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83 易安居士
    高大全将他的嘲讽表达的淋漓尽致。

    什么样的人没人嫉妒?

    那些跟在二程后面骂他的人。

    什么样的人收获的全是赞美?

    程颢和程颐。

    《新闻联播》一播出,很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难受的吐血。

    程颢和程颐差点就没忍住大发雷霆了。

    到了他们这种地位,已经没有人敢对他们这么冷嘲热讽了。

    高大全之于他们,就像是一个苍蝇,怎么都拍不死,让他们恶心的要命。

    而李府。

    那个年轻人忍不住开口讥讽:“高大全现在膨胀的太厉害了,真是小人得志的典型,这就以为能够和你相提并论了,滑天下之大稽。”

    “他有这个资格。”他身旁的女子却忽然开口,而且语气毋庸置疑。

    女子转身,看着眼神当中难掩嫉妒的男人,轻叹了一口气,“明诚,你的心乱了。你应该知道,我写不出《星战》这样的小说,也作不出《爱莲说》这样的传世华章。”

    放眼江南,现在有资格和高大全相提并论的同龄女子只有两个,一个是李师师,还有一人,就是眼前的女子,被称为“易安居士”的李清照。

    而和李清照站在一起的人,是李清照的青梅竹马——赵明诚。

    两家是世交,两人的私交也很好。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最终应该会走到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

    能够追到李清照,赵明诚是很骄傲的,所以他不允许有人破坏他这种骄傲。

    听到李清照如此称赞一个和他同龄的年轻人,赵明诚心中大怒,却又不敢唐突佳人,只能恨恨道:“《星战》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文笔糟糕,情节幼稚。至于《爱莲说》,说不定他是找人代笔的呢。”

    李清照黛眉微皱,声音却依然温柔:“能够做出《爱莲说》的大才,又岂会为别人代笔。明诚,不要被嫉妒蒙蔽了你的双眼。”

    赵明诚终于勃然大怒,他到底还是一个年轻人,没有太深的城府。

    指着李清照,赵明诚大声道:“我嫉妒?对,我就是嫉妒。你关注他的微信公众号,收藏他的新闻,把他的《爱莲说》视为至宝。如果不是我拦着,只怕你刚才还会打赏他一个盟主。我算什么?我凭什么不嫉妒他?”

    看到心上人如此失态,李清照内心有些烦闷,但是始终没有表现出来。

    她和赵明诚同龄,却远比赵明诚要成熟太多。

    所以,最终李清照只是柔声道:“好了,明诚,可能是我的态度让你误会了。我们两家是世交,高衙内只是一个陌生人,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的面,你没有必要嫉妒他的。”

    “少来,”赵明诚大手一挥,显然有些话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我向伯父提亲,伯父都已经答应了,你为什么拒绝?那个时候,高大全正好作出《爱莲说》。你敢说你拒绝我,和他没有关系?”

    如果高大全知道还有这事,一定会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

    李清照也很无奈,她很认真的向赵明诚解释:“明诚,你还没有从太学毕业,现在我们结婚,会影响你学业的。你我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你对我这点信心都没有吗?”

    “从前有,但是你的名气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现在,已经没有了。”赵明诚苦笑,再也没有了咄咄逼人的气势。

    他转身离开了李府,赵明诚也知道,今天他的心态已经完全失衡,说的多错的多。

    在他内心,依然还是抱有一丝期望的。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李清照的身后,看着赵明诚离去时的落寞背影,李格非轻声一叹,“明诚其实是个好孩子。”

    李清照神色不动,“我知道,我也一直准备和他结婚,但是他对自己信心不足。”

    李格非把目光从赵明诚身上转移到自家女儿身上,又是骄傲又是无奈的说道:“还不是因为你太出色了。”

    李清照反问:“难道为了照顾明诚,我就要压抑自己吗?爹爹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在赵明诚面前,李清照永远都是温婉知性的。

    也只有在自家父亲面前,李清照才会使些小性子。

    一段感情,不应该只是单方面的妥协。

    她想和赵明诚寻求一个共同的平衡点,但是赵明诚始终没有意识到。

    李格非对于自家女儿当然十分了解,摆手道:“你是我培养出来的,我又怎么会委屈你。说到底还是为父的错,我没想到,你的天资会这么出色,即便比起‘苏仙’,也不差多少。明诚只是小有才华,你却注定是一代传奇。”

    李清照沉默片刻,而后轻启朱唇:“爹,你还记得当年我被文坛声讨的事情吗?”

    “记得啊。”

    “那件事情,是明诚在背后策划的。”李清照淡淡道。

    李格非大吃一惊,“你确定?”

    李清照点头,“我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一直没有说,我等着明诚主动向我坦白。我甚至想过,只要他主动向我坦白,我就答应他的求婚,因为那代表他终于放下了。”

    说道这里,李清照轻咬自己的嘴唇,“可是我始终没有等到,反而明诚变本加厉。这一次声讨高衙内,二程就不说了,那些在二程身后摇旗呐喊的文人,我一眼就能够看出来,都是明诚的挚友。”

    李格非沉默了。

    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不会骗他,正因为如此,他才沉默。

    赵明诚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也一直将赵明诚当成女婿看待。

    可是,再亲的女婿,始终也没有女儿亲。

    “你现在准备怎么做?”李格非问道。

    “爹爹,妥协不会带来幸福。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我现在依然会选择明诚,但是他要是继续偏执下去,我怕他会自取灭亡。我研究过高衙内这个人,明诚和他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现在高衙内视线里还没有明诚,等到明诚进入了他的视线,后果不堪设想。”李清照担忧道。

    李格非闻言心中一动,“清照,明诚没有你想的这么傻,至少他还懂得躲在幕后。你不要忘了,他最好的朋友是谁?”

    李清照若有所思,“陈状元吗?他的话,倒是有资格做高衙内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