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70 五鼠闹东京(求推荐)
    上位者掌控话语权。

    在清流圈子里,大儒是站在最顶端能够随意评价别人的。

    而在江南武林,掌控话语权的就是八大派。

    八大派之外,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蝼蚁。

    八大派共同进退,把其他江湖势力挤压的溃不成军。

    展昭是一例。

    否则真当展昭贪慕荣华富贵吗?

    也是实在被八大派逼得受不了了,所以干脆投身公门,真刀真枪的和八大派干。

    而展昭提到的“五鼠”,比起展昭更加的悲剧。

    混江湖的,绰号都非常重要。

    很多时候,世人都不会记住你的名字,反而会记住你的绰号。

    所以很多人都绞尽脑汁的想要给自己取一个好的绰号。

    可是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以老鼠称呼别人,都算不上夸赞。

    给“五鼠”一个机会,他们百分百要去掉这个绰号。

    但是他们去不掉。

    因为这个绰号,是八大派扣在他们头上的。

    和展昭独来独往不同,五鼠义结金兰,乃是五个生死相托的好兄弟。

    五人联手,自立了一个山头,名为陷空岛。

    这五人本事都不小,而且是真正的共同进退,没有丝毫的勾心斗角,所以发展极为迅猛,乃是江南武林新晋势力之首。

    如果能够一直按部就班的发展下去,那自然是极大的好事。

    可惜,他们的崛起,打破了八大派极力维持的平衡,所以自然而然的遭到了八大派的制裁。

    陷空岛纵然团结一心,但是在八大派面前,依然是溃不成军。

    八大派甚至都没有怎么出手,只是稍微引导了一下舆论,五鼠立马变成了武林败类。

    老鼠吗?整天窝在地下,干的全都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五鼠都是武人,论起玩弄手段也比不上八大派,陷空岛日渐衰落,他们改变不了这个趋势,一怒之下干脆直接把陷空岛解散了。

    然后他们上京来投奔展昭。

    从前,五鼠和展昭还是有些交情的,尤其是五鼠中的老幺“锦毛鼠”白玉堂,和展昭更是不打不相识。

    现在他们是把八大派恨到骨子里去了,却又没有能力和八大派正面对抗,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名气更大实力更强背景也更厚的展昭。

    但是他们高看展昭了。

    五鼠来投奔展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展昭却帮不上他们的忙。

    开玩笑,八大派的对手是皇室,莫说是一个展昭,就算是十个一百个,也不是八大派的对手。

    五鼠这段时间也逐渐认清了这个现实,都有些心灰意冷,他们甚至都准备去别的大州东山再起了。

    就在这个时候,高大全横空出世。

    听完展昭的讲述,高大全真的是喜出望外。

    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五鼠的武功还真不怎么高,但是五鼠都是轻功高手,最擅长隐匿行踪,用来找大相国寺的麻烦,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高大全雷厉风行,立刻就让展昭介绍五鼠和他认识。

    大相国寺的压力对他来说如芒在背,时刻不敢放松。

    所以高大全必须要以雷霆反击先发制人。

    见到五鼠之后,高大全也不客气,直接把他和大相国寺之间的矛盾全说清楚了,并且专门强调了他们要做的事情的危险性。

    “五位都是展大哥的朋友,高某这里也叫五位一声大哥。五位大哥,刚才你们也都听到了,这次高某是和大相国寺怼上了。我要做的,就是让大相国寺从此在江南州境内人人喊打。而大相国寺肯定也会拼命守护自己的秘密,所以,任何想要揭开黑幕的人,大相国寺都会和他们不死不休。”

    “以五位大哥的本事,离开江南州,想要混出头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如果真的决定帮助高某,就要时刻做好掉脑袋的准备。何去何从,五位大哥自己考虑。”

    高大全十分坦诚,五鼠更是义薄云天。

    “锦毛鼠”白玉堂是五鼠中最年轻的一个,却也是武功最强的一个。

    年少成名,白玉堂自然心高气傲。被八大派如此打压,白玉堂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白玉堂大手一挥,“衙内不用再说了,姓白的自从出来闯荡江湖,就没有怕这个字。大相国寺既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就别怕别人知道。”

    高大全只是点头,却并没有附和。

    他知道白玉堂武功虽高,但是在五鼠中却并不是主导地位。

    不过紧随白玉堂之后,“翻江鼠”蒋平也随之开口了:“衙内是个实诚人,把所有危险都和我们说清楚了。大相国寺天位高手就有不少,要灭我们五兄弟,难度并不大。”

    “可是,我们五兄弟自诩侠义中人,被八大派打压到如此地步就不说了。大相国寺作出如此罄竹难书之事,既然衙内找到我们头上了,再当看不见,有何面目说起‘行侠仗义’这四字?”

    直到此时,高大全才脸色一喜。

    蒋平的拿手绝技是游泳,能在水中潜伏数个时辰,并且开目视物,在水中来去自由,因此得名“翻江鼠”。

    不过,最重要的是,蒋平是五鼠的智囊,为人最是机巧灵便。

    他一旦开口,基本就代表五鼠的态度了。

    果然,五鼠的老大,“钻天鼠”卢方一锤定音:“衙内,这件事情,我们五兄弟揽下来了,即便豁出性命,也一定为衙内办成此事。”

    高大全也不客气:“五位大哥若是能办成此事,高某获益匪浅。高某可以向五位大哥保证,不管此事成败,只要高某还在一天,一定为五位大哥著书立说,让世人知道五位大哥所受的冤屈。”

    “另外,五位大哥一定小心,活着回来。小弟在江南电视台还有些关系,第四期《师师有约》,小弟豁出去这张脸,也一定让李姑娘为五位大哥做一期专访。”

    五鼠悚然动容。

    著书立说,《师师有约》。

    纵然高大全画的只是两张大饼,却也已经足够动人了。

    武林中人,活着就是为了一个虚名。

    五鼠彼此对视,哈哈大笑:“世人都认我们五兄弟为贼,那我们五兄弟就大闹一番,就让世人见识一下我们五兄弟的厉害。”

    贫贱相交,生死相许。

    这才是江湖最动人的地方。

    不管有再多的勾心斗角,始终有一些人,初心不变,英雄侠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