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82 不遭人妒是庸才
    程颢和程颐的地位毋庸置疑,即便高大全迅速蹿红,但是在底蕴上,也距离二程相差甚远。

    而像二程这样的大儒,桃李满天下,很多学生完全唯他们马首是瞻。

    二程既然表态,后面自然有一群人一拥而上。

    “读书人中的败类。”

    “一身铜臭味。”

    “果然还是一个不入流的小说家,不登大雅之堂。”

    “富贵不能淫,圣人的训诫,爱莲先生还记得多少。”

    转眼之间,刚大出了一把风头的高大全立刻又被口诛笔伐起来。

    这转变,也是令人目不暇接。

    不过这一次,网友们倒是一边倒的站在了高大全这一边。

    程颢程颐这群文人,距离圣贤太近了,所以距离大众太远了。

    单论人气,这些人加起来都不一定有高大全一个人高。

    而对于普罗大众来说,管你是什么文坛大儒还是文坛新秀呢,耽误老子看书,就是你们不对。

    所以他们纷纷在网上留言嘲讽。

    “一群站着说话不嫌腰疼的货色。”

    “我看这是嫉妒吧,老子就是有钱,就是愿意打赏给高衙内,关你们屁事。”

    “他们说的也对啊,你看这些人一辈子都籍籍无名,高衙内不到双十年华就已经名动江南,是我我也心理不平衡啊。大家也理解一下他们,毕竟人和人之间是有差距的。”

    “楼上所言极是,老夫孟浪了。衙内作为人生赢家,看来已经让很多人眼红了啊。”

    看着这些为自己说话的网友,高大全也是哑然失笑。

    说到底,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啊。

    高大全不靠那些文人赚钱,所以根本不甩他们。

    而广大人民群众从那些文人那里也得不到一丝好处,所以纷纷站高大全这边。

    高俅忌惮这个团体,那是因为他有欲望。

    无欲则刚,高大全和广大网友都不指望从这些人手里得到好处,所以才无所顾忌。

    其实网友们说的不错,归根到底,还是嫉妒。

    凭什么你就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赚钱,我们就要辛辛苦苦十年寒窗苦读才有希望走上人生巅峰?

    凭什么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能有一百万的关注度,我一把年纪了知名度还不如你?

    人啊,一旦产生了嫉妒,就会变得狠毒。

    本来高大全是不想回应的,但是二程这边没完没了,就好像狗皮膏药一样,高大全就有些受不了了。

    争议确实能够带来关注度,但是高大全现在不至于靠劣迹新闻来提高自己的名气,那是一些不入流的艺人才会做的事情。

    拿起手机,高大全拨了个电话。

    “你不和那些文人打嘴仗,找我干嘛?”李师师那边懒洋洋的问道。

    显然,李师师对于高大全现在的处境一清二楚。

    名人,没有隐私,至少没有明面上的隐私,高大全还要逐步熟悉这一点。

    高大全也不废话,直奔主题,“今天的《新闻联播》,给我留十分钟的采访时间。”

    李师师精神一振,立刻意识到了新闻话题,问道:“你要反击了?”

    高大全冷笑:“本来不想理他们的,可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指着我鼻子骂我了,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那我就教教他们做人。”

    李师师自然是对高大全有信心的。

    她交往最多的,就是那些文名在外的才子,清楚这些才子往往有一个通病——说说天下无敌,做做无能为力。

    而高大全拥有的可不仅是嘴炮,还有他彪悍的战绩。

    有后台就是好办事。

    像《新闻联播》这种级别的节目,就是整个江南州的风向标。

    如果《新闻联播》里点名表扬某一个官员,那就说明这个官员近期肯定要升迁了。

    如果《新闻联播》里特意夸赞某一个文人,那有很大可能朝廷准备力捧他了。

    所以很多人都挖空心思想上一次《新闻联播》,借此赵构汇聚了惊人的能量。

    不过对高大全来说,现在的《新闻联播》,和他家的后花园也没什么区别,想上就上。

    高大全甚至都不用特地给赵构打招呼,他已经有这个资格了。

    目前江南州三十岁之下,和高大全同一级别的,只有四个人。

    李师师、李易安、疯子和小天师。

    他们不管做什么,都是新闻。

    不管赵构喜欢与否,都无视不了他们的存在。

    店大欺客,客大也欺店。

    晚上6点,《新闻联播》准时播出了李师师对于高大全的采访。

    李师师:衙内,我注意到你最近又出名了啊。

    高大全笑:没办法,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像我这样的人,就如同黑夜里的萤火虫,是不能被掩盖住光芒的。

    李师师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衙内,我刚吃完饭,你别恶心我好不好。

    高大全双手高举做投降状:好吧,严肃点。确实有很多人都在批判我,不过其实我感觉挺正常的。

    李师师:正常?

    高大全继续笑:是啊,很正常。师师你想想你自己,是不是曾经也有一段时间被很多人攻击,他们说你完全是靠出卖自己身体上位的。当年攻击你的那些人,和今天攻击我的这些人有区别吗?

    李师师不笑了。

    高大全却还在继续:还有易安居士,当年她引起的风波可是比我大多了。这些沽名钓誉的文人,不能接受一个女人才华远胜于他们,所以他们攻击易安居士只是因为她父亲的地位才有了现在的名声。事实证明,易安居士到现在还是名动九州的才女,而当年那些攻击易安居士的所谓“才子”,今天还是只能躲在黑暗角落里继续攻击我。

    汴京城,李府。

    一个玉面朱唇的年轻人看着电视上侃侃而谈的高大全,眼中难掩嫉妒。

    而他身边有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衫的女子,相貌并不如何惊艳,却自有一种出尘的气质。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样的女子,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而此刻,她看着电视上的高大全,眼中却尽是惊艳。

    高大全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摊手以示无辜:师师,你看,你现在明白了吧?

    李师师不解:明白什么?

    高大全:不遭人妒是庸才。只有无能的人,才会没有人嫉妒;只有虚伪的人,才会收获的全是赞美。但凡是人中龙凤,必然和你我一般,永远充满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