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155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为“氺如凉夜”盟主加更1/5)
    有句老话说得好,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中?文

    所以历朝历代的统治者,本质上都是看不起文官的,主要防范的都是武将。

    至于文官的储备群体——学生,更是从来都没有存在感。

    让他们高谈阔论可以,让他们站起来反抗暴政,那还是算了。

    不过,五月四号这一天,江南州的太学生们,给世人上了一课。

    他们让很多人明白,学生这个群体,是不容忽视的。

    “打倒六贼”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放高博士出狱”

    “朝廷向高博士道歉”

    “官家下罪己诏”

    太学生们喊出的口号,即便是在风气开放的江南州,依然让很多人心惊胆战。

    如果是换了中州或者明州,这些学生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即便是在江南,这件事情的后果到底会是什么,暂时也无人知晓。

    朝野之间,形成了诡异的平衡。

    太学生们上街游行,横幅飘扬,口号震天。

    当朝诸公、包括官家在内,都听的清清楚楚。

    几乎整个汴京城的百姓,都跑出来围观。

    他们窃窃私语,看着在道路正中间不断向前走动,挥臂大喊的天之骄子,眼光中都是止不住的艳羡之色。

    毫无疑问,这些太学生是今天绝对的主角。

    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皇城之内。

    这些太学生,最终的目标也是皇城。

    他们要将皇城围住,直接向朝廷表达他们的决心。

    皇城内,金銮殿,大臣们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今天发生的学生游行,让这些人也始料不及。

    他们想过有可能会发生学生闹事,但是以往只要老师出面镇压就可以了,哪里会惊动朝廷?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

    太学生们的动作,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尤其是除蔡京之外的其他五贼。

    可以说,这一次太学生们之所以会暴动,绝大多数原因都是拜他们所赐。

    法不责众,这些太学生未来很大一部分都会入朝为官,即便是官家也不能将他们强行驱逐或者干脆直接杀死,那官家肯定会找替罪羊。

    还有比他们更加合适的替罪羊吗?

    童贯面色阴沉,和其他人相比,虽然他是一个粗人,但是心思却细腻许多。

    这些太学生一暴动,他立刻意识到,这次完了,压不住了。

    而一旦压不住,他们六人必然会作为反面典型,被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但是童贯到底也是中人之姿,他只想到了这一点,并且他到现在也没想出妥善的解决办法。

    他现在的念头是——硬扛。

    作为一个太监,他注定无嗣,所以根本不用为后人着想,那他着眼的就是眼前。

    只要能够保住这一世富贵,死后他哪管浊浪滔天。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像童贯这样洒脱,六贼中的王黼,现在就有些六神无主。

    王黼也算是半个读书人,在朝中当过翰林,明白太学生暴动对他们几人的影响。

    只是他才智有限,所以只能求助蔡京。

    “蔡相,现在该如何是好?太学生这样一闹,我们几人就难做了。”王黼忧心忡忡。

    蔡京倒是不慌不忙,他看了一眼其他几个也有些发慌的家伙,才对王黼说:“着什么急,终究不过是几个学生而已,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你不要忘了,这次最难做的并不是我们。”

    王黼别的本事没有,揣摩上意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

    一听蔡京这么说,王黼自以为反应了过来,大喜道:“不错,这些太学生目无君上,是不给官家面子,官家现在肯定很窝火。”

    蔡京不动声色的补了一句:“所以,我们要替官家发泄出去这个火气。”

    王黼深以为然。

    就在这个时候,官家出现了。

    “众爱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站在官家旁边的梁师成大声道。

    其他人面面相觑,太学生们的呼喊之声在金銮殿内也听的清清楚楚,这能叫没事吗?

    不过梁师成脸皮厚,也肯定经过了官家的默许,大殿内居然短暂的沉默了片刻。

    王黼抬头,和梁师成对视一眼,发现了梁师成眼中并没有什么恐惧之色,不由得心中大定。

    六贼之中,童贯和梁师成都是宦官。

    不过不同的是童贯志大才疏,一直想插手军务,所以对内宫之事并不热衷。

    梁师成才是那个和官家走的最近的人。

    自从官家亲政之后,梁师成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现在已经是检校太殿。

    凡御书号令皆出其手,并且他找人仿照官家的笔迹伪造圣旨,因此权势日盛,贪污受贿,卖官鬻职等无恶不作,被人称之为“隐相”。

    认真说来,六贼固然是以蔡京为首。但是蔡京为相,虽然世人颇为不耻,可他执政期间,大宋的国库毕竟还是日渐充盈的。

    而梁师成却是典型的蛀虫,只进不出,和蔡京相比危害更大,民间风评也更差。

    不过也正因为梁师成是宦官,所以在很多方面,他比起蔡京更有优势。

    这个时候,已经有御使出列秉奏太学生游行之事。

    官家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官家开口:“众爱卿有何意见?”

