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71 为有牺牲多壮志(为悲伤的万赏加更)
    五鼠走了,展昭也走了,高大全却没有离开楼外楼。

    他只是一个人淡淡的喝酒。

    因为他的心情并不好。

    李师师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房间内。

    看着借酒浇愁的高大全,李师师眼眸中露出一丝心疼。

    “事情我都知道了。”李师师拦下了想要再喝一杯的高大全。

    高大全也没有坚持,只是语气略带嘲讽的说:“怎么?可怜我了?”

    李师师不动声色,“我认识的高衙内,从不需要别人可怜。”

    高大全深吸一口气,先向李师师道歉,“对不起,我情绪有点不好,太敏感了。”

    “没什么,你这种反应已经是很淡定的了,换成别人,现在指不定颓废成什么样了。”李师师安慰道。

    高大全苦笑:“你还是小看我了,如果是因为我自己,我还不至于变得这么脆弱,借酒浇愁从来不是我的性格。我之所以苦闷,只是因为我心中有愧。”

    “有愧?”李师师不解。

    高大全轻叹一声,“是啊,有愧。五个义薄云天的汉子,却因为这点龌蹉的破事,很有可能会死。我把他们引入这个漩涡,怎么可能心中无愧?”

    李师师没想到,高大全居然会这么想。

    “你是认真的?”李师师忍不住问了一句。

    “当然是认真的,世界上还有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吗?”高大全反问。

    不知为何,李师师忽然感觉有些欣喜。

    因为高大全现在这种反应,是不正常的。

    “衙内是文人,五鼠是武人,正常情况下,衙内应该不把五鼠放在心上才对。你看二程和哪个武林中人交过朋友,即便是陈抟老祖,在二程眼里也只是一个武夫罢了。”

    李师师这样一说,高大全也反应了过来。

    不过他毕竟不是二程。

    经历过现代教育,高大全对于生命是非常敬畏的。

    即便是入乡随俗,高大全可以漠视敌人的性命,但是五鼠并不是他的敌人。

    他将与大相国寺为敌的所有危险都清楚的说了出来,就是想让五鼠认清危险。

    但是他们义无反顾。

    正因为如此,高大全才感觉到了愧疚。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李师师不知道该怎么劝高大全,在她看来,高大全现在的确太悲观了。

    “衙内,五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门绝技,未必就一定会死。”

    “这话你自己信吗?大相国寺卧虎藏龙,身为八大派之一,哪一派没有点不为人知的底蕴?我现在只希望,五鼠能够多回来几个,千万不要全军覆没,连一个报答他们的机会都没有。”高大全捏紧酒杯。

    高大全不是伪善。

    而五鼠也不是为了高大全才去做这件事情的。

    五鼠是为了自己心中的道义,高大全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底限。

    由此所造成的牺牲,都是求仁得仁。

    再来一次,高大全和五鼠都还会做出同样的抉择。

    高大全对着大相国寺的方向,遥遥举杯。

    他知道,今夜,大相国寺绝对不会平静。

    “师师,你们圣教的网站,我要借用一下,披露一些东西。”

    李师师并没有拒绝,只是问道:“赵构那里?”

    高大全冷笑一声:“他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真当我离了他赵构,就什么都办不成了?”

    见状李师师也不再多说。

    颠覆八大派之一的大相国寺,对于魔教来说,有益无害。

    ……

    大相国寺,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江南州的富裕,为九州之冠。

    而大相国寺驻地汴京,乃是大宋首都人求神拜佛第一去处,自然少不了香油钱。

    事实上,朝廷也一直对大相国寺不吝封赏。

    从前世人都以为这是八大派的人控制朝堂的缘故。

    可是现在看来,很有可能是皇室对大相国寺的拉拢。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对于五鼠来说,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

    与展昭不同,五鼠是纯粹的江湖人,对皇室并没有什么尊重。

    他们只知道大相国寺所做的那些事人神共愤,所以拼出性命,也要将大相国寺的真面目揭露出来。

    至于会不会因此得罪了皇室,亦或者是坏了皇室的算计,他们并不在乎。

    夜晚的大相国寺依然灯火通明,门禁森严比起白日更甚。

    因为夜晚是最容易滋生邪恶的时间。

    不过,这难不倒五鼠。

    他们最擅长的,便是隐匿行踪,八大派给他们取绰号的时候,也并不是纯粹的诬陷。

    五鼠各有绝技,每个人身上都带着相应的仪器。

    悄悄潜入,最忌目标太大,所以出了楼外楼,五人便分散开来。

    就连他们彼此自己,都不知道其他的兄弟会怎么做?

    白玉堂乃五鼠中武功最高之人,最是艺高人胆大。

    八大派欺压陷空岛,他一直心中有怨,所以这一次,他选取的目标也最致命。

    他选择潜入的地方,是大相国寺主持不净所在的冲霄楼。

    冲霄楼四面无门,却八面有窗,楼内存放大相国寺的机密,此楼不知陷进去多少欲对大相国寺不利之人。

    而今夜,白玉堂成为了最新一个访客。

    虽然冲动,但是白玉堂深知大相国寺的可怕,也知道自己绝非不净对手,所以他不敢破窗而入。

    白玉堂一身黑衣,整个人匍匐在冲霄楼墙壁之上,如同壁虎一般慢慢蠕动,借助夜色,十分钟之后,爬到了冲霄楼楼顶,没有引起大相国寺人的警觉。

    至此白玉堂依然不敢怠慢,趴伏在冲霄楼楼顶,白玉堂用身体感受冲霄楼的建筑特性,不多时就已经了解了瓦片的分布。

    星力运于双掌,白玉堂催发到极致,缓缓将他探查到最弱的一片瓦吸起,无声无息。

    他打算用缩骨功悄悄潜入进去。

    突兀之间,瓦片松动,灯光直射出来,正中白玉堂脸上。

    白玉堂心中一惊,立刻腾空而起,但是他很快发现,自己并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坠。

    不过,他并没有落到冲霄楼内的地面上。

    半空之中,一张铜网横亘其间,宣告了白玉堂的死亡。

    痛入骨髓,却不发一言。

    转瞬之间,白玉堂便身重上百箭。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在落入冲霄楼内的一瞬间,白玉堂笼在袖中的双手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