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四章 金妍秀和她的小跑车
    从医院走出来的时候,灿烂温热的阳光有如瀑布一般地撒落在了人的身上,让彷小南甚至忍不住地伸手在眼前遮了遮那有些刺眼的光线。

    东大附属第一医院就在东大校园的旁边,所以彷小南只走了十几分钟,便回到了学校。

    昨儿一晚上还没洗澡,甚至衣服上都还有血,狼狈的紧,他得赶紧洗个澡换个衣服;然后金妍秀便会来接他,有车直接回家的话,倒是不用担心来不及。

    “哎呦…彷小南,你这是怎么了?被人打了?”

    这刚刚走近宿舍区,迎面碰到了一男一女正亲热地手挽手迎面走来;其中那男生看着彷小南一身狼狈的模样,微微一愣之后,便嘲声笑了起来。

    看着这两人,彷小南的眉头微微一皱,淡淡地笑了笑还没言语,那男生便又一脸大惊小怪的咋呼道:“哎呀,衣服上都还有血呢,这谁干的啊?你这是招惹谁了啊?被打成这样?”

    彷小南皱着眉头,淡声道:“昨夜里碰到了几个混混。”

    “混混?”听着彷小南这言语,那男生立马大惊小怪地转头看向旁边的那个女生,道:“哎呀…杨琼,你以前不是说彷小南从来不乱惹事么?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现在竟然还跟校外的那些混混搞到一块去了?”

    看了形象颇是狼狈的彷小南一眼,这叫杨琼的女生两条画得相当精致的眉毛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冷漠和不屑,嘲声道:“彷小南,我以前还觉得你还算上进;现在我才发现你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竟然都沦落到了跟混混搞到一块,还打架动手的地步了?”

    听着两人的这言语,又看了看杨琼那冷漠的表情,彷小南皱了皱眉,也不再解释,淡笑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地继续朝着寝室走去。

    “嘿呀…这家伙还真是脸皮越来越厚了!”

    那男生看彷小南的背影,冷笑着道:“你当初还一直说这家伙还不错,说我没他上进;现在你看到了?这都跟那些混混搅合到一块了,竟然还打架,嘿嘿…”

    “我哪有说?是你自己这样想的好吧!好啦好啦,你总记着这事…”听得这话,杨琼赶紧露出一抹笑容,伸手抱着男生的手臂娇嗔道。

    “行了…走吧走吧,你那天不是说在旁边街上看到一个包挺好看的么,走,我陪你去买!”男生傲然地道。

    “啊…太好了,李阳,么么哒…真是爱死你了!”

    听着身后隐隐传来的言语声,彷小南脸色略微的有些难看;这杨琼也是临床医学院的,跟他一个班,而且当初还对他很有些意思,时常课前课后的找他,两人也算是朦朦胧胧有过一段。

    不过由于彷小南实在是太忙,每天除了上课便是兼职,根本没什么时间,更别说还有钱谈恋爱什么的;不多时,杨琼立马地便与他分道扬镳。

    此后不久,便与这李阳在一块;倒是没想到,这个时候被两人碰见。

    苦笑着摇了摇头之后,彷小南便走进宿舍楼去。

    “哎…彷小南,你这是咋啦?没事吧?”

    “没事,没事,摔了一跤!”

    这一路走上楼去,碰到了不少同宿舍楼的同学,不少人看着彷小南这模样,都担心地问候道。

    彷小南自是也不好说是打架,便说是摔了一跤,这番应付了一番之后,便到了自己的寝室。

    彷小南回到寝室洗澡换衣服,此时几个同寝室的****们都还趴在床上尚未动弹。

    见得彷小南进来,这一个个都咋呼起来,道:“彷小南,你昨儿作甚去了?怎么没见回来啊?”

    “是不是艳遇了?”

    “对啊,要不是运气好捡了个尸?”

    听着****们那充满了幻想的调侃声,彷小南苦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脸,道:“艳遇个毛线,昨儿在医院睡了一宿!”

    听着彷小南这话,众人才注意到彷小南脸上的淤青,一个个惊得从床上爬起来,道:“哎,咋啦?摔的?”

    “英雄救美!”彷小南干笑了一声,然后拿了一身衣服,赶紧冲进卫生间去洗澡了;金妍秀可是说好了,等下就过来接自己的,可莫要耽搁了时间。

    随意地洗了一把头发,又拿起香皂在身上抹了起来,但这随意抹了几下之后,不经意之间便碰到了脖子上挂着的那个白色玉角。

    这枚玉角长约五、六公分,上宽下尖,上边光滑无比、只有一个小孔;而这玉角便是用一根红线穿过那小孔挂在他脖子上。

    看到这枚玉角,彷小南的眼瞳微微地一缩,脑海中瞬间地便浮现了那个梦中的画面。

    当时就在他将要被那个黄先生那个啥的时候,胸口之处有灵光和电花出现,也就是那个“清净之雷”救了自己。

    只不过当时自己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

    这时看着这玉角,彷小南的眼瞳再次微微地一亮,伸手拿起这玉角凑到眼前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一看脸色便是微微一变,这才发现,自己的这个玉角原本是只有半边的,但是现在竟然完整了,一边白一边黑合在一起,却是协调无比。

