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孺子帝 > 第七十七章 外祖母与外孙
    (感谢读者“一脚踢到石”、“heathers”的飘红打赏。)

    崔家娘子军敢于直闯废帝府邸是有底气的,底气来自于被崔家一手抚养长大的东海王,他几乎板上钉钉即将成为新皇帝,突然间噩耗传来,继位者竟然另有其人,底气瞬间被抽得一干二净。

    崔家老君一辈子养尊处优,从来没受过如此之大的打击,盯着孙子崔胜看了好一会,“你再说一遍。”

    “我听说太后已经选立新皇帝,很受大臣的欢迎。”

    老君说发怒就发怒,抡起手掌狠狠打了崔胜一把掌,“胡说八道、扰乱军心,光是听说,你确认了吗?太后不立桓帝的儿子,还想立谁?”

    崔胜捂着脸,“好吧,我再去打听,可是传言说东海王已经被送出宫……”

    老君猛然转身,对倦侯怒目而视,“你在半路上劫走了我的孙女……”

    “您的孙女是倦侯夫人,这里也是她的家。”韩孺子看了一眼杨奉,补充道:“没错,东海王就在府中。”

    此言一出,崔家人大哗,既然东海王不在宫里,那新皇帝肯定不是他了。

    老君呆呆地站了一会,突然向后仰倒,崔胜和一群妇人及时扶住,崔胜刚挨过打,对祖母却十分孝顺,向韩孺子吼道:“老君要是出了事,崔家跟你没完!”

    韩孺子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可这名老妇也是小君的祖母,他不能见死不救,于是道:“扶到后面去吧。”

    韩孺子带路,太监们让开,众妇人扶着老君去二进院里的正厅,崔胜本想跟着进去,被母亲拉住,恍然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转身向府外跑去。他得尽快将形势打探清楚。

    前院清静了。官兵们面面相觑,对崔家娘子军从此印象深刻,府尉从房间里走出来,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一劫。可是很快就生出更大的忧虑:大楚又有新皇帝了,倦侯前途未卜。自己可千万不要受连累。

    正厅里,妇人们七手八脚地照顾老君,跟来的几名男仆一个也没敢进来。都在门外逡巡。

    韩孺子趁乱将杨奉拽到一边,指着老君低声说:“我知道我要学许多东西。可是连这个也要学习?”

    “撒泼老妇猛如三军,倦侯久居内宅,好不容易出来。什么都应该见识一下。”

    韩孺子无言以对,可是总觉得不对。杨奉微笑道:“倦侯学国史的时候,可听过和帝与太后的记载?”

    “和帝在太后病榻前封几个舅舅为侯?听过。”

    杨奉嗯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韩孺子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觉得自己的母亲既温柔又聪明,绝不会像崔家老君一样撒泼,何况他也没有舅舅。

    老君悠悠醒来,忘了身处何方,也忘了孙女,颤声道:“我的好外孙呢?他是不是当皇帝了?”

    没人敢回答,老君目光扫过,最后落在远处的韩孺子身上,恶狠狠地说:“又是你,从出生开始,你就在破坏东海王的运势,一直到现在,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没死?”

    韩孺子心中大怒,可是一想到杨奉的话,他将这次经历当成考验,上前几步,笑着说:“天欲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总之要让他先受苦,东海王运势不好,是因为他受的苦还不够多吧。”

    老君挺身要站起来,刚离开椅子又坐下了,捂着心口说:“这个小子要气死我了,打他,狠狠地打他。”

    众妇人嗯嗯了几声,谁也不动,只有一名妇人小声提醒道:“老君,这里不是崔府……”

    老君一股火无处发泄,抬手扇了妇人一巴掌,“我又没糊涂,用你告诉我!”

    妇人捂脸讪讪退下,老君再次盯着韩孺子,说话语气柔和了一些,“这么说我的外孙也在你府里,说吧,你要怎样才将他放出来?”

    “放出来?我倒想知道东海王怎样才肯走出来。”

    老君再度竖起眉毛,门外这时跑进来一个人,扑到老君膝下,抱着她的腿,又哭又闹,老君也是心肝、宝贝地一个劲儿叫。

    东海王的马车就停在外面,他被吓坏了,听说崔家来人也不敢出来,直到确定真的没有危险之后才跑出来见外祖母。

    韩孺子不得不承认,就这么一会,他的见识真的增加不少,他也在母亲面前撒娇,可是非常克制,从来没像东海王这样号啕大哭过,不过他觉得东海王的脾气跟老君还真是匹配,不明白东海王之前为何从来没提起过这位外祖母。

    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些妇人刚刚还噤若寒蝉,现在竟然都陪着抹眼泪,一个人哭得情真意切,连崔小君的母亲也不例外。

    处处皆有朝堂,眼前这一幕与皇宫和勤政殿何其相似。

    韩孺子向杨奉微点下头,表示自己真的学到一些东西。

    杨奉好像没有注意到倦侯的动作,兀自沉思,韩孺子小声问:“你猜出新帝是谁了?”

