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68 毁三观(为kj的万赏加更)
    高大全很想笑。

    还真是太阳底下无新事。

    只是,同样的选择放在他面前,他却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

    即便是当初,高大全之所以妥协,也是为了以后不再妥协。

    他的骨头,并不软。

    赵构应该是想敲打一下他,不空显然也认为自己吃定了他。

    但是高大全的决定是:

    “我去年买了个表。”

    不空一怔。

    他自然不懂这个网络流行语。

    “衙内这是什么意思?”

    高大全仔细的给他解释:“我去你~妈了隔壁。”

    不空脸色立即涨红。

    到手的鸭子飞了。

    佛学和武学,本应该是相辅相成的,但是不空显然并没有与武功同级别的佛学修为。

    听到高大全如此折辱他,最重要的是高大全拒绝了他的求~欢,不空内心潜藏的暴戾立刻释放了出来。

    “衙内是准备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空怒极反笑。

    高大全冷笑:“废话真多,本衙内看见你就恶心,你说呢?”

    不空震怒,僧袍一甩,星力激荡,高大全顿时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压力。

    与此同时,不空身后出现佛光,照耀在他身上,让不空恍若灵山真佛,而站在他对面的高大全,自然就是十恶不赦之辈。

    甚至在这一刻,高大全自己都感觉自己罪不可赦。

    不对。

    高大全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

    这绝不可能是他会产生的想法。

    心神一清,高大全立刻从不空带来的压力中脱离出来。

    佛门武功,先天压制魔道功法,不是没有原因的。

    单单这份直指心灵的压迫,就让人心生战栗。

    好在高大全并不是普通的三星武者,他的意志力,要远比寻常三星武者强大的多。

    所以他并没有迷失,反而越发挺直了自己的脊梁。

    怎么能在不空面前低头?

    这个时候,墨十一也已经挡在了高大全的身前,双掌横在身前,结成一个奇怪的印记。

    随后,墨十一大喝一声:“起。”

    不空脸色一变。

    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压制气息。

    “缚星阵,墨家。”

    不空对于高大全了解很深,自然也知道墨十一的存在。

    不过他没想到墨十一对于太尉府的改造居然到了这种程度,随时都能起阵。

    墨十一脸色也不好看,低声对高大全说:“不空功力在小天位巅峰,目前缚星阵对他的影响并不算太大。”

    高大全心中凛然,却并无恐惧之意。

    拍拍墨十一的肩膀,高大全向前一步,直面不空,“禅师当真要在太尉府就撕破面皮吗?”

    不空脸上神情阴晴不定。

    他这一次来,既没有得到高大全,也没有拿下张贞娘。

    于他自己而言,可谓是一败涂地。

    可是让他继续动手,不空还真没有这个魄力。

    太尉毕竟是名义上军方的大佬,而大相国寺一家,绝对不能和军方抗衡。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这次来本就只打算与高大全成就好事,并没有打算和高大全结仇。

    可是高大全决然的反应,实在是出乎了他的预料。

    所以现在不空骑虎难下。

    高大全看出了不空的迟疑,瞬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禅师此来,只怕并没有知会不净主持吧?”

    大相国寺对于颠覆赵宋皇权再不热衷,始终也是八大派之一。

    若说不空的行为受到了大相国寺高层的默许高大全相信,但是大相国寺真的全面倒向朝廷,高大全不觉得大相国寺有这个魄力。

    别的不说,陈抟老祖的存在,对于所有人都是一种威慑。

    不空狠狠瞪了高大全一眼,却还是将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

    他到底是怂了。

    “既然衙内不准备合作,那只能后果自负了。”不空语气平静,显然已经下定决心。

    “不知禅师能否告知,高某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高大全似乎是在真心请教。

    不空只留下一声猖狂的大笑,闪身便消失在原地。

    高来高去,如入无人之境。

    看着不空离去的方向,高大全眼神闪烁不定。

    他知道,自己这个举动,得罪的不仅仅是大相国寺,还有赵构。

    墨十一此时开口:“衙内,大相国寺不是一个善地。”

    “你知道什么?”

    墨十一迟疑了一下,还是将他所知的情况说了出来。

    “不空对衙内感兴趣,不是没有原因的。”

    “佛道两家,和别派不同。他们习武,必须要有与武道实力相比配的心境。但是想要禅武双修,难度实在是太大了。大相国寺不是少林寺,没有那么深厚的底蕴,所以必然会有侧重点。”

    “毫无疑问,大相国寺以武为重。而习武之人,精力都是十分旺~盛的。他们佛学修为方面跟不上,所以必须要找一种方式发泄~出来。”

    “如果找女人的话,大相国寺很容易就会被千夫所指。所以,大相国寺另辟蹊径,但凡是在大相国寺的记名僧人,其实都是像不空这样人的发泄对象。”

    “久而久之,大相国寺上行下效,培养出来的弟子也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最终导致不空这样无法无天。”

    高大全听的目惊口呆。

    他从来没把大相国寺想成佛门圣地,但是这也太离谱了吧。

    “十一,你说的都是真的?”高大全还是有些不能置信。

    要知道,大相国寺那些记名弟子,很多都是从六七岁就入寺培养的。

    如果墨十一说的全都是真的,那岂不是说这些小沙弥从童年时期就各种被性~侵?

    “这并不是秘密,不然衙内以为为什么不空谈起鲁智深来一脸厌恶?因为鲁智深不仅身份特殊,相貌也不为他所喜,所以始终和大相国寺的核心格格不入。”墨十一道。

    高大全淡定不能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没有底线的了,但是大相国寺这样行~事,还是超过了他的接受底线。

    那些无辜的孩子。

    这种遭遇,是他们不该承受的。

    “我决定了,一定要替天行道。”高大全十分坚决。

    墨十一露出一丝微笑。

    如果高大全真的是一个毫无底线的人渣,他又岂会如此尽心尽力的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