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15 展昭(求推荐)
    哗……

    人群如潮水般散去。

    鲁智深手持一柄月牙禅杖,轻轻一震,地面便开始龟裂,同时禅杖周身散发一抹血芒,配合鲁智深的形象,让人不寒而栗。

    汴京城生活的百姓,大都见多识广,仅看鲁智深内气外放,就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大高手,说不定都快要九星连珠了。

    这种级别的高手想要杀人,他们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事实上,鲁智深的确已经九星连珠,只差一步,就能破开天堑,进阶天位。

    天位境高手不好找,在武神大多潜修的情况下,天位境高手就是九州大陆的巅峰力量。

    而鲁智深这种准天位,在江南州横着走问题不大。

    想要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更是手到擒来。

    “小子,我那兄弟仁慈,不忍心伤你性命,洒家可没这个顾忌。武神在上,受死吧。”鲁智深高举禅杖,几个跳跃,便当头劈下。

    劲风呼啸,不出意外,这一式就能将高大全一劈两半。

    不过看着高大全逐渐挺直的脊梁,和眼神中毫不掩饰的讥讽,鲁智深油然而生一种危机感。

    不对,这小子有倚仗。

    虽然没有感觉附近有什么高手隐藏,但是鲁智深相信自己的直觉,闷哼一声,将禅杖收回,顾不得体内气息不顺,将禅杖在身前舞的密不透风,不留丝毫破绽。

    只是,如果这样就有用的话,未免太小觑墨家了。

    高大全只看到墨十一微微抬手,甚至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就发现鲁智深的身形一顿,禅杖也不再挥舞。

    “想吐就吐吧,如果强行忍住的话,内伤会加重的。”墨十一淡然开口。

    高大全睁大眼睛,发现鲁智深听到这话后张口就吐出一嘴鲜血。

    “你是……墨卫。”鲁智深神情凝重。

    刚才墨十一救下了高大全,他并没有当一回事。

    毕竟以高大全的身份,身边有个护卫再正常不过了。

    而墨十一只是一个三星武者,这种级别的,鲁智深都是秒杀,所以丝毫不放在心上。

    不过一个三星武者,加上墨家制造的杀伤性武器,那造成的杀伤力,就够鲁智深喝一壶的了。

    “墨卫墨十一,奉小姐之命,保护高衙内安全。”墨十一一板一眼的说道。

    高大全有些遗憾,自来熟的对墨十一说:“十一,这货想要杀我,出于正当防卫,你替我杀死他吧。”

    墨十一无语。

    鲁智深反而大笑一声:“小子,你以为墨卫天下无敌吗?凭他一个三星墨卫,还奈何不了洒家。”

    虽然刚吐了一口血,不过说这话的时候,鲁智深还是中气十足,让高大全见识到了准天位的生命力。

    高大全看向墨十一,墨十一微微点头,不过也并不示弱:“杀不了你,将你打个半死还是没问题的,你毕竟不是天位。”

    “我不是天位,可是我兄弟是啊。”鲁智深狂笑一声,再次大步向前,手中禅杖挥舞,煞气惊人。

    墨十一色变,高大全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从另外一个方向接近。

    妈的,林冲也在,天位境高手牵制住了墨十一,从名字也可以看出来,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身上的武器装备也不可能很先进。

    天位高手,足以灭杀墨十一了。

    高大全,危在旦夕。

    鲁智深的禅杖越来越逼近自己的身体,高大全紧咬牙关,内心被恐惧吞噬。

    这一刻,高大全对于武功前所未有的渴望。

    他深刻的意识到了自身强大有多么重要,一颗变强的种子,在他心中生根。

    只是,还有没有发芽的时间,还得看能不能绝处逢生。

    高大全没有闭眼,他眼睁睁的看着鲁智深手中的月牙禅杖在自己眼前不断放大。

    高大全知道,抵抗是徒劳的。

    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枚袖箭破空袭来,后发先至直奔鲁智深的右眼。

    围魏救赵。

    相比杀死一个蚂蚁般的高大全,显然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

    鲁智深大喝一声,护身罡气涌起,却完全抵挡不住这枚袖箭。

    不得已,鲁智深攻势顿止,月牙禅杖斜向上挑,终于在这枚袖箭和他的眼睛亲密接触之前将之拦下。

    与此同时,他整个人也随之后退一步,再次吐出一口鲜血。

    一箭之威,竟至于斯。

    “展昭,是你这个走狗,居然也有脸来见洒家。”鲁智深似乎知道来人是谁,直接破口大骂。

    高大全精神一震,终于等来了救星。

    事实上,高大全心中一直没有绝望,因为纵然武林势大,可是汴京城毕竟还是帝都。

    如果放任鲁智深这等方外之人如此放肆,大宋朝廷威严何在?

    好歹是天子脚下。

    果然,展昭出现了。

    而且一出手就逼退了鲁智深。

    不远处的人群分开了一道缝隙,一个二十来岁,气宇轩昂的年轻人信步走了过来。

    和此人相比,不管是鲁智深还是林冲,都是不折不扣的莽汉。

    展昭这等卖相,才真正符合世人印象中的武林侠客,英俊潇洒,气度超然。

    见到展昭,鲁智深好像看到了杀父仇人一般,大骂道:“姓展的,你这个江南武林的叛徒,亏得洒家以前还把你当成英雄好汉,没想到你却做了官府的走狗。”

    高大全心中暗喜,骂吧,骂的越厉害越好。

    这鲁智深果然是个莽夫,指着和尚骂秃子,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展昭是圣人也有火气。

    看了一眼远处的林冲,展昭淡淡道:“天子脚下,不容尔等在光天化日之下私自械斗,跟我走一趟开封府吧。”

    “我呸,”鲁智深十分不屑,“洒家是方外人士,武林中人,才懒得鸟开封府。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下次再取你狗命。”

    放下狠话,鲁智深转身就想离开。

    没想到他刚刚转身,就发现展昭身形一闪,抱剑站在他的身前,一脸冷漠:“包大人有令,拒捕者,杀无赦。”

    鲁智深眼睛一瞪,“展昭,你敢杀我?你就不怕江南武林的唾弃?”

    “笑话,”展昭冷笑,“我手中自有利剑,哪个不服,尽可来战。鲁智深,你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