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武侠世界大明星 > 3 你说啥(求收藏)
    “林教头,犬子年少无知,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他这次吧。”

    这句话就像卡带一样,在高大全的脑海中不断的循环,让高大全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

    高大全意识到,事情不如他想象中的美好。

    似乎,高衙内这个身份,并不是很管用啊。

    “高大人,不是我不想给你面子,高衙内这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猥亵我家娘子,有损我家娘子清誉,此事汴梁成人尽皆知。我若是不给我家娘子一个交代,还有何面目屹立于天地之间?”

    好一个铁骨铮铮不畏强权的汉子。

    如果是不了解情况的人,肯定会认为林冲是一个绝世好男人。

    甚至就连高大全,此刻都有点迷惑了。

    难道这个位面的林冲是一个真正的好汉?

    可是那也不至于让高俅卑躬屈膝才对,好汉归好汉,高俅终究是林冲的上官。

    但是看眼前的景象,高俅哪有一丝上官的样子,反而更像是一个小弟,在苦苦哀求林冲放过自己。

    哀求无果,高俅狠狠的瞪了高大全一眼,低声怒吼道:“孽子,还不向林教头磕头谢罪。”

    说完还对高大全猛使眼色。

    其实高大全这人是没什么原则的,底线更是经常拿来突破,为了演戏,也没少做下跪的动作。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向林冲磕头。

    凭什么啊?

    就算是高衙内调戏了林娘子,可是那又不是他干的,凭什么让他背锅?

    他膝下虽然没有黄金,可是作为一个现代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软的,除非用钱砸……

    咳咳,跑题了,林冲什么好处都不给高大全,就这样还让高大全磕头赔罪,虽然看出情况不妙,但是高大全还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因为对情况有些懵逼,高大全选择了沉默是金。不说话,却也不认错,就这样僵持着。

    高俅的脸色逐渐变得铁青,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十分听话的义子今天却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林冲的眼中闪过奇光,忽然仰天一笑,“好,果然是高大人的义子,虎父无犬子啊,全汴梁城的人都被你瞒过了,原来还是一个好汉。”

    说这话的时候,林冲身上散发出一种凶悍的气势,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高大全就是感觉前方有一只猛虎在盯着自己,让他心中惊惶,额头渗出冷汗。

    林冲眼中异色更浓,随手拔出地上的长刀,对高俅说道:“高大人,你是我上官,看在你的面子上,今日我不杀高衙内。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穿了他的琵琶骨,碎了他的丹田,此事就算是了了。”

    “什么?”

    “绝对不行。”

    高大全和高俅先后惊呼,虽然高大全刚刚穿越过来,但是琵琶骨和丹田意味着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可是他们的声音才刚落下,就看到林冲身前刀芒一闪。

    片刻之后,林冲信步走出白虎堂,潇洒而不羁,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在他身后,高大全已经彻底昏死过去,高俅同样口吐鲜血。

    刚才在那短短的时间内,林冲就已经击伤了高俅,同时穿了高大全的琵琶骨,碎了高大全的丹田。

    这种功力,放眼大宋,也不出二十人,而高俅和高大全决不在这二十人之内。

    高俅抱住已经昏迷的高大全,看着林冲离开的身影,眼神无比怨毒。

    ……

    高大全做了一个梦,梦中他梦见自己穿越到了《水浒传》的世界,变成了高衙内,结果却被林冲给废了。

    这个梦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下子把高大全给吓醒了。

    只是醒了之后,浑身上下,怎么这么疼啊?

    不仅疼,而且这个环境,怎么这么怪啊?

    “大全,你醒了?”高俅带着惊喜的声音传到高大全耳朵里,却让高大全心中一沉。

    这声音,这样貌,好像梦里的高俅啊……

    “不对,我现在肯定还是在做梦。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醒来。”高大全嘴里念念有词。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之后,出现在眼前的高俅,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都无比清楚的告诉了他一个现实——他真的穿越了。

    这真是比噩梦还要恐怖,高大全想哭。

    “大全,你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高俅被高大全刚才的动作吓坏了,以为高大全失心疯了呢。

    看到高俅的关心情真意切,高大全强行忍住身上的疼痛,挤出一丝笑容,“爹,我没事,只是身上太痛了。”

    不管如何,在还没有摸清真正情况之前,高俅都是他的护身符。

    他要维护好这个关系。

    高俅听到高大全的话,眼神瞬间就红了,“大全,你不要动,我已经请大夫给你包扎好了,好生修养几天,你就能够下地行走了。”

    说道最后,高俅甚至有些想掉眼泪,这不由得让高大全也有些动情。

    他不是为高俅,而是为自己。

    麻蛋这叫什么事啊,刚穿越过来就被人家废了,丹田碎了,琵琶骨被穿了,意味着他不能学武了。

    这简直是穿越最悲催的开局了。

    想了想,高大全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不管怎么样也得要个说法啊。

    于是高大全开口问道:“爹,明明你是掌管全国军事的太尉,林冲只是一个禁军教头,是你的下属,他怎么敢在你面前这么放肆?”

    听到高大全的问话,高俅一声长叹,“大全啊,是爹没用,爹保不住你。”

    “爹,你说什么呢?您是太尉,有什么保不住我的。”高大全皱眉。

    “太尉顶个屁用,”高俅低声骂了一句,“还不是被林冲那厮压的死死的。我们大宋重武轻文,像林冲这样根正苗红的大派弟子,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为父了。”

    高大全一脸懵逼,“爹,你说啥玩意?我们大宋重武轻文?哈哈,这真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笑着笑着,高大全就笑不出来了。

    看高俅一脸便秘的表情,怎么都不像是在骗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