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63 名震文坛
    人是很奇怪的。

    文人更奇怪。

    在人类这个大群体中,文人向来都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相比武者,文人能够青史留名的人更多。

    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几乎所有文人最终的追求。

    所以世人可以看到,不管是再大的学术大家,大多都有过一官半职。

    他们都有自己的政治诉求。

    说的不客气一点,很多学术大家都是因为在官场上混不下去,才不得不研究学问。

    亦或者研究学问积累名声,本就是为了自己将来入仕做铺垫。

    但是文人是虚伪的。

    他们知道世人最仰慕高人,知道皇帝也不喜欢企图心太重的人。

    所以他们往往会给自己披一个高人的皮。

    清流的声望,绝对不是重臣能够比拟的。

    很多清流,到最后都自己打自己脸,最终还是屈服于名利之下。

    正因为如此,如陶渊明这样的隐世,才能够做到天下敬仰。

    真正说起来,陶渊明这种人存不存在,对于九州来说都没什么影响。

    反倒是缺少了那些政治家,九州绝不可能是现如今这副模样。

    但是世人不会这样认为。

    都知道权力是个好东西,那没有权力欲望的人,自然就会被人高看一眼。

    高大全要的,就是这个声望。

    反正他本来也没想过入政坛。

    退一万步说,他就算是入政坛,也不会挑大宋。

    风波之地不说,皇室大权旁落,民间暗流汹涌。

    江南州,是一个赚钱的好地方,却绝对不是玩弄权术的好地方。

    所以高大全不在乎损失什么,他没有那么大的精力在官场摸爬滚打,和一群顶尖的精英明争暗斗。

    别看八大派跳得欢,高大全并不认为他们有多难对付。

    高大全始终坚信,九州真正的精英,三分之一在政坛,三分之一在军队。

    还有三分之一,才轮到民间、武林,而且还包括天位和武神之间去争抢。

    听到高大全说他此生不入政坛之后,电视机前,很多人都十分震撼。

    高大全是高俅的儿子,而高俅是大宋的太尉。

    所以高大全如果入仕,起点是相当高的。

    更不用说他和赵构之间的亲密关系。

    他这一句话,损失不可谓不重。

    正因为如此,他的人品才越发坚挺。

    坐在摄像机后,随时听到后台人员反馈收视率的赵构思绪起伏。

    高大全,难道真的对权力心如止水?

    赵构不确定,却为高大全的决断感到心惊。

    而赵构身后,一个不起眼的属官低着头,不让别人看到他眼中的惊讶。

    他只是在心中自语:“难道我真的看错他了?还是以退为进?”

    太学。

    所有在观看《师师有约》的学子都疯了。

    不管怎么说,高大全都是从太学走出去的。

    高大全的成功,太学学生自然也是与有荣焉。

    “高学长说的实在是太好了。”

    “高学长的人生境界,已经是我等不可揣摩的层次了。”

    “那是,高山仰止,景行景止。”

    “以后谁要是敢再说高学长坏话,我陈某人就和他不共戴天。”

    高大全这一番秀,让太学生从此都对他死心塌地。

    一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怎么能做出《爱莲说》这样的传世华章?

    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高学长的。

    程宅。

    程颢和程颐两兄弟同样面面相觑,震惊莫名。

    高大全的才学和决断,都出乎了两人的预料。

    “那篇《爱莲说》,我感觉好耳熟。”程颢最先察觉到了不对劲。

    程颐和程颢不仅是血缘上的亲兄弟,两人也确实没有什么秘密,同食同寝。

    程颢知道的事情,程颐几乎都知道。

    几乎是同一时间,程颐就想到了他的师父周敦颐。

    “好像师父也写过差不多的一篇文章。”

    程颐此话一出,两人都楞了。

    半晌过后,程颢沉声问道:“有证据吗?”

    程颐摇头苦笑:“师父潜心治学,根本没有名篇问世。就算是有证据也晚了,高衙内是绝不可能和师父产生联系的,真传出去,反倒是让师父凭空受了污蔑。”

    周敦颐不是他们。

    说句不客气的话,周敦颐在官场以失败收场,而后只能转向学术方面,不管是在政坛还是文坛,都没有太高的地位。

    甚至都不及高大全此时。

    真硬杠起来,即便加上二程,也没有必胜把握,反而在明面上会和高大全撕破脸。

    这不是智者所为,尤其高大全名义上还算是他们的学生。

    师徒名分,不仅限制了高大全,也限制了他们。

    “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巧合?高衙内真的是一个天才?”程颢心中动摇。

    九州从来不缺少天才,不管是哪一方面。

    程颐做不出别的判断,只能同意这个猜测,“只怕,他真的是一个天才。”

    而一个文学天才,还立志不混政坛,在文坛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以后,尽量交好高衙内,轻易不要得罪。”两人做出了决定。

    他们在朝廷内部都有要职,也需要现有的地位来吹捧自己。

    所以他们更得罪不起在野的那些文坛高人。

    无欲则刚,人家不要权不要钱,自然也就什么都不甩。

    在二程的心中,高大全就在向这方面发展。

    他们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

    而产生这种误会的,绝对不止二程两个人。

    整个江南州的文坛,甚至被江南电视台辐射范围内的所有文人,但凡是看了《师师有约》,亦或者从别人口中听说了《爱莲说》这篇华章,都知道江南州出了一个了不起的文坛新星。

    品性高洁,不慕权位,可以预见,他未来将成为一个文坛巨擘。

    人生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

    高大全年纪轻轻,却至少已经达到了半立言和半立德。

    假以时日,能否集齐两不朽的成就,真正成为九州史上的巨人,谁都不敢判定。

    高大全从此之后,地位真的不同了。

    只要有才华,不管在哪里,都不会被人埋没。

    《师师有约》播出之后第二天,二程遣弟子亲赴太尉府道贺。

    而《爱莲说》一出,江南纸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