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孺子帝 > 第八十五章 崔府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请大家投出手中的月票吧,谢谢。)

    不用崔小君回娘家打听消息,元月初三,太傅崔宏对太后发出的招数就公开了,正如杨奉所说,他早已发招,只是一开始没被外人认出来。

    太后的兄长上官虚自从丢掉南军大司马之职以后,一直顶着上将军的虚衔赋闲在家,在新帝登基前几天,受到数位大臣的举荐。

    举荐者有朝中大臣,也有地方官吏,很难说他们当中谁想借机讨好太后,谁受到崔家的指使,总之举荐的奏章从各个渠道送达勤政殿,不是很多,却也足够引起议政者的注意。

    韩孺子在邸报中看到了这些奏章,没有特别注意,只看了勤政殿的批复,也就是太后的反应,太后拒绝了前几份奏章,新帝登基的第二天同意了最后一份,任命上官虚为宿卫中郎将,专职保护皇宫的安全。

    即使遭到过亲妹妹的背叛,太后还是别无选择,只能信任亲哥哥,皇宫里接连发生意外,她的确不能再交给外人掌管。

    担任中郎将刚刚半年的刘昆升调任北军都尉,官衔升了半级,其实等于遭到了贬黜。

    直到这时,也没有几个人看出这些奏章背后的用意,可能连太后本人也没看出来。

    韩孺子与大多数人一样,以为这些举荐都来自太后的授意或者默许。

    元月初三,兴荐上官虚的真正用意显露出来,都察院的一名五品官员上书,先是赞扬太后的选择正确,以外戚担任中郎将早有先例,接着,他毫无隐讳地指出一个问题:太后的哥哥上官虚受封,当今天子的几个亲舅舅还被困在南方卑湿之地。这不公正。应该立刻将他们调回京城。

    新帝韩枡出生不久便遭遇大难,父母双亡,舅家吴氏被贬往南方,多年没有过联系。如今又被想起来了。

    邸报还没有印发,杨奉当天傍晚拿回来一份传抄的奏章。对倦侯说:“这就是崔宏的奇招。”

    “崔宏要借助新帝的舅舅对抗太后?”这是韩孺子的第一个反应。

    杨奉摇摇头,“吴氏一家离京太久,在朝中已无根基。即使回来也不会对太后造成太大威胁。”

    杨奉是不会将答案直接透露出来的,韩孺子只能继续想。好一会之后,他终于明白过来,“这份奏章的真实含义是要昭告天下。新帝的舅舅并非上官虚!”

    杨奉嗯了一声。

    “我和东海王是桓帝之子,尊太后为母合情合理。新帝却是镛太子遗孤,与太后没有半分关联,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却没有人敢于挑破,这份奏章开了一个头。吴氏一旦回京,风向对太后就更加不利。”

    “没错,所以太后必须做出反击,想一想太后会怎么做?”杨奉又提出新问题。

    “拒绝吴氏反京?惩罚上奏的官员?”

    “大权在握的太后或许可以这样做,可太后正在争取大臣的支持,而大臣,必须站在‘礼’的一边。”

    “礼?”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礼规定了上下尊卑各色人等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在所有人当中,大臣最在乎礼,礼,下可以教化庶民,上可以制约帝王。”

    “可大臣不得也守礼吗?”

    “当然,但他们的所得远远多于付出。帝王不愿守礼,作为至尊者,礼对他们提出的要求太多,非圣贤难以做到,而帝王不想当圣贤;庶民也不太愿意守礼,作为低贱者,礼对他们来说更多的是服从与付出,所得甚少。”

    “礼就是惯例。”韩孺子轻声道,想起皇太妃曾经说过,惯例是朝中最强大的力量,有时候连皇帝都无法突破。

    “也可以这么说。总之太后不能直接驳回提议,等着吧,过几天还会有更多类似的奏章,朝中有这样一批人,维护礼仪的劲头儿比守卫边疆的将士还要不屈不挠,他们不会被收买,却会无意中受到利用。”

    “太后提拔礼部尚书元九鼎,防备的就是这一天吧?”

    “太后未必能提前猜到崔家的这一招,但她知道自己的地位于礼多有不合之处,所以要借助元九鼎的支持。”

    太后与崔宏的斗争才刚刚开始,双方派出的只是前哨,大将尚未出马,很多围观者甚至没看出烽火已燃。

    韩孺子只需冷眼旁观,可他必须得去一趟崔府。

    他已同意崔小君回家省亲,倦侯夫人不是普通民妇,当然不能说回家就回家,必须提前通报,不仅要通报崔家,还得通报宗正府,以确定相应礼仪。

    回想起来,韩孺子发现自己从进入皇宫的那一刻起就受到礼仪的束缚,他原以为这都是太后的指示,其实太后只是利用现成的惯例为己所用。

    崔家做出回复,欢迎女儿回府省亲,同时也邀请了倦侯。

    按理说,这也属于应有的礼仪,可韩孺子还是感到意外,最终接受了邀请,想看看崔家会如何接待他这个废帝女婿,而且崔小君也很希望能与夫君一块回家。

    元月初七的下午,倦侯夫妻前往崔府,也就是在过去的几天里,为外戚吴氏呼吁的奏章开始增多,都被压在勤政殿内,没有得到回复。

    倦侯拜亲的礼仪同样经过宗正府和礼部的精心设计,太傅崔宏不在家,从礼仪上省去一个麻烦,崔宏的长子崔胜与妻子迎至大门外,引领倦侯夫妻进至前厅,互拜一番,然后到正厅奉茶,寒暄数语,崔胜之妻请倦侯夫人去内宅拜见祖母。

