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62 高某此生,不入政坛
    晋朝,是九州已经覆灭的一个朝代。

    陶渊明是晋朝的一个隐士,不过虽说是隐士,却已经做到了天下知名。

    或许这才是隐士的最高境界。

    而李唐和大宋毗邻,李唐治下百姓,大多喜好牡丹华贵,甚至奉为国花。

    因其影响,九州喜爱牡丹之人越来越多,牡丹有成为花中之王的趋势。

    至于莲花,并没有多少人喜欢。

    毕竟莲花实在和名贵沾不了边,随处可见不说,也不需要人工照料。

    从来没有人像高大全这样称赞过莲花,而且真的把莲花赞美的天花乱坠。

    要知道,九州的教育是很普及的,江南州因其富裕,儒家启蒙比起其余大州更加普遍。

    而《爱莲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篇浅显易懂的华章。

    基本所有读过书的人都能够听懂其中的意思,正因为如此,才更加震撼。

    李师师怔在沙发上,嘴里喃喃自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李师师的才学,绝不亚于任何一个进士。

    所以她更能体会到什么叫做“字字珠玑”。

    李师师明白,《爱莲说》今日之后,定然会名传九州。

    高大全纵然不会因此一跃成为九州知名的文豪,但是因此一篇华章,他就注定青史留名。

    当世人在谈论《爱莲说》的出色之时,也会称赞《爱莲说》作者的才华和人品。

    高洁的人品。

    任何一个读懂《爱莲说》的人,都能够看出作者不慕名利、洁身自好的生活态度,以及对追逐名利,趋炎附势的世风的鄙弃。

    文如其人,这是这个时代世人普遍的认知。

    所以,《爱莲说》一出,所有质疑高大全人品的说法都会不攻自破。

    这是一个对文人来说最好的时代。

    李师师双眼都已经出现小星星了,“衙内,你果然是无双才子。”

    高大全摆摆手,谦虚道:“别这样说,这不能算是我现场做出来的。当《扒皮高衙内》这书一出,我就在想到底怎样才能够证明自己,所有才有了这篇《爱莲说》。”

    “这才多长时间,”李师师不以为意,“以师师浅见,《爱莲说》这种级别的文章,注定会名传千古,是很多文人一辈子都写不出来的。”

    李师师这样说,高大全就不谦虚了。

    开玩笑,《爱莲说》肯定是能够名传千古的文章。

    《爱莲说》的原作者周敦颐,真正一提起来就能够被人记住的东西,其实也就是这篇文章了。

    事实上,周敦颐在这个位面是存在的,只是他目前并没有作出《爱莲说》。

    至少绝对没有流传出来。

    既然如此,高大全就不虚。

    反正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来的,周敦颐不管怎么争都争不过他。

    更不用说高大全脑子里有周敦颐一辈子的学术精华,而且很大一部分还是他的徒子徒孙硬给他加进去的。

    可以说仅凭目前的周敦颐,不管从哪方面高大全都不虚他,当面对质甚至直播论战高大全都不怯场。

    本来,高大全是不准备这样挤兑别人的,虽然高大全节操低了点,但是也还没有这么无耻。

    不过周敦颐这个人身份特殊。

    说起程朱理学,大家最先能想起来的,肯定是程颢、程颐还有最终定鼎的朱熹。

    但是实际上,程朱理学的源头,是周敦颐。

    在程朱理学这个山头上,周敦颐的地位是开山鼻祖。

    程颢和程颐,其实都是周敦颐的弟子。

    周敦颐活着的时候,在文坛并没有太显赫的地位。

    但是他的两个弟子程颢和程颐确实是厉害,二程之名,在儒家历史上也是避不开的。

    更不用说二程之后的朱熹,在继承二程学说的同时,进一步把理学发扬光大,一度成为儒学的代名词。

    也正是在二程和朱熹的不断抬高之下,周敦颐的历史地位也不断拔高。

    以致于到了后世,都有人冠以“周子”称号。

    现在周敦颐行将就木,而二程蓄势待发,朱熹羽翼未丰。

    根据高大全目前打探的情报推测,理学这个怪兽,其实距离出世不远了。

    而不管怎么看,高大全都是要和这个怪兽死杠到底的。

    没办法,理学推崇的“存天理灭人欲”,直接就是要把高大全的未来堵死。

    要是真让理学风靡九州,社会成了一摊死水,他还混个屁。

    电视台就真的只能每天都放《新闻联播》了。

    其实目前九州已经走到了一个拐点,高大全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

    进一步,解放风气,真正进入百花齐放的盛世也是百家争鸣的乱世。

    退一步,规矩森严,消弭诸多祸患的同时也会扼杀诸多活力,九州成为一潭死水。

    对于统治者来说,退一步是更好的选择,所以理学永远不缺市场。

    但是对于高大全来说,只有进一步,才有他这种野心家成功的机会。

    谁敢退这一步,高大全只能和他——不死不休。

    所以,从一开始,高大全就没有选择向二程低头。

    李师师不知道其中的弯弯绕,她在震撼于高大全才学过后,猛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不由得脸色一变。

    她本想替高大全隐瞒下来,但是想到这次是直播,收看节目的肯定不缺聪明人,所以还是问出了口:“衙内,《爱莲说》一出,您未来能选择的余地只怕很少了。”

    学成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这是主流世人的追求。

    九州争锋,最绝巅还是王朝的动荡。

    英雄也好,枭雄也罢,哪怕千秋圣人孔子,一样为自己在政坛所奔走。

    而《爱莲说》,则把高大全架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他若是想要脱下这个高人的衣服,重新投入政坛,只会遭到世人的唾弃。

    很多聪明人想通了这一点,不由得骂高大全一声“蠢货”。

    高大全自然也明白,不过面对镜头,高大全声音掷地有声:“高某此生,不入政坛。”

    这一句话,堵死了高大全成为政治家的可能性。

    却让高大全的声望达到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