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53 程门立雪(第三更)
    在李师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高大全忽然冲上去抱住她狠狠的亲了一口。

    李师师完全愣住了,还没有人在她面前如此无礼过。

    高大全状若不觉,甚至还抱着李师师转了一个圈,大笑道:“师师宝贝,你真是我的幸运星。”

    说完高大全放下李师师,就跑了出去,看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不过刚跑出李师师房间,高大全冷汗就“唰”的一下子流出来了。

    他的确是想到了一件事,不过刚才所有的反应他都是装出来的。

    被李师师挑逗了这么久,要是不占点便宜回来,高大全心里就太不平衡了。

    好在他的演技还是很过关的,李师师一直没反应过来。

    就算是高大全跑出去之后,李师师还是呆呆的捂着被高大全亲过的脸颊,眼神迷茫。

    ……

    “十一,十一,给你我的手机,一会按我说的录像。”高大全招呼道。

    墨十一完全不懂高大全要干嘛,高大全也没有解释,直接拨通了赵构的电话。

    不等赵构说话,高大全便直接问道:“殿下,伊川先生和明道先生现在在不在汴京?”

    赵构点头,“在啊,他们在太学教学,说起来你也曾经在二老门下听课。”

    高大全一怔,立刻回想起来还真有这事。

    只是以前他在太学吊儿郎当,从来没有认真听过课,所以程门二老对他来说仅仅是一个符号。

    现在赵构一提醒,记忆丹立刻发挥作用,往日被他遗忘的事情纷纷又回到了脑海。

    他在太学的日子,太学的那些学生,程门二老的学说,以及程门二老现如今还没有完全成型的“洛学”和“理学”。

    高大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些东西都是无价之宝啊,尤其是“洛学”和“理学”。

    利用的好,高大全甚至能够成为儒家一贤,拥有程门二老现如今的地位。

    “殿下,明天的新闻别忘了给我留着,我有一个大新闻。”看着雪越下越大,高大全哈哈大笑,让周围的人都以为他疯了。

    赵构也摸不着头脑,但是高大全已经挂断了电话。

    想了想,高大全又给墨菲打了一个电话,多做了一手准备。

    一切就绪,高大全大手一挥,去太学。

    太学,相当于儒家创立的大学。

    一般来说,能到太学进学的人,都已经完成了一系列的启蒙教育,从太学毕业之后,很多人就可以直接做官了。

    高大全就曾经在太学进学过,不过在太学他并没有经营到什么人脉,太学里的学生,大部分还是有些追求的,不屑和当初的高大全为伍。

    反倒是高大全从走出太学之后,一系列的行为让太学的学生有些惊讶。

    尤其是《星战》一系列的影响力爆发开来的时候。

    不过太学毕竟是儒家的地盘,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有两把刷子,《星战》中显露的那些文采,太学里的学生一大半人都能够达到。

    他们欠缺的只是对情节的填充,而这些东西往往是被别人忽视的。

    所以他们并不觉得自己和高大全有什么差距。

    尤其是《星战》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捧为九州大陆第三圣经之后,太学生们对高大全的印象就更差了。

    在他们心中,高大全完全就是沽名钓誉还不知廉耻的自大狂。

    现在,这个自大狂居然在太学里出现了,饶是雪天,也引起了足够的轰动。

    今天大雪,太学放假,并没有老师教学,所以大多数太学生都在赏雪。

    高大全在这些人的注目礼中,昂首挺胸走进了太学。

    留下了一路的窃窃私语。

    “这就是高衙内?写出了《星战》的高衙内?”

    “长的还不错啊,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一本破《星战》,居然也有脸和《道德经》、《论语》并列。”

    “正是,此人真是自大成狂,不知他今日来太学做什么?”

    “咦,他去的方向好像是程师住的地方。”

    有太学弟子发现了高大全的目的地。

    高大全也没有掩饰,更没有和这些太学生较劲的想法。

    他的目标,当然是程门二老。

    在他记忆中,程门二老在雪天有睡觉的习惯,而且一觉的时间往往会很长。

    虽然是大儒,但是他们的气血和武者相比始终还是差了很多。

    高大全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柴进那一手污他污的可以,让他有苦难言。

    所以高大全必须要扭转自己的形象,《星战》确实没有资格和《道德经》、《论语》相提并论,高大全要是在这上面纠缠,是自取其辱。

    他要做的,就是揭过去这件事,然后真正写出一本传世经典,让世人心服口服。

    这并不困难,他脑海里有诸多还未问世的经典。

    “站住。”

    高大全走到程家兄弟的门前,刚要敲门便被人拦住了。

    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儒生,高大全认识,他叫李侗,是程颐的弟子。

    “老师正在打盹,今日不见客,请回吧。”

    高大全表情有些古怪,他发现李侗居然不认识他。

    自从他出名之后,照片就被传的很广,太学里不认识他的人不多,所以他一进了太学就被人认了出来。

    看来这个李侗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样更好,更有利于他的计划实施。

    高大全摆摆手,对李侗客气道:“师兄容禀,学生曾经在程师门下听课,今日有些疑惑不解,特来求教。既然程师正在休息,学生自然不敢打扰。师兄不必通报,学生等着便是。”

    李侗奇怪的看着高大全,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鹅毛大雪,铺天盖地,他站在门外这一会就感觉冷风刺骨,这个愣头青居然还要等师父醒过来。

    李侗没有劝告,摇摇头直接离开了,他当然不会去禀报,程门二老是最重规矩的了。

    李侗只是为这个愣头青的智商感到惋惜,却没有看到高大全嘴角一闪即逝的笑容。

    无声无息之间,墨十一已经将一切都录了下来。

    一个时辰之后,太学无声,高大全已经成为了一个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