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42 奸夫yin妇(求推荐)
    英雄楼。

    最高一层,是周侗所在的地方。

    在这里,周侗登高望远,会有一种小天下的感觉。

    门外,有一个弟子面带犹疑,手抬起又放下,不知道该不该敲门。

    全英雄楼上下都知道,周侗这两天心情不好,因为英雄楼这段时间,被骂惨了。

    英雄楼作为江南武林八大派之一,而且是排名靠前的门派,之前人气是很高的。

    周侗作为英雄楼楼主,更堪称是江南州的全民偶像。

    不过在《星战》小说和动画片面世之后,一切都变了。

    尤其是最近两天。

    林冲的个人微信公众号关注人数会暴涨,是因为他先前不够有名气。

    而英雄楼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原来的关注人数是43.2万。

    截止到现在,还剩下17万不到,而且还在继续下跌之中。

    因为彻底失望,所以不再关注。

    周侗作为英雄楼的楼主,江南州先前的全民偶像,个人微信公众号关注人数本来有63万,而现在则仅剩下27万,同样也在继续持续减少当中。

    他们都不是林冲,名气可以说已经到了巅峰。

    而现在,不管是英雄楼也好,还是周侗本身也罢,都在从巅峰滑落。

    并且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这种处境都不会改变。

    面对这种情况,周侗的心情能好才怪。

    在过去的这两天,由于英雄楼的负面消息暴增,来英雄楼挑战的人也越来越多。

    周侗以往出手,多以折服对方为主,他毕竟是天榜强者,自然要有宗师气度。

    不过对于这两天的挑战者,周侗出手,非死即伤,震慑住了一大批人。

    也震慑住了英雄楼的人,让英雄楼的弟子都有些不敢接近周侗了。

    好在武功到了周侗这等境界,周围事物自然而然会映现在心灵之内,早就发现了门外的情况。

    “有什么事进来说,在门口站着算怎么回事?”

    门外英雄楼的弟子听到周侗发话,急忙推门进来。

    不过脸上还是十分为难。

    “楼主,林府传来消息,林副楼主不堪网上言语辱骂,吐血昏迷,现在已经瘫痪了。”

    周侗听罢,脸色一变。

    到底是下过心思培养过的徒弟,周侗还做不到完全无视。

    不过他毕竟乃是一楼之主,很快就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确定瘫痪了吗?”周侗问道。

    “确……确定。”

    周侗冷哼一声,“废物,本以为他只是武功被废,没想到连心境也废了。传令,废除林冲副楼主的职务,将他逐出英雄楼。”

    “什么?”

    周侗身上自有一股威严气势涌现,“我们习惯了用刀剑来说话,却忽略了笔也能杀人。来而不往非礼也,高大全占了先手,我们想要反击,需要我们先树立好自身的形象。既然林冲已经废了,不妨委屈一下他。”

    跪在地上的英雄楼弟子不敢抬头,心中一片冰凉。

    他知道,林冲成了弃子,他也是。

    周侗完全不关心他的想法,而是喃喃自语:“高衙内,地绝星,的确是好手段,完全出乎老夫的预料。不过你这次漏了行迹,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了。虽然某乃是一介武夫,但是从不是那种老顽固。找几个文人写几部小说为自己吹捧,从前老夫怎么没想到还能这样干。”

    如果高大全知道周侗会产生这种想法,一定会十分佩服。

    能够第一个想到创新的,是妖孽。

    能够第一个想到跟风的,是天才。

    能够成为天榜上的绝世强者,周侗绝不是如林冲那般一根筋的莽夫。

    周侗大袖一挥,整个人便出现在了房间之外。

    至于房间内,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踪迹。

    刚才那名英雄楼的弟子,早已经在那一挥之下,化为齑粉。

    这就是大天位的实力,人与天合,只要你能够承受,便可以无限制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所以,大天位和大天位之间,往往也会有很大差距。

    而周侗,就是最强大的大天位之一,武神之下有数的天榜强者。

    周侗乃是一楼之主,枭雄心性,当断则断。

    这种人物,放眼九州都是最顶端的那种人杰。

    鲁智深没有周侗的境界,他放不下。

    鲁智深的人生信条就是为兄弟两肋插刀,所以他可以滥杀无辜,可以目无王法,却也可以为了兄弟抛妻弃子,独战天下。

    这种人,很适合交朋友,而且一旦他真心把你当成兄弟,就会为你付出一切。

    林冲是鲁智深的兄弟,最铁的那种。

    林冲瘫痪,于情于理,鲁智深都必须来看望,哪怕大相国寺极力阻拦。

    当鲁智深敲开林府的门时,看到的张贞娘,是他从未见过的憔悴。

    张贞娘看到鲁智深之后,更是眼眶一红,差点流出泪来。

    “弟妹,委屈你了。”鲁智深很心疼,单纯的心疼。

    如鲁智深这种人,能够看着自家妻子儿女受委屈,却决不能看着兄弟的妻子儿女受委屈。

    张贞娘摇摇头,两滴清泪夺眶而出,“自从出事之后,大哥是第一个登门的人,这世情真是凉薄。”

    鲁智深很尴尬。

    他感觉张贞娘在埋怨他,他却无力反驳。

    “林兄弟出事之后,大相国寺就把洒家软禁了,让洒家专心突破天位。”

    “大哥不用解释了,今天大哥能来,我就已经很感谢了。”说道这里,张贞娘语气一顿,更显悲切,“只是苦了夫君,在听说被英雄楼驱逐之后,又昏迷了过去。”

    “什么?”鲁智深惊呼一声。

    “弟妹,快带我去看看林兄弟。”说罢不等张贞娘回答,就当先向房间里走去。

    走到林冲的卧房之内,鲁智深奇怪的发现林冲并没有昏迷,而是对自己怒目而视,那充满杀意的目光,让功力深厚的鲁智深颇为胆寒。

    “林兄弟,你醒了真是太好了。”鲁智深没有多想,快步向林冲走去,同时对张贞娘招呼道:“弟妹,快来,林兄弟醒了……醒了……”

    鲁智深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与此同时,他发现房间里又多出一个人,而在他眼中冰清玉洁的“弟妹”,此刻却被另外一个他很熟悉的男人搂着腰。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目前距离新书榜前三差距很小,不到1000推荐票的差距,各位亲伸出援手助萌新一臂之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