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64 酒后乱……(为小帅的万赏加更)
    在《师师有约》播出之后,高大全就被赵构拉去楼外楼参加庆功宴了。

    包括《师师有约》的全体制作人员,当然也不会少了解语花李师师。

    庆功宴上,最兴奋的并不是高大全和李师师这两个受益最大的人,反而是赵构。

    赵构简直要疯了。

    因为收视率也疯了。

    “超过《新闻联播》了,收视率已经超过《新闻联播》了。小高,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赵构大声问道。

    酒酣耳热之际,高大全也难免会受到感染,不过他还没有失去理智。

    笑着摇摇头,高大全对兴奋过度的赵构道:“殿下,你别高兴的这么早,《师师有约》不会一直这么高收视率的,最多保持三期。”

    赵构高涨的情绪也稍稍降温。

    他是一个聪明人,也明白《师师有约》这样的收视率是绝对不正常的。

    别的不说,《新闻联播》是强制性的覆盖全州的电视台,覆盖的收视人群绝对要超过《师师有约》。

    《师师有约》第一期能够有如此逆天的收视率,第一是取决于提前好几天就在《新闻联播》上狂轰乱炸,吸引了足够的人关注。

    再加上《师师有约》第一期的嘉宾还是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高大全,自然也紧随潮流。

    更不用说李师师本人拥有的巨大人气。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师师有约》的创新性。

    九州第一个综艺访谈类节目,除此一家别无分号,这才造就就了《师师有约》逆天的收视率。

    这些因素,缺一不可。

    所以,这种收视率是不可能复制的。

    但是高大全给《师师有约》开了一个好头,只要持续下去,再火爆两三期,问题不大。

    后面肯定会不可抑制的衰落下去,但是就目前的电视环境,高大全相信《师师有约》的收视率即便掉也不会掉的太离谱。

    “小高,你估计《师师有约》正常之后的收视率能有多少?”赵构问道。

    他需要一个准备的预估值,然后再确定往里面投入多少资源。

    高大全想了想,说道:“只要保持节目的质量,维持住《新闻联播》一半的收视率应该问题不大。”

    赵构脸色一喜。

    足够了。

    《新闻联播》这样强制性信号覆盖的大杀器,毕竟独此一家。

    高大全又提醒了一句:“殿下,《师师有约》这档节目的寿命和收视率,还是取决于主持人的控场功力和嘉宾的配合,这方面你都要多上心啊。”

    赵构明白高大全的意思。

    “来,师师姑娘,我敬你一杯。”赵构主动举杯。

    所有制作人员包括高大全也同时举杯:“敬师师姑娘。”

    在世人眼中,第一期《师师有约》,最出彩的当然是高大全。

    甚至第二期第三期第十期,最出彩的依然还会是嘉宾。

    但是高大全懂,这些幕后人员也明白,总有一天,观众会意识到:嘉宾每期都会换,但是主持人,永远坐在那里。

    一个优秀的主持人,最出色的就是让自己融入环境当中。

    在顺境中,你是看不出主持人重要性的。

    只有真正到了救场的时候,才会明白一个合格的主持人到底有多么重要。

    而放眼九州,在主持人这个行当,高大全暂时没有看到比李师师更优秀的人。

    高大全相信未来在他的帮助之下,依然不会有。

    李师师同样举杯,面如桃花却大气不减,“我敬大家。”

    今天,他们都辛苦了。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团队今天创造了历史。

    并且,他们每走一步,都是新的历史。

    放下酒杯,李师师感慨道:“真是和做梦一样,衙内告诉我能够帮助我转型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也就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感觉到完全不一样了。”

    是的,完全不一样了。

    她再也不用机械的传达那些四平八稳的新闻消息,不用去和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勾心斗角。

    她只需要在摄像机前,尽情的展现自己的睿智和才华。

    从今以后,再没有人会说她是花瓶。

    从今以后,李师师就是国民级别的主持人。

    她的观众缘,将会无可撼动。

    这些暂时还没有发生的事情,在聪明人眼中,都已经是水到渠成。

    所以,李师师十分感慨,看向高大全的眼神也有些异样。

    在场的人,基本都是久经风月,李师师那种眼神,他们一看就能明白。

    只不过李师师身份特殊,这些人即便喝多了酒,也不敢乱起哄。

    反倒是赵构似乎一无所知,只是一门心思的劝酒。

    看上去真的是高兴坏了。

    赵构一个做太子的都这么兴奋,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束缚自己。

    这个庆功宴,所有人都吃了一个爽。

    就连高大全,也全身心的释放了自己。

    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强颜欢笑,一切发自内心。

    美酒、美人、合作愉快的同事、共同的奋斗目标。

    还有已经可以预期的成功。

    太多值得兴奋的东西了。

    所以高大全理所当然的喝多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高大全是迷茫的。

    因为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被人脱下了。

    宿醉之后的脑袋依然有些昏沉,使劲摇了摇脑袋,昨晚的记忆渐渐回到他的脑海。

    赵构一直灌酒,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就连李师师都一直挑衅他。

    他高大官人什么时候怂过,当然是来者不拒。

    然后,理所当然的喝多了。

    再然后,他就断片了。

    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高大全意识到,这里好像是李师师的闺房。

    感受到自己一丝不挂的的身体,高大全心神一清。

    不会是——酒后把李师师那啥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高大全忽然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好软的一双手。

    真的把李师师给那啥了?

    高大全有些郁闷,这叫什么事?都吃完了还不知道肉味。

    就在高大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忽然开了,李师师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呀,你醒了。”李师师欢快的打招呼。

    高大全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你……你怎么从外面走进来了?”

    “不从外面走进来从哪里进来?”李师师奇怪。

    顾不得别的,高大全猛然把被子掀起来。

    “啊……”

    这是李师师喊的。

    “啊……”

    这是高大全喊的。

    高大全真的哭了。

    不是李师师也就罢了。

    为什么是赵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