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61 传世华章《爱莲说》
    宽大的演播室。

    提前找好的二百个托。

    两个柔软的沙发。

    一个沙发上坐着焕然一新的李师师。

    还有一个沙发上坐着精神抖擞的高大全。

    不可否认,这两个人的卖相都非常好。

    单从布景设置,就让人眼前一亮。

    而主持人和嘉宾男的帅女的靓,更是让人心情舒畅。

    “大家好,我是李师师,这里是《师师有约》。”

    李师师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现场的二百个托顿时山呼海啸般的鼓掌。

    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都习以为常,以李师师的人气,有这种待遇太正常了。

    不过他们想不到,没有事前的谋划,人气再高的天皇巨星,粉丝也不会这么有纪律性。

    李师师笑容温婉,展现了和播报新闻时不一样的知性。

    “《师师有约》,是一个访谈类节目。参加《师师有约》,说出你的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我一直在等你。”

    “今天,《师师有约》请来的第一个嘉宾,是一个争议性很大的人物。他今年还不满二十岁,却誉满江南也谤满江南。我还曾经笑话过这个人,说你得到了很多枭雄去世之后才得到的评价。”

    “有关这个人,有人说他品性纯良,乃是不世出的才子;有人说他是风流纨绔,所有的成就都是被包装出来的。其实真相到底如何,师师也不知道,所有今天师师请来了这位嘉宾,和大家一起,听他的故事。”

    “让我们鼓掌欢迎——高衙内高大全。”

    零零落落的掌声。

    冷场了。

    李师师有些尴尬,不过是装出来的。

    因为在事先规划好的剧本里,这里就必须要冷场。

    否则现阶段要是还有人会给高大全鼓掌,那也太假了。

    高大全也不以为意,他脸皮比李师师还厚。

    起身简单的和大家打了一个招呼,高大全和李师师就切入到了访谈环节。

    两人都知道,这才是洗白的重点阶段。

    能不能咸鱼翻身,就看高大全的口才了。

    “衙内,你刚才也看到了,大家对你都不是很热情啊。”李师师轻笑道。

    高大全坦然点头,“这也是应该的,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我从前做的事,的确不值得人们夸赞。”

    李师师惊呼一声,“衙内这是承认那本《扒皮高衙内》小说的真实性了吗?”

    高大全内心给李师师的表演打上了一个“浮夸”的标签,不过脸上却恰到好处的浮现出了羞愧的表情。

    “虽然那本小说倾向性太过明显,但是绝大多数事情,说的都是真的。”

    《师师有约》的第一期节目,并没有录播,而是直播。

    由于新闻联播铺天盖地的打广告,再加上高大全这个风口浪尖的人被采访,所以《师师有约》这一期获得了惊人的关注度,收视率几乎和新闻联播持平。

    赵构在后台满面红光,《新闻联播》之后,他手中又多了一个大杀器,又怎能不兴奋。

    赵构已经下定了决心,第二期《师师有约》他必须要上,即便被官家忌惮也顾不得了。

    这可是树立自己形象的最好机会。

    不过与赵构的兴奋不同,此时在千家万户当中,辱骂高大全的却占大多数。

    “混蛋。”

    “没想到他真是这种人,我先前还以为是有人污蔑他。”

    “他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现场也出现了一阵嘘声。

    对这一切,高大全都恍若不觉,十分镇定。

    李师师继续问道:“衙内如此爽快的承认,难道不知道会引发什么后果吗?”

    高大全脸上凛然生辉,“错了就是错了,高某七尺男儿,还不至于连这点担待都没有。”

    “不过高某还是要说一句,杀人放火这等丧尽天良之事,我从来没做过。任何触犯刑法之事,都和我扯不上关系,我最多是行事孟浪了一些,私德有亏,这也是有原因的。”

    李师师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有原因?什么原因?”

    “师师姑娘,像你这种人,都更愿意和优秀的人交往吧?”高大全反问道。

    李师师点头,“这是自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优秀的人做朋友,才能变得更加优秀,难道衙内不这样认为吗?”

    “是的,我并不这样认为。相反,我认为和优秀的人交朋友并没有什么用处。成功的人方式各不一样,而且也没有办法复制。相反,很多人失败的原因都是一样的。”

    “我更喜欢混迹于世人公认的品性不端的人当中,观察他们的行事风格,看一看他们到底是怎样失败的。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失败的方式都殊途同归。”

    “和这些世人公认的‘坏人’交往,我才能够避免失败,让自己做一个好人。当然,我要承认,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免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在这里我要向大家道歉,做了一个不好的表率。”

    说道这里,高大全起身,对着摄像头深鞠一躬。

    而等高大全坐下之后,演播厅里的大屏幕上,也开始播放高大全从前身边的那些恶仆和恶少作恶的过往。

    有赵构的支持,这些人的名声现在早就已经比高大全还臭,而且是洗不清的那种。

    高大全以前,就是和这些人混在一起。

    当大屏幕播放完毕,演播厅内寂静无声。

    李师师打破了这份寂静,“衙内,你说你和他们厮混在一起,是为了自己不误入歧途,可是你怎么让大家相信你呢?毕竟,这些人的名声都太差了。”

    高大全露出一丝苦笑,“高某不能强迫任何人相信我,但是被人污蔑,高某心中也是又怒。这一次对高某的打压,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背后有人组织,这里高某也不想多说。”

    “高某是太学弟子,多少也算一个文人。泼妇骂街那种事情,高某不屑为之,便写一篇文章,以证清白吧。”

    李师师招手,自有人奉上笔墨。

    高大全笔走龙蛇,不多时一篇散文便新鲜出炉。

    摄像机来了一个特写,所有看到这篇散文的人,都被震撼当场。

    这篇散文的名字,叫《爱莲说》。

    这个时候,高大全已经抑扬顿挫的吟诵起来: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传世华章!

    这才是高大全为自己洗白准备的大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