    正规礼仪到这里就结束了。

    崔小君去往内宅与女眷相见,那里没有礼官监督,尽可以与亲人互述衷肠,韩孺子却留在正厅,低头喝茶。偶尔抬头与崔胜对上一眼。即使礼官已被崔家人请去喝酒,两人仍然无话可说。

    韩孺子庆幸自己不用去见崔家老君,那个老太婆登门撒泼的形象已经深印在他的脑海中,即使崔小君总说祖母没有那么坏。他也没法改变印象。

    至于崔胜,则是那个慌慌张张跑去向祖母求助。却连详情都没打听清楚的公子哥儿。

    今天的崔胜看上去比较稳重,就是有点心不正焉,隔会打个哈欠。好像没有睡足。

    韩孺子终于知道什么叫度日如年,与杨奉在书房里议论时事。一整天都不觉得累,就算是每天的蹲马步,他也已经习惯。能够一次坚持下来,可是坐在崔府宽敞的正厅里。品着据说十分昂贵的上等茶叶,不到两刻钟,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侯府……没有皇宫大吧?”崔胜终于憋出一句。

    韩孺子点点头。实在没法开口回答。

    崔胜也觉得尴尬,嘿嘿笑了两声,低头喝茶。

    门口脚步声响,进来一个人,径直走到倦侯身前,粗鲁地打量他。

    崔胜如释重负,立刻起身,亲昵地抱着来者的肩膀,介绍道:“倦侯,这是我二弟崔腾,你们年龄相仿,大家亲近亲近。”

    崔腾十五六岁,脸上还带着许多少年的稚气,个子却比哥哥要高半头,身体圆滚滚的,不是很胖,也不是健壮,只能说肉很多,但是分布均匀,像个过分高大的婴儿。

    韩孺子起身,刚要开口说话,崔腾伸手将他推回椅子上,说:“你还我妹妹。”

    韩孺子终于体会到礼仪和惯例的好处了,可是礼官不在,他只能自己想办法应对这种尴尬局面,于是坐在那里微笑道:“令妹就在后宅与老君相聚……”

    “我见过她了,我让她留下,她不同意,非要跟你走。”崔腾气愤地说,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像是初熟的苹果,这本应是很好看的颜色,出现在一名半大小子的脸上,却有些怪异。

    韩孺子真担心崔腾会对自己吐口水。

    崔胜急忙向一边拉扯自己的弟弟,“妹妹已经出嫁,不是咱们崔家的人了,从前也没见你对妹妹这么关心。”

    “我关心的不是妹妹,是东海王,妹妹跟他走了,东海王……”

    崔胜怒道:“二弟,怎么说话呢?一点规矩也不懂!”

    “我怎么不懂规矩?他是一个废帝,还让着他干嘛?等父亲带兵……”

    崔胜伸手去捂弟弟的嘴,崔腾反抗,两人就在客人面前撕扯起来,门口有两名仆人,这时都低着头,假装看不见、听不见。

    崔小君曾经说过家里人都不像样,只有父亲一个人苦苦支撑,韩孺子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也难怪崔宏特别欣赏外甥东海王。

    崔腾后退两步,“大哥,你别拦我,我不是来打架的。”

    “去,找你那伙狐朋狗友玩去吧。”崔胜不耐烦地说。

    崔腾盯着倦侯,“咱们掷骰子,你赢了,我没话说,你输了,把妹妹留下。”

    崔胜气得脸比弟弟还红,向外推搡,“去去,不成器的家伙,拿妹妹当赌注,亏你想得出来。”

    崔腾被推了出去,崔胜对两名仆人厉声道:“不准再让他进来,给崔家丢人!”

    仆人应是,心里却清楚,自己拦不住家里的这位莽公子。

    “倦侯见谅,我这个弟弟从小娇生惯养,十几岁还跟小孩子一个脾气,以后咱们多来往,互相熟悉之后你就会发现他其实很好。他在外面的朋友比我还多,大家都说他仗义疏财,以后能成为大侠。”

    韩孺子敷衍地笑了笑,若按杨奉的分类,崔腾顶多算是仗势欺人的豪强。

    眼看两人又要陷入无尽的沉默之中,外面匆匆跑进来一人,差点被门口仆人当成二公子给拦住,待发现这是宗正府派来的官吏,仆人急忙退到两边。

    礼官刚喝了几杯热酒,加上心中着急,又是一个大红脸,连起码的礼节都忘了,直接说道:“太后急召倦侯,命你即刻进宫。”

    (求订阅求收藏)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