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48 月魔
    楼外楼。

    作为和英雄楼齐名的存在,楼外楼多出了几分脂粉气息,少了一些男人的铁血。

    大多数男人来这里,都是寻求风花雪月的。

    不过高大全不是。

    他对面的男人也不是。

    纵然有江南第一名妓李师师作陪,整个房间内还是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息。

    “柴大官人,高衙内,你们差不多也就算了,当着我的面,就不用表现的这么嚣张了。”

    在赔笑了五分钟发现没有任何效果之后,李师师果断爆发了。

    人就是贱。

    李师师好言相劝,不管是高大全还是柴进,都不当一回事。

    当李师师脸色冷下来之后,高大全和柴进都怂了……

    不怂不行,谁让人家是花坊的人,谁让花坊是魔教八大分支之一。

    朝廷忌惮你柴家,给柴家面子,魔教才不在乎这个。

    更不用说背景更小的高大全了。

    “师师姑娘,你也知道,是这个家伙给我下套。现在连明道先生还有伊川先生都在找我的麻烦,你说我能不生气吗?”高大全诉苦。

    李师师也被吓了一跳,“不会吧?这就惊动明道先生和伊川先生了?”

    九州有资格不甩魔教的人不多,这两个人都是。

    就算是大天位的方老和这两位相比,地位都差了一些。

    “儒家那群人,你私下里怎么吐槽他们都没事,但是在学术上你要是敢打他们脸,那就是不死不休了。”高大全无奈。

    他是真不想惹儒家,因为就算是一国之君都惹不起,尤其是在江南州。

    赵太祖立国,为了防备武道大派,几乎是不要尊严的拉拢稷下学宫,尤其是稷下学宫中能量极大的儒家。

    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是赵宋王朝一直在做的事情。

    不得不说,这确实取得了效果。

    如果不是儒家压制,八大派现在早已经全面掌控了朝政。

    不过前门进虎后门进狼,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

    江南州固然是九州经济最发达的一州,却从不被其他强国视为对手,大致原因也出于此了。

    皇室控制不住朝政,文武矛盾分歧重重,整个就一大乱在即的先兆,真正的有识之士,很少会有人趟这个漩涡。

    李师师将目光转向柴进,语气已经有些不善:“柴大官人,这些事情先前你可没有和我说清楚。”

    楼外楼行事一向中立,而且她和高大全之间还有某些约定,现在这个时候,她是绝对不想站在高大全对立面的。

    柴进在李师师面前也不敢拿大,但是世家弟子的傲气还是显露无遗:“师师姑娘,不是我不说,是我也不知道啊。像程门二老,你认为我会有他们的消息?”

    李师师脸色缓了下来。

    也是,等级相差太多了。

    不过高大全可没这么好忽悠。

    对柴进,高大全直接哂笑,“短视,花十万九州币,得罪了我,也得罪了程门二老。你以为这个黄金总盟只是坏我的名声吗?你柴大官人的名字也会被一起记住的。”

    柴进无所谓,“我志在江湖,儒家重庙堂,道家超然物外,我怕什么?反倒是衙内,处处借助官府的力量,才会陷入到现在的困局。”

    这就是典型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柴家显然也认清了现实。

    就算是八大派的谋划成功,八大派也不会让柴家再次坐上龙椅。

    既如此,柴进还怕什么?

    对这种无赖,高大全也没有太多办法,只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京城水深,柴大官人出门的时候可要小心。”

    柴进仰天一笑,说不出的大气从容,“笑话,我柴进朋友遍天下,不管走到哪里,都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高大全嗤笑,“还不是用钱买来的朋友,你还真当什么生死兄弟了,真是愚蠢。”

    柴进更不屑,“用钱买来的朋友也是朋友,像你这种穷人永远不会理解金钱的妙用。”

    妈蛋,被鄙视了,高大全心中愤恨。

    “钱不是万能的,柴大官人到底是小地方出来的人,见识还是太少了。”高大全反唇相讥。

    柴进鼻孔仰天,说出了一句让高大全无言以对的话:“那是因为你的钱还不够多,所以才会有钱不是万能的这种可笑的想法。”

    高大全:“……”

    李师师:“……”

    半晌,李师师莞尔一笑:“说起来,师师这几天倒是听说了一个趣事,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柴大官人你朋友遍九州,可否为师师解惑?”

    柴进下巴微抬,鼻孔中都是骄傲的气息。

    “师师姑娘请说,柴某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师师听说沈万三被那位盯上了,据说想要献出全族家产买自己一条命都被那一位拒绝了,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李师师一双大眼睛眨啊眨。

    直接把柴进眨的面红耳赤。

    高大全则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起来。

    李师师这一记耳光打的漂亮。

    柴进自诩有钱,可是和沈家家主沈万三比起来,无疑与乞丐无异。

    可是就算是富可敌国的沈万三,最近缺也陷入到了灭族危机当中。

    钱是万能的?

    单看柴进涨红的脸色就知道了。

    “师师姑娘,楼外楼一直保持中立,莫要自误。”柴进的脸色拉了下来。

    他可是一直自诩为凤子龙孙的,何曾被人如此折辱过。

    李师师也面色一沉:“柴大官人是准备教我做事了?”

    “不敢,柴某人微言轻,哪里敢得罪师师姑娘?”柴进话里有话。

    李师师当然也听出来了,似笑非笑:“你不敢得罪我,意思就是有人敢了?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是华山派的‘疯子’吧?”

    柴进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李师师轻笑:“拿疯子压我,倒也可以。除非我成为花魁,否则确实没有资格与疯子相提并论。不过柴大官人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什么这一次你来汴京城,本已经和你约好的疯子却临阵变卦了呢?”

    柴进变色。

    李师师则悠然揭晓了答案:“因为月宫这一代的月魔出山了,而出山之后,月魔直接去了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