    这枚玉角他打小便戴在脖子上,所以他很熟悉这玉角的模样。

    以前这白色玉角只有半边,而且颜色微微地有些泛黄,玉质斑杂,一看便像是那种有些年头,但却是并不太值钱的古玉。

    但现在,这枚玉角却是一扫以前的那种微黄,甚至变得晶莹雪白,看起来若有极品的羊脂白玉一般。

    而另一边却是有若极品墨玉,剔透幽然,紧紧与白色那一边贴在一起,若不是有颜色差别,这看起来就是恍然天成的一块。

    现在这两块凑到一起,便形成了完整的牛角模样的存在。

    “阴阳灵犀?”想起那黄先生的言语,彷小南疑惑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玉角,这才想起这个玩意跟小时候自己在庙里见过的那种打卦用的木卦还真是很像,也是两个合在一起便像一只黄牛角,只不过这个比较小而已。

    稍稍地沉吟了一下之后,便又小心地将玉角挂回了脖子上,快速地洗起澡来;等下金妍秀便会过来接他,现在可没时间研究这个。

    等他几下洗完出来,便见得三****此时都趴在床头,鼓着眼睛盯着他。

    “救谁了?漂亮不?”

    听着三人那齐刷刷的言语,彷小南一脸讪讪然:“你们就不问问我伤得重不重?”

    “嘿...男人受点伤算啥?问题是...值不值得啊?要是真救了个美妞,弄个以身相许什么的,那就赚大了!”睡在彷小南对面的任泽宇,这会正眨巴着眼睛,一脸兴奋地看着彷小南,道。

    “对对...小南,你还没说到底好看不?”斜对面的老伍,那黑框眼镜后边的一双眼睛之中,满是期待。

    “对...小南,快说是不是美女,咱们见过没!”后边的邹飞也好奇地催促道。

    “嗯...好看!”彷小南一边穿衣服,一边点着头,道。

    “好看?”三****对视了一眼,这精神是骤然一振。

    彷小南的性格他们是知晓的,若是说还行,那就是确实还行;若是说好看,那就是真好看了。

    “谁谁?我们认识吗?我们见过么?”就在三****眼睛之内,绿光闪闪的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了两声喇叭声。

    “呃?”彷小南三两下穿好衣服,侧耳听了听那喇叭声;这便忙不迭穿鞋道:“不跟你们说了,我得出去了!”

    看了看自己那件已经脏得不成样子的外套,彷小南又看了看自己壁柜里挂着的另一件陈旧的土黄色夹克,突然觉得有些无奈,自己的衣服怎么都这样土不拉几的,简直是毫无品味可言,真不知道平日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着彷小南抓起夹克便大步走出门去,三****对视了一眼之后,那边的邹飞便猛地从被窝里钻了出来,连滚带爬地朝着彷小南的床上爬了过来。

    而那边的任泽宇这时也反应过来,赶紧地伸头朝着窗外望了过去。

    “什么什么?谁啊?谁啊?是妞吗?是妞吗...”老伍伍彬也赶紧朝着任泽宇的床上窜了过去。

    三人将头贴在那窗户之上,这才堪堪看到楼下的一辆车。

    看着阳光之下那正闪闪发光的那辆车,三人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

    “谁?”

    “她?!”

    “不会吧?”

    “真是?这就是那辆保时捷跑车,白外红顶,估摸错不了!”

    几人一阵的不可置信的惊呼之后,又仔细地看了看那辆车正缓缓降下的那个石榴红色的顶棚,露出的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

    “金妍秀?!”

    “金妍秀啊...”

    “真是金妍秀啊...”

    在一片鬼哭狼嚎之中,三****手忙脚乱地从床上跳下来,开始找衣服...

    而彷小南这会刚刚走到楼下门口,看着门口那辆外形亮眼至极的白外红内敞篷小跑车,不由地是一愣,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念头:“保时捷Boxster...”

    正在彷小南正在疑惑自己一向很少关注这些信息,但却为什么知晓这是一辆什么车的时候,坐在车上的那个戴着墨镜的女孩朝着他嘴角好看地翘了翘,招了招手之后,这才认出车上的女孩正是说来接他的金妍秀。

    “这也太张扬了吧?”看着旁边那诸多男生们那仿佛带着万千伏高压,瞬间劈到自己身上的刺眼目光,彷小南忍不住地缩了缩脖子!

    “上来吧!”看着彷小南那迟疑的模样,金妍秀微微一愣,旋即便笑着朝彷小南招了招手。

    “啊...好!”感受着无数道炽热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彷小南,如芒在背地赶紧跳上车。

    “安全带!”金妍秀那秀美如玉的下颌轻抬,示意了一下之后,脚下油门微微地一踩,跑车便带着沉闷的轰鸣声,缓缓地滑行了出去。

    而此时老伍他们刚刚地冲到宿舍楼门口,看着那绝尘而去的小跑车,眼中满是失望和羡慕,只能是站在那地,恼火地直跺脚:“哎呀...小南这个家伙,真是,这都不做声啊!该死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