    这个时候,梁师成给王黼去了一个眼色。

    想到蔡京刚才对自己的提示,又看到了梁师成的鼓励,王黼已经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

    “启禀官家,臣有话要说。”

    官家脸上露出了笑容,“爱卿请讲。”

    看到官家对自己笑了,王黼就更自以为得计了。

    “依臣看来,这些太学生们目无君上,丝毫不顾及朝政安稳,乃是大不敬之举。念他们尚且年幼,姑且不追究罪责。命官兵将其驱逐回太学,责令太学老师严加管教便可。”

    能站在殿里的读书人,很少有白痴。

    不过这一刻,他们看向王黼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到底不是寒窗苦读走正道上来的,王黼的能力和这些人精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相反,他的智力倒是和官家很配。

    果然,官家很高兴的道:“爱卿老成谋国之言,这些太学生要是有爱卿的觉悟,朕也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很多文官都擦了一把汗。

    这一对白痴,真是让他们无语。

    太学生们都把宫门围住了,官家现在就两个选择,要么直接认怂,要么强力镇压。

    可是现在,官家采取的最愚蠢的选择——和稀泥。

    显然,官家也不敢把这些太学生下狱,那他就不止是昏君了,还会被认为是暴君。

    可是他又不想放了高大全,所以就想把这些太学生赶走,息事宁人。

    关键是,人家都打到你门口来了,怎么可能会息事宁人。

    这是典型的拿别人当白痴,其实自己才是那个真正的白痴。

    不过这些明白人也不说话,官家这一次挑衅的是全体文官的底线,也就是蔡京这种另有打算的和王黼这种不走正道的文官才会站在对立面,其他文官都是选择看好戏的。

    既然王黼提出要驱逐太学生,那事情最后也交到了他手里。

    准确的说,是他和童贯两人共同负责这件事情。

    童贯是领兵的,能够调动禁军,官家也没指望王黼能说服这些太学生,所以是做好了强制驱除的准备。

    到了宫门外,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王黼首先心凉了半截。

    童贯的反应比他好很多,他中气十足的喊道:“谁是学生领袖?出来说话。”

    汤宇轩、南柯以及朱熹都站了出来。

    这个时候,王黼不能再后退了。

    他咳嗽了一声,然后义正言辞道:“官家有旨,尔等煽动学生游行,妄议朝政,罪大恶极。念尔等尚且年幼,勒令其回到太学闭门思过,散了吧。”

    没有人理会他。

    王黼老脸一红,恶狠狠道:“尔等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官家或许不会惩处所有人,但是几个首恶,官家未必有这个善心。”

    这就是威胁了。

    朱熹率先冷笑道:“王大人,闲话少说,今天我们敢来,早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只要官家能够答应我们的要求,我们立刻就走。”

    “什么要求?”

    朱熹没有说话,只是侧身,指了指身后的横幅。

    王黼顿时想要吐血。

    横幅上赫然写着: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

    “放高博士出狱”

    “官家下罪己诏”

    哪一项,都是他不能答应的。

    “尔等是要抗旨不尊吗?”王黼沉下脸来。

    朱熹还没开口,南柯就给王黼下了定义:“狗贼。”

    “狗贼……”

    “狗贼……”

    “狗贼……”

    成千上万的人一起大喊狗贼,这种声势,是王黼先前从未见到过的,当即就被吓得脸色苍白。

    “反了,反了,给我驱逐他们。”王黼尖叫道。

    童贯有手一挥,禁军涌出,开始推搡学生。

    大乱,就此开始。

    汤宇轩看的目眦欲裂,整个人跳到高处大喊:“尔等对金人处处退让,签订各种不平等条约,却对我等忠贞爱国之士如此咄咄逼人,果然是奸佞当道,国将不国。”

    “外争国权,内除国贼。”

    “不给我等一个说法,今日太学全体便死在宫门之前。”

    “我看谁敢动手?”

    没有太学生退缩,即便他们面对的是禁军。

    青春,从来不懂何为畏惧。

    他们懂的,只有正义。

    ……

    感谢凉夜的盟主,本来昨天还完加更今天准备休息的,结果上来就看到多了个盟主,赶紧打开电脑又写了一章。凉夜是本书第5个盟主,希望早日达到十盟的成就啊。另外今天2章加起来8000多字,别说我更新少哦,换成2k党就是四更爆发了。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求月票,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