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57 秦会之(第四更)
    “你真是高大全的同窗?”

    周侗其实内心已经相信了,但是幸福来得实在太快。

    这个《扒皮高衙内》,里面描写高大全实在是写的太细致了。

    华美的文字,勾勒出一个浪荡无忌的纨绔子弟;寥寥几笔,就将高大全彻底的钉在了耻辱柱上。

    单从文采来说,此人已经超越了高大全的《星战》一个档次。

    而从趣味性来说,这种类似人物传记的小说,却剑走偏锋,以揭秘为卖点,同样能够吸引人读下去。

    更不用说,现如今的高大全是江南州的风云中心,任何有关他的新闻都会引爆世人的关注。

    所以这本《扒皮高衙内》绝对不会缺少读者。

    周侗唯一担心的就是此人是高大全派过来卧底的,但是看了书里面的内容之后,周侗感觉这个可能性太低了。

    在高大全占据绝大优势的现在,没有必要行这样一个险招。

    《扒皮高衙内》里,确实书如其名,把高大全整个的皮都扒了。

    过往高大全的人生,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读者面前。

    而任何一个读过这本小说的人,都不会对高大全有好感。

    如果这是卧底,那高大全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

    对周侗的疑问,年轻人只回了一句:“周楼主,我师父是李侗。”

    周侗神色不动,但是整个人身上的气质却猛然大变,无处不在的威严说明此时周侗的内心绝不平静。

    周侗,李侗,只差了一个姓,不过两人却毫无关联。

    但是周侗是认识李侗的。

    程颐的弟子,在太学中也薄有声名,人称“延平先生”。

    也就是说,这是出自程颐的授意。

    周侗作为英雄楼的楼主,心思灵动,转瞬间就意识到了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良机。

    高大全程门立雪的故事,现在江南州不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

    以周侗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出来程颐这是在教训高大全借他上位。

    这样很好,程颐是稷下学宫的人,而稷下学宫无论在朝在野,都是绝对的超一流势力。

    拉程颐到自己船上,绝对没问题。

    至于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以英雄楼的情报能力,想要查出来并不困难,毕竟现在他都已经把李侗的身份曝出来了。

    “很好,贤侄果然文采飞扬,接下去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周侗大笑道。

    年轻人并没有什么喜色,就好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他只是淡然的对周侗说:“学生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周楼主。”

    “贤侄尽管开口。”周侗不以为意。

    确定了此人的身份,周侗顿生拉拢之意。

    以此人的文采,周侗判定翌日他定然会飞黄腾达。

    即便是在人才济济的稷下学宫,周侗也相信这样的俊才不会太多。

    年轻人对周侗认真的行了一礼,然后开口:“还请周楼主刊发这本小说的时候,不要提及在下,只当这是一个无名之人写的。”

    周侗略微皱眉,看来稷下学宫还是不想表态。

    “这是令师的意思?”周侗问道。

    年轻人摇头,“这是我的意思。”

    周侗一奇。

    年轻人却很快就解答了周侗的疑惑:“对家师来说,我只是他众多弟子中的一个。可是对学生来说,家师的命令却是天命,无法拒绝。高衙内种种过往,学生尽知,并不认为他值得赞颂。但是同窗一场,学生不想让别人认为在下是一个卖友求荣的小人。”

    什么样的人最令人讨厌?

    打小报告的人最令人讨厌。

    所以叛徒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鄙视。

    这个年轻人现在的行为,就是不折不扣的背后捅刀。

    世人当然对高大全十分不屑,但是对他的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周侗人老成精,对于其中的关节一点就通。

    既然有心拉拢此人,周侗也不介意卖一个好给对方,所以很豪爽的答应下来。

    年轻人自然是千恩万谢,两人宾主尽欢,都笑的十分开心。

    不过等这个年轻人走出英雄楼之后,两人脸上的笑容都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周侗拿着手上的《扒皮高衙内》,心思却在刚才离开的年轻人身上。

    “秦会之,秦会之,我怎么感觉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呢?”周侗喃喃自语。

    秦会之,正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年轻人的名字。

    周侗身为大天位,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一时想不出头绪,直接起身来到了一间密室内。

    密室内存放各种卷宗,周侗直接走向写有“太学”一栏的卷宗。

    很快,他就找出了秦会之的资料。

    确实是李侗的弟子,不过他并不像他口中所说的,仅仅是李侗众多弟子当中的一个。

    相反,秦会之是公认的李侗的继承人,而且在太学中名声斐然,隐然间已经是太学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不过这些资料都不让周侗奇怪,毕竟秦会之的才气,他也能看得出来。

    真正让周侗瞳孔收缩的,是他发现了秦会之现在居然是东宫的一位属官。

    “太子的人。”周侗眼中精光爆闪。

    这样一来,就很值得玩味了。

    而英雄楼外,秦会之不慌不忙的游走在人群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没有人知道,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内心在翻江倒海。

    “以英雄楼的情报,现在应该已经把我的底细查清楚了。不过我和高衙内暗斗,周侗应该也是乐见其成,所以不见得会拆穿我。”

    “太子对高衙内态度暧昧,既有拉拢也有忌惮,虽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高衙内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价值,所以他必须出局。”

    “师父也是老糊涂了,稷下学宫虽然中立,但是终究是依附朝廷而存在的,又岂能全面倒向八大派。我秦会之还有满腔抱负,岂能虚度光阴。高衙内,要怪就怪你挡了我的路。”

    阳光照耀之下,秦会之俊美的面容上满是光辉。

    秦会之坚信,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

    而他自己,会站在潮头,独领风骚。

    任何有碍他前途的事情,都会被他毫不犹豫的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