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54 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1万9推荐票加更)
    一般来说,二星武者对于普通的严寒天气已经有了很大的抵抗能力。

    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度。

    超过了那个临界点,二星武者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从九州俯瞰的话,江南州无疑处在整个九州的南方,平时很少下雪。

    不过一旦江南开始下雪,就说明这场雪绝对小不了。

    而这个冬天,也会格外严寒。

    高大全笔直的站立了庭院外,飘落的大雪已经覆盖了他的全身。

    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只怕说不定会认为这是一个雪人。

    但是很多大学生都打着伞亲眼目睹了这个过程,他们是知道这确实是一个人的。

    联想到先前他们对高大全的批判,这些太学生们不由得心生愧疚。

    这个人怎么可能是狂生?

    这种尊师重道的好学生,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们错怪高大全了。

    门外已经有太学生在高喊:“高师兄,别等了,程师有雪天睡觉的习惯,一时半刻是出不来的,不若我们先去手谈几局,等程师醒来之后你再来拜见。”

    立刻有人附和:“不错,高师兄,师弟对你可是闻名许久了。”

    高大全这番程门立雪,实在是感动了无数的太学生。

    这种一腔热血的青少年,是最容易被鼓动的。

    高大全其实也在心中暗骂,这次装逼装过头了。

    他生怕大雪不够,还专门给墨菲打了一个电话,让墨菲用墨家的技术在太学上空来一个大强度的人工降雪。

    现在,玩脱了……

    墨家出品,必是精品,高大全深刻认识到了这一点。

    高大全身为二星武者的星力已经消失殆尽,整个人都已经开始被冻的瑟瑟发抖了。

    但是自己装的逼,含着泪也要装完啊,否则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用尽全身的余力,高大全回应了门外太学生们的呼喊:“师弟们噤声,不要打扰了程师休息。”

    高大全此话一出,很多太学生泪流满面。

    多好的高师兄啊。

    自己都被冻成这样了,居然还担心大家打扰了程师休息。

    想到这里,他们愈发受不了了,甚至对还未露面的程家二老也生出了一丝不满。

    师父师父,如师如父。徒弟尊敬师父是理所应当,但是做师父的,也应该尽到做师父的责任才是。

    让徒弟在雪地里等待,做师父的在门里睡觉,这不是磨砺徒弟,而是虐待徒弟了。

    就在这个时候,高大全身子一晃,太学生们传来一阵惊呼。

    他们都穿着棉衣,打着伞,所以相安无事。

    可是高大全却是一身单衣,暴露在雪天之中。

    能够支撑这么久,已经很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高大全也意识到,自己若是再强撑下去,肯定会对身体造成伤害,因为他体内已经没有星力继续支撑了。

    不过高大全没有后悔的余地,做人不能只对别人狠,也得对自己狠,太爱惜自己,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

    高大全已经下定决心元气大伤了,却突然发现全身穴窍中同时震动,而后体内一股热流爆发,把寒意一扫而空。

    高大全精神一振,恨不得仰天大笑。

    因祸得福,他居然进阶三星武者了。

    从林冲和鲁智深那里得来的星力,他只吸收了很少的一部分,其余的储存在了身体各大穴窍内,根本动用不了。

    这一次高大全榨干了全身现有的星力,在把自身星力消耗到了极致的同时,储存的星力也随之喷涌而出,帮助高大全一举进阶。

    即便如此,他从林冲和鲁智深身上吸取的星力依然没有用光。

    “咔擦”!

    门开了。

    太学生们一阵激动,就连高大全都是一愣。

    难道程家兄弟醒了?

    可惜,随后出来的人却让他们都失望了。

    李侗冷着脸走出,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成何体统?程师在休息,你们却在外喧哗,太学何时如此不守规矩了?”

    儒家不是墨家,规矩森严。而程家兄弟更是对“理”字十分坚持,最看不得不守“理”之人。

    所以高大全被柴进污了一手,程家兄弟也会表示关注。

    换个人的话,到了那种地位是不会管这些小事的,太掉价了。

    被李侗如此训斥,太学生们也是一阵骚动。

    毕竟程家兄弟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

    不过看着摇摇欲坠的高大全,这些气血方刚的太学生还是心有不忍。

    “李师兄,您就进去通报一声吧,高师兄在这里都站了一个多时辰了。”

    李侗看到高大全现在被大雪覆盖的样子,也是心中一惊。

    把程家兄弟当成偶像的学子他见得多了,但是像高大全这样狂热的,李侗还是第一次见。

    不等李侗说话,高大全就率先说道:“师弟们不要为难李师兄,程师每日为我们讲学,殚精竭虑,做弟子的,又怎能因自己一点小事就打扰程师休息。”

    “高师兄真是我辈楷模。”

    “我以前真是错怪高师兄了。”

    “以后谁再敢说高师兄坏话,我见一次打一次。”

    作为程颐的弟子,李侗到底也不是蠢材,虽然还不至于因为高大全就得罪程颐,却也不想在此时犯众怒。

    劝了两句高大全无果之后,李侗也不再坚持,直接回了自己房间。

    反正不管有什么事,都轮不到他承担责任。

    而高大全,屹立在鹅毛大雪当中,如同一个雕塑。

    半空当中,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一身黑衣的短发少女手中拿着望远镜坐在一只机关鸟身上,看着下方的场景,嘴角勾起一抹了然的笑容。

    “这就是作秀吗?这人真是有点意思,先把自己作个半死。”

    墨菲自语了一句,随后小手一挥。

    很快,高大全一个激灵。

    雪又大了。

    墨家出品的东西,质量真是好的让他欲哭无泪。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个时辰。

    大雪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积雪覆盖庭院,马上就要淹没高大全的膝盖。

    太学生们来了一茬又一茬,却始终寂静无声,他们早已经被这种场景震惊了。

    他们甚至不知道高大全是不是已经被冻死过去了。

    很多太学生都在向上天祈求,祈求程颐快点开门。

    也许是这些太学生们的诚意感动了上苍,程颐终于姗姗来迟。

    开门之后,程颐看着面前的大学和一大群学子,完全摸不着头脑。

    而高大全在看到这个老家伙之后,意识一松,直接晕倒。

    大功——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