    “我有一点猜测,可我不知道太后是怎么做到的。”

    韩孺子正要再问,那边的东海王终于停止哭闹,起身擦干眼泪,转身说道:“韩孺子,咱们都被太后骗了,她抛弃桓帝的两个儿子另立新君,你和我得携手对付她。”

    老君泪水还没擦干,一手抓着外孙的手腕,脸上带着近乎崇拜的微笑,抬头仰视,显然非常以外孙为荣。

    韩孺子摇头,“谢谢,无论谁当皇帝,我都会老老实实在这里当倦侯,本来做皇帝就不是我的愿望,现在更没有这个想法了。我这里还没安顿好,不能招待客人,请诸位慢走。”

    亲外孙纡尊降贵,对方竟然没有纳头便拜,老君不由得大怒,正要开口,东海王冷笑一声:“你还真是无可救药,机会送上门都不要,好吧,你就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好了,老君,咱们走。”

    韩孺子侧身做出送客的姿势,嘴上不肯相让,“祝你伸头顺利,越伸越好。”

    若是从前,东海王会当场发作,可是今天又累又怕,实在没心情吵架,而且还有更紧迫的危机要处理,只是冷哼一声,拉着外祖母的手向外走。

    老君很听这个外孙的话,到了门口才想起还有一个孙女,“小君在这里……”

    东海王恼怒地又哼了一声,“表妹背叛了崔家,她是自愿来这里的,您还念着她干嘛?反正崔家的女儿好几个,就当没有她好了。”

    “小君是我一手带大的,她不会……”

    “有什么不会的?您来了这么久,她出来见您了吗?”

    老君还想说话,东海王推着她往外走,“帝位都被人抢走了,您还关心一个无情无义的孙女?赶快回府,想办法跟舅舅联系上,他在城外掌控南军,我就不信太后真敢得罪舅舅。”

    老君醒悟,加快脚步,“对对,外孙太聪明了,找你舅舅,这就去……”

    众妇人跟上,崔小君的母亲假装寻找掉落的东西,留在最后面,从韩孺子身边经过时,低声问:“你真的不争帝位?”

    “无根无基,我不做妄想。”

    崔母点点头,将一根簪子塞到韩孺子手里,“好好待小君。”说罢匆匆追赶老君。

    崔家主仆来得快去得快,没一会已是无影无踪。

    韩孺子拿着簪子发愣,好一会才说:“武帝和桓帝居然能允许崔家飞扬跋扈这么久?”

    “武帝多疑,桓帝多虑,对他们来说,嚣张的外戚比沉默的诸侯和大臣更可信。”

    韩孺子从未领略过皇权的真正感受,所以很难理解武帝与桓帝的做法,然后他联想到自己,“比如我,越像昏君反而越安全,因为昏君不会有人支持?”

    杨奉笑着点点头,“你离‘昏君’的标准还差得太远,这件事以后再说,太后选立新君,对你倒是一个真实的威胁。”

    “啊,别卖关子了,哪怕只是猜想,也告诉我吧,太后到底要立谁当皇帝?”韩孺子无法掩饰对这件事的在意,虽然过不了多久消息就会传出来,他还是想早点知道。

    “如果我没猜错——”杨奉扭头看了一眼偷偷踅进来的张有才,没有撵他,“太后选择了前太子的后人继位登基。”

    “前太子?”

    “武帝立过三位太子,前两位分别是钜太子和镛太子,先后被诛,你应该听说过吧?”

    韩孺子点点头,张有才站在他身后,小声道:“两位太子死在东宫,所以那里闹鬼,没人敢去。”

    杨奉不屑地哼了一声,继续道:“钜太子、镛太子的家人也受到株连,可是据说他们各有一个当时不到三岁的儿子幸免于难,算来一个应该十六七岁,一个应该六七岁,后一个很符合太后的要求,可是大臣们可能更支持于第一个,不知太后是怎么选的。”

    “这样一来太后不就得罪崔太傅了吗?”韩孺子想不明白太后的用意。

    杨奉想了一会,“只能是第一个,钜太子生前最受信任的时候,曾经执掌过南军,他的后人称帝,有能够瓦解南军对崔太傅的支持,而且他当太子长达十几年,最受朝中大臣拥戴,可是——”

    可是大太子的遗孤已经十六七岁,接近成年,太后再想控制朝政将会很难。

    杨奉自言自语,几乎忘了还有外人在身边,“这样还不够,太后必须还得有更坚固的保障,才敢这么做……”

    白天跑掉的府丞慌慌张张地进来,对倦侯说:“宫中传旨,要求城里一切有爵位的宗室子弟即刻去太庙拜见新帝。”

    韩孺子和杨奉不用再猜了。

    (求订阅求收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