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25 理智的近乎残酷,聪明的近乎可怕
    九州大陆上的聊天工具基本就是微信,虽然也有其他的聊天工具,但是都不成气候。

    一般来说,微信名字大多都随意取,没有什么限制。

    不过前些年,有人故意取一些明星的名字,然后向人借钱,甚至从事一些龌蹉的交易,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影响了很多名人的名誉。

    鉴于这种情况,墨家对微信进行了升级,但凡在九州大陆有些名气的人,可以选择对自己的名字进行认证。

    一旦认证成功,这个名字就会变成金色的。别人依然可以取这个名字,但是所有人都会知道,金色的那个名字才会是本尊。

    这就相当于地球上加V的微博认证,对此高大全也只能说哪里都不缺聪明人。

    一旦技术条件达到了,其他的事情也就是顺理成章。

    甚至高大全认为即便是没有自己,九州大陆的娱乐行业也会逐渐发展起来的,无非是或快或慢而已。

    墨家大力发展的科技,其实就是在给儒家掘墓。

    甚至是在给帝制王朝掘墓。

    当然,这些事情距离现在的高大全都太远了,这种认证对于高大全来说还是很方便的,他的微信号是经过了认证的,而张贞娘也是。

    两人早就加上了好友,张贞娘在微信中约他出去见面,高大全还没有回复。

    至于现在,他自然是约张贞娘去楼外楼了。

    楼外楼,顶楼包房内,高大全和一个一身红装的女人坐在一起,谈笑甚欢。

    这个人自然就是李师师。

    虽然李师师名义上只是楼外楼的头牌,但是经过高俅的提示,现在的高大全自然已经知道李师师才是楼外楼真正的执掌者。

    在汴京,有两座楼最为出名,一个是周侗所在的英雄楼,还有一个便是李师师所在的楼外楼。

    周侗在英雄楼开门授拳,门徒无数,不乏有英雄好汉前去踢馆,至今还无一人成功,堪称整个江南州的武道圣地。

    而楼外楼则因李师师一人而名动江南,吸引着无数的才子和富商大贾向往。

    两楼之间井水不犯河水,从前的高大全还品不出什么,但是现在高大全已经明白,楼外楼的背后定然就是魔教四门之一的花坊在背后支持。

    唯有如此,才能够和有周侗这个天榜绝世高手坐镇的英雄楼分庭抗礼不落下风。

    面对李师师这个传奇人物,高大全内心还是很慎重的,不过言语上却颇为随意。

    高大全明白,真正的强者不会在乎你那点敬畏,他们要的是你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这点高大全还真有信心。

    李师师传神的眼睛仔细的盯着高大全,似乎要将高大全从里到外看的彻底通透。

    从前高大全也来楼外楼喝过花酒,不过李师师对于高大全这样的纨绔子弟自然是不屑一顾,和李师师来往的,都是江南州名噪一时的才子,亦或者是一掷千金的富豪。

    高大全与之相比,完全不够看。

    不过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

    李师师还是原来的李师师,高大全却已经不是先前的高大全了。

    “师师也算是熟读经史,知道很多绝世人物都曾经一夜开慧,从而和以前判若两人,最终取得了令九州瞩目的成就。不过那都是书上的故事,没想到师师能够亲眼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李师师有些感慨,凤眸含情脉脉,让人以为她似乎已经堕入情网。

    高大全自然不会被李师师所迷惑,魔教妖女,会一些魅惑之术天经地义。

    “师师姑娘说笑了,我这可不算是一夜开慧,而是被林冲废了丹田,从此无望武道。”高大全摇头,神情肃穆,语气低沉,让李师师也变得严肃起来。

    九州大陆,武风极重,即便是平民往往也都能够顺利入道,成为半星武者。

    所以不能习武的人,在九州大陆地位是很低的,会受到很多鄙视。

    从这方面来看的话,高大全的确是很惨。

    “不过林冲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杀死我,像林冲这种习武之人,往往就认为武功代表一切,却忽略了武道之外其他的东西。”

    “一个人的成就,又岂止是武道可以全部形容?吕祖固然天纵奇才,难道孔圣地位成就比吕祖差了?魔祖魔威盖世又如何?墨家墨子不入天位,却改变了九州格局。”

    “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高某虽然不比前贤,但是既然活了下来,自然要活出一个人样。所有伤害过我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李师师的眼神这次是真的亮了起来,绝不是先前的惺惺作态。

    花坊传人,色艺双绝,才气绝非普通才子可以比拟。

    刚才高大全随口说出的几句话,让高大全在李师师心目中地位无限拔高。

    “衙内,师师敬你一杯。”李师师亲自为高大全斟酒。

    高大全不敢拿大,双手接过,谦虚道:“师师姑娘礼遇高某太重了。”

    “不重,师师只恨自己一叶障目,先前不曾看清衙内潜龙真性。”李师师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极为豪爽,眼神更是清明,说出的话让高大全都为之动容:“衙内,师师虽在青楼,来往的也往往都是诗词俱佳的才子,但是内心深处,师师对他们是不慎看重的。”

    “他们才气都很重,其中晏几道、周邦彦等俊杰,我甚至认为他们能够文名传千年。但是师师同样明白,才气没什么用。”

    “诗词乃是小道,纵然才情高绝如李太白又如何?真正能够改变九州格局,创造九州历史的,还是刚才衙内所说的孔圣、墨子、文王、吕相。这些人才是九州真正的风流人物、绝世英雄。”

    “师师姑娘既然知道,又为何整日与这些才子为伍?”高大全奇道。

    李师师无奈苦笑,“人贵自知,我看不起这些才子,却也明白那些真正的大英雄,又岂会看得起我?”

    “胸怀天下的英豪,是不会因为风尘女子止步的。”

    高大全动容。

    这是一个理智的近乎残酷,也聪明的近乎可怕的女人。

    她很明白自己的上限,所以很理智的给自己圈定了辗转腾挪的范围。

    这样的女人,所做的一切都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而不是从自身的喜好出发。

    和她谈情,没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