看屏幕之上显示的名字,金妍秀的眉头扬了扬,然后便看向一旁的彷小南道:“抱歉,接个电话!”

    彷小南笑着点了点头。

    轻轻地接通了电话,原本放着轻轻音乐的音箱中很快地便传来了一个似乎隐隐有些焦躁的女声:“研秀…你在哪里?”

    “妈,我在开车!”

    “哦…研秀,你现在到公司这里来一下,我现在要赶去燕京,然后回国一趟,有份文件你帮我保管一下!”

    “哦...好的!”

    挂断了电话,金妍秀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忧虑之色,转而便是看向一旁的彷小南,缓声笑道:“若是不急,我想先去一趟解放路那边!”

    彷小南点头笑道:“没事,我不急...你母亲找你有事,这最是重要!”

    “哦...那好!”金妍秀笑着点头,突然微微一愣,脸露惊讶之色:“咦,你竟然会韩语!”

    “啊?我不...”听得这话,彷小南一愣,正要笑着摇头;但旋即便愣住了,因为刚才他确实是听懂了金妍秀和她母亲的对话。

    看着彷小南的模样,金妍秀脸上也闪过了一丝古怪之色,笑着缓声用韩语言语了两句。

    听得金妍秀的言语,彷小南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表情也古怪的起来。

    “你会说韩语对不对!”金妍秀定定地看着彷小南笑道。

    “嗯!”彷小南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张了张嘴,有些缓慢,但却是吐字清楚地说了一句韩语:“对,我会说韩语!”

    接下来的一路上,彷小南都是傻愣傻愣的,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怎么一下竟然会说韩语了;而以前自己除了在电脑上看过几个韩语片之外,绝对没有什么接触韩语的机会;可为什么自己突然就会说韩语了?

    就在彷小南还在满心惊疑的时候,车子缓缓地驶入了一个地下停车场,车子停定之后,从旁边的一辆豪华商务车上便走下来一个气质不凡、脸带威严和焦虑之色的********。

    彷小南定眼看去,便发觉这女子与金妍秀有五、六成的想象,看来定然便是金母了。

    由于车子敞着篷,对方一目了然,感觉着一道如电一般的目光闪来,盯在自己身上;彷小南这时脑子不敢乱想了,也不敢怠慢,赶紧也随着金妍秀走下车去。

    “妍秀...这份文件你帮妈妈保管着,等妈妈回来再给我!”金母将一份文件递给金妍秀,然后看向旁边的彷小南,上下打量了一眼之后,便皱了皱眉,脸色微微一冷,道:“妍秀,他是谁?”

    “啊...妈,这是我同学!”金妍秀赶紧介绍道。

    “同学?”金母眉头再次一皱,不悦地看向彷小南。

    彷小南赶紧微微鞠身,恭敬用韩语回道:“伯母您好,我叫彷小南,是金妍秀同学的同学!”

    “你不是韩国人?”金母微微一愣,冷声道。

    “啊...不是,我是华夏人!”彷小南赶紧解释道。

    “哦...”金母轻轻点头,眼中的一丝冷色才稍稍散去,淡声教训道:“以后若是初次见到长辈,不可只行半礼!”

    “啊...是,抱歉!”彷小南微微一愣,赶紧再次鞠身道。

    “嗯!”看着彷小南再次鞠身行礼,金母这才冷冷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金妍秀,淡声道:“妍秀,再过几个月,你就要回国了,该准备的东西也准备一下,莫要忘记了!”

    “啊,是!”金妍秀一愣,看了看身边的彷小南,然后苦笑着点头道。

    交代了两句,金母又看了彷小南一眼,微微颌首之后,便大步走回车上去;然后便听得金母似乎心情极为焦躁地让司机出发。

    而彷小南这时却是看着那合上的车门,露出了一丝古怪之色。

    随着这辆商务车缓缓离去,金妍秀这才转过身来,抱歉地看向彷小南,苦笑道:“刚才真是抱歉,可能最近公司碰到一些麻烦,所以我母亲心情不太好,她平时很随和的!”

    “哦...没关系!”彷小南笑了笑,但看着那离去的商务车,伸手摸了摸突然微微有些热感传来的胸口之处,眼中却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