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师无敌 > 第二章 阴阳灵犀
    “彷小南?”

    “彷小南!”

    迷迷糊糊之中,似乎听得有人在喊自己,彷小南睁开眼来看着眼前的石室和中间的一个石质的火盆,和自己身周的七盏古怪小油灯,眼中一片疑惑。

    “黄先生...这是哪里啊?”看着眼前满头花白头发,一身时尚雅致的英伦范格子小西装,手里还提着一根短杖的老者,彷小南疑惑地道。

    “这里是天岭山的一处山洞!”黄先生微笑着看着彷小南,道。

    “天岭山?哦...是了,我领您到天岭山的!”彷小南恍然地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还有些晕乎的脑袋,看了看四周,笑道:“黄先生,我刚怎么了?怎么好像什么都记不得了!”

    “哦...你刚才领着我进了山,然后一下就晕倒了,我只好带到这里来了!”黄先生微微地笑着道:“现在我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彷小南惊疑地皱着眉,看着四周道:“我不是说过只带您进山么?这天岭山可不是好玩的!黄先生,咱们赶紧走吧!”

    “没事没事...你帮我做完这事,咱们马上就走!”看着彷小南惊疑的模样,黄先生那一双有些昏黄的眼睛,微光一闪,轻轻地笑道:“这样吧,你帮我这个忙,我再加八千块,给你凑足一万!”

    随着黄先生眼中的微光一闪,彷小南的眼神也渐渐地迷离了起来:“八千块...”

    “对...八千块,有这八千块,你父亲接下来几个月的血液透析费用都有了...”黄先生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浓郁,而语音也越发地诡异了。

    “是啊...至少可以用几个月,而且小磊的生活费也可以再多一些...”彷小南的脸上满是欣喜的。

    “所以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吧!”

    在这黄先生那诡异的眼神和言语之下,彷小南眼中满是迷离和淡淡的惊喜,连连点头。

    “好,你就这样坐着别动,等下我会找你帮忙,你不要抗拒就行了...”

    随着彷小南的点头,黄先生那苍老的脸庞之上露出了满意和兴奋的神色;左手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彷小南身周的那七座奇形小油灯骤然无火自亮。

    看着那七点火光,黄先生的面容也瞬间的肃穆了起来,盘膝在彷小南的身前坐下,双手摆出一个奇形手印,口中沉声念道:“七星归位,安魂定魄!”

    随着黄先生的言语声,那七点如同黄豆一般的火苗开始无风自动,轻轻地左右摇摆起来。而坐在中间,原本一脸傻乎乎笑容的彷小南,面容也逐渐地沉静肃穆了起来。

    看着面容肃穆的彷小南,黄先生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得意狞笑:“彷小南...癸亥年六月十五卯时生,生辰八字与我一样,同为甲木日主;这名字也真真的好,彷非百家姓所含,逃脱天地之外,让我更多了几分把握;模样身量长得都还不错,也不枉我耗费了十数年之精力,在上万人之中选中了你!”

    “既然选中了你,那么也就只能委屈你了...本爵且借你躯壳百年...”

    看着彷小南的模样,黄先生满意一笑,突然伸手拿出一个巴掌大小、非金非木的紫红色太极八卦牌,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用血缓缓地将这八卦牌涂满,然后挥指如剑在这八卦之上一阵快速地虚划。

    随着黄先生的一阵虚划,这紫红色八卦牌上一阵淡淡的血光溢出,照得黄先生那苍老的面容一片的狰狞。

    看着这血光溢出,黄先生眼中露出了一丝满意神色,轻轻的抬手将这八卦牌往空中一丢,同时沉声喝道:“乾占坤位,震为巽身,八卦乱阵,隔断天机!”

    随着黄先生的这沉喝之声,便只见得这八卦牌就这般虚浮在两人头顶缓缓旋转,那逸散的血光骤然浓郁,朝着两人照射而下,却是刚好将两人笼罩在其中!

    看着天机已断,黄先生心头大定,看了一眼对面彷小南那年轻而清俊的脸庞,眼中贪婪之色骤然而现;手指如同闪电一般点出,点在彷小南的眉心印堂之处,肃然闭目,口中再次厉声喝道:“七星定魂,阴阳逆反,魂迁魄走,起!”

    随着黄先生厉喝声,那笼罩在两人头顶之处的紫红色太极八卦牌,血光再次一浓,而八卦中心之处的那阴阳太极鱼也开始与八卦转动的方向,逆向转动了起来。

    随着这太极鱼的逆向转动,在这黄先生的七窍之中,开始逐渐地有着数缕淡黑色烟雾状气息开始缓缓溢出,然后在他脸前慢慢汇聚成一股,再顺着颈脖然后右臂,朝着彷小南的双眼之处蔓延而去。

    就在这些淡黑色的气息蔓延到了那手腕关节即将沿着手指侵入彷小南双眼之内的时候,突然彷小南胸前有着一道细微灵光闪过。

    随着这一道灵光闪过,彷小南原本呆滞的双瞳骤然一亮,看着那蔓延而来的淡黑色气息,眼中露出惊骇至极的神色,同时方才黄先生的那些言语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且借你躯壳百年...”

