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74 直播作死的大相国寺(求推荐)
    在儒家无言的压制之下,男女之防在普通人当中都还十分普遍。

    九州的寻常百姓,何曾见到过如此赤~裸裸的图片?

    虽然这些图片并不是说的男女之事,但是男男之间那种事情,也足够羞人了。

    墨家的仪器拍摄出来的画面,再经过高大全的提取,当真是高清无码,每一个看到这些图片的人,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假的。

    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小沙弥脸上的泪水,眼中的迷茫,还有那些白天高高在上的大德高僧在夜晚恍如魔王的样子,都深深的震撼了九州百姓。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批人,草菅人命,肆意折辱别人。

    而受到折辱的这些和尚,从6岁到20岁不等,全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

    平日里,大相国寺的小沙弥,在江南州是大家的羡慕对象。

    可从今日之后,一切都变了。

    而大相国寺的那些高僧大德,更是一夕之间就从神坛跌落。

    不净、不空、紫面金刚……

    几乎大相国寺所有有名有姓的高僧都卷进了yan照门事件。

    这一次,大相国寺沉默了。

    准确的说,是懵逼了。

    他们已经不知道如何澄清了。

    面对这种有图有真~相的曝光,任何的解释都是徒劳的,因为广大人民群众不会让大相国寺侮辱他们的智商。

    然而,这个时候沉默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因为这只会让世人的怒气更深。

    照片中,那些被蹂~躏的小和尚脸上的泪水,深深刺痛了世人。

    太平盛世中,居然会发生如此耸人听闻的恶性~事件。

    而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居然还是平日里被他们顶礼膜拜的人。

    越想,世人就越愤怒。

    而世人越愤怒,大相国寺就越倒霉。

    《打倒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必须死》

    《还那些小和尚一个公道》

    《谁能来伸张正义》

    网上,舆论沸腾。

    现实中,同样群情激奋。

    但凡是人能够看到的地方,都在谈论这次的事件。

    而且,众口一词的全都在批判大相国寺。

    这一次,大相国寺彻底翻不了身了。

    而这一次倒霉的,还不仅仅是大相国寺一家。

    江南电视台,赵构正在大发雷霆。

    他的办公室,砸烂了一堆了古玩。

    这个时候的赵构,也没有丝毫的风度,相反,他就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一般这个时候,人都会给自己开脱,然后找一个替罪羊。

    赵构也不能免俗。

    所以赵构恶狠狠的盯着秦会之,大声质问:“你不是说没有问题吗?你不是说高大全一定会妥协吗?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种程度?为什么?”

    秦会之脸色苍白,不发一言。

    这一次,赵构把高大全卖给不空,的确是他的建议。

    但是那分明是赵构默许的。

    而且,是赵构先有的这个意思,秦会之才顺着将这个建议提出来。

    秦会之一直认为,做臣下的,就是要替主上办一些他不方便办的事情,说一些他不方便说的话。

    但是现在秦会之明白了,那样做的确会拉近自己和主上的关系,却也同时让自己时刻处于危险当中。

    现在,秦会之就当了那个替罪羊。

    秦会之无法辩驳,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死就在赵构的一念之间。

    这一次高大全的反应之决绝,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而高大全的手段以及能量,同样让知情人心生震撼。

    先前赵构是很看重高大全的,但是他再看重高大全,也不认为他一个人能够和大相国寺相比。

    只要他能够争取大相国寺到朝廷这一边,此消彼长,八大派不战自败。

    但是,现在高大全面对大相国寺的压力毫发无伤,相反,大相国寺却濒临绝境。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的行为,彻底的寒了高大全的心,不仅把高大全推向了对立面,而且先前拉拢大相国寺所付出的那些资源,也全都付诸流水。

    赵构的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如此惨重的失利,当然要有人承担责任。

    “滚回太学,本殿下不想再看见你。”

    赵构背过身去,将秦会之从自己的心底抹去。

    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和大相国寺撇清关系,同时修复和高大全之间的裂痕。

    “文曲星,这就是文曲星的手段吗?”赵构喃喃自语。

    而这个时候,秦会之还没有离开赵构的房间,正好听到了赵构这一句自语,顿时浑身一颤,然后快速离开了房间。

    赵构如何做,暂且不提。

    只说大相国寺。

    面对铺天盖地的声讨,大相国寺的精英,齐聚冲霄楼召开紧急会议。

    大会上,主持不净大发雷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面面相觑,一个比一个懵逼。

    这个时候,紫面金刚发话了,“昨晚我和不空在耍的时候,有人潜入,被我杀了。”

    “什么?你也遇到潜入者了?昨晚我也杀了一个。”

    “我也是。”

    主持不净沉默了,他在冲霄楼也见到了一个死人。

    “快去查,死的四个人到底是谁?”

    大相国寺内不乏能手,很快就查清,是五鼠当中的四鼠。

    “原来是这四个杂碎,当初就应该把陷空岛直接灭掉。”

    “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我们最近得罪谁了?”

    与会之人议论纷纷,不空听到这里,忽然神情一动。

    主持不净准确的察觉了不空的反应,立刻开口问道:“不空,是不是你得罪人了?”

    不空迟疑,不敢开口。

    不净大怒,拍案而起,怒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吞吞吐吐的,敌人到底是谁?早点说清楚,我们也好搞清楚对策。”

    不空无奈,只能开口:“师兄,昨日我想与那高衙内成就一番好事被他拒绝,临走之时曾经威胁他要他好看。不会是他做的吧?”

    说道最后,不空也不确定。

    高衙内哪来的这个胆量?

    不过还没等众僧议论出个所以然来,冲霄楼外突然有弟子闯了进来。

    不净大怒,但是闯进来的弟子却率先开口:“师叔,师伯,这里被监控了,你们刚才所说的一切都被人直播到了网上。”

    所有大相国寺的高僧,听闻此言,都如同五雷轰顶。

    不净最先反应过来,急忙拿出手机一看。

    二秒钟过后,不净口吐鲜血,晕死过去。

    楼外楼,蒋平泪流满面。

    五弟,你自己为自己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