    瞬间明白了这话语意思的彷小南,脑袋之内瞬间明了,露出了惊骇至极的神色。

    “不能死,我不能死!我死了,爸爸怎么办?还有小北...”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淡黑色气息,彷小南开始惊恐地奋力挣扎起来。

    只是他此时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动弹,仿佛整个身躯都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一般。

    坐在对面的黄先生,看着彷小南的反应,脸上露出了一抹惊愕:“怎么可能?在我的‘惑神术’之下,这小子怎么会醒过来的?”

    “不过醒过来也没用,本爵的神识岂是你能抗拒的!”黄先生一脸的冷笑和得意,同时驱使着那些淡黑色气息加速朝着彷小南这边蔓延而来。

    随着这淡黑色气息越来越近,逐渐地朝着自己的双眼接近,彷小南心头不甘地怒吼着,脑海中全是不甘和抗拒:“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

    但任由他如何想要挣扎和抗拒,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动作和反应,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

    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淡黑色气息,彷小南的双瞳之内惊恐一闪而逝,旋即又满是拼死一搏的坚毅神色:“不......我绝对不能死,我死了,剩下小北和爸爸怎么办?我一定不会死,绝对不会死......休想占据我的身躯!”

    就在彷小南全力抗拒之下,他胸口之处方才逸散出那一丝灵光的某物,似乎感受到了彷小南的不甘和疯狂的抗拒之意,突然有着一道灵光朝着那黄先生身上某处射出。

    这道灵光在黄先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便直接地射入了他口袋某处,似乎激发了某物的存在一般。

    然后黄先生这口袋之内也是一道灵光散出,旋即便有一物飘然射出,而彷小南胸口之处的那个东西,也一下便从彷小南脖子之处飘了出来。

    只见得这两物一黑一白,上宽下尖,在半空中悄然重合在一起,化作一枚细小的牛角般模样的物件,瞬间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中,一股细微的电花悄然地爆发了开来。

    这道细小的电花,迅疾地冲天而起,在半空中汇集成了一道发丝大小的闪电,就这般直接地劈到了黄先生的的那根食指之上。

    “嗤!”随着着道闪电的劈下,那道淡黑色的烟雾瞬间地腾起了一团黑色的气息,在半空中消散无踪。

    而那原本淡黑色的烟雾,随着这团黑色气息的消散,而变成了淡白色,涌入了彷小南的双眼之中去。

    “啊...”而此时,黄先生却是骤然地惨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清净之雷!”

    “啊...啊...这是...这是...这竟然是阴阳灵犀!我寻找了三世的阳犀怎么会在他身上?阴阳重合,骤生清净,诸邪退散?!真的,竟然都是真的...”

    感受到了那雷光的来源,黄先生满脸的惊骇和愕然,恐声绝望叫道。

    随着那些细小的闪电,一道一道的劈下,将那些烟雾中的黑色气息给劈散,黄先生惨叫得越来越厉害了...

    “停止啊...阴阳重还,八卦复位...”

    “阴阳重还,八卦复位...”

    在黄先生凄厉的惨叫声中,头顶之处的那枚血色八卦却是依然不紧不慢地旋转着,丝毫没有逆转的反应,而黄先生七窍之内的那些淡黑色的烟雾依然在毫不停歇地溢出,循着那手臂朝着彷小南那边蔓延而去。

    但这些淡黑色的烟雾,还刚刚在半路之上,便被那些不时闪现的细小闪电,劈得黑烟四散,只剩下一些淡白色的气息,继续朝着彷小南那方而去...

    “啊...嗷...”

    “啊......”

    黄先生的惨叫之声渐渐微弱,只剩下了绝望的喃喃自语之声...

    “我寻找了三世的阴阳灵犀另一半,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运气这么差?呵呵...转生九世,难道真到了极致?最后候选五人之中特意选中了出身最差的一个,但竟然这样一个平凡的世俗之人身上碰到阳犀?”

    “呵呵...天亡我也...天亡我也啊...”

    随着那些气息的持续溢出,黄先生的自语之声也渐渐停歇,只在最后一句话语淡淡飘散:“呵…可惜我转生九世,千年之身积累无数,医卜星象、世间技能近乎无所不通,连带我费尽心力寻来的阴犀...也都便宜了你...这小子...”

    “不过你若想继承我这九世之积累,就得看你有没有了这个运道了.......呵呵......”

    随着这最后一句话的消散,彷小南的眼睛也瞬间地睁开,眼瞳之中满是惊愕之色。

    这是他从天岭山上出来之后,每天都做的一个梦,但往日那梦境都没有如此的清晰,只是断断续续地一些古怪的片段浮现,但刚才这个梦却是清晰无比,将他一直没有能够弄清楚的事情都完全清楚了。

    上个礼拜,他回乡下给父亲送完钱准备回学校的时候,在镇口碰到了这个气度非凡的黄先生;这位黄先生说想请他带领进天岭山一趟,酬金是两千块。

    这天岭山就在镇子的后山深处,其中终年雾气环绕,除了一些熟悉的当地人之外,外人很容易在其中迷路。

    听得有两千块,彷小南便答应了领这位黄先生进山;但谁知道进山之后,便骤然失去了知觉。

    等他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一块巨石之上,而那位黄先生早已经不知去向。

    当时他以为这黄先生骗了他,偷偷走了;便迷迷糊糊的自己出了山,然后坐车回了学校;回学校之后,便每天开始做这样一个梦!

    但现在看来,这事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