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孺子帝 > 第七十五章 劫车
    欠下的人情总是要还的,即便是曾经贵为天子的倦侯也不能例外,回府的路上,他的队伍被拦住了。

    作为一名只有俸禄没有封地的侯爵,他的随从队伍实在是过于庞大了,骁骑卫二十名、礼部仪卫十名、京兆尹衙役三十名、巡城司官兵三十名、不知哪些部司派来的随从二十多名,加在一起超过百人,比进京朝拜的诸侯王排场还要大些。

    就是这样一支队伍,居然遇见了拦路讨赏的一群人。

    北军的涣散在京城臭名昭著,朝廷的历次权力斗争中极少见到他们的身影,酒肆妓坊倒是经常能见到他们大呼小叫。

    前天夜里,他们帮倦侯撵走了一批闹事者,当时安静离去,这时却来讨要酒钱。

    事实上,他们已经喝醉了,又是笑又是哭,有站在路中间的,有躺在地上耍横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一群穿着盔甲的乞丐。

    “武帝若是在世,早将他们砍头示众。”府丞恨恨地说,武帝之后,大楚连换几个皇帝,都没来得及处置北军。

    “好啦,谁都知道,北军如此涣散,就是武帝种下的祸根,就算不敬,我也敢这么说。”府尉说,他只是一名末流小吏,说话时反而大胆一些。

    前去应对讨赏者的杨奉匆匆跑回来,一脸的狼狈不堪,“我管不了,这帮家伙简直就是无赖,前晚保护倦侯的也根本不是这些人,他们就是打着北军的旗号来讹人的。我是太监,主内,两位是府丞、府尉,主外,没错吧?”

    两人不得已,只好接下这份不讨好的差事。

    对北军兵痞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乱棍打散,府尉心中已有打算,骁骑卫地位高,他支使不动。而且得留下保护倦侯。于是招呼其它几支队伍,去前方击退讨赏者。

    府丞留下,一个劲儿地摇头,感叹今不如昔。“北军从前也就在城外折腾,如今竟然闹进城里了。真是……哼哼。”

    杨奉眼府尉等人走远,来到车前,掀开帘子。对里面说:“来吧。”

    韩孺子立刻跳了出来。

    府丞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拦住。“倦侯,您是千金之体,别跟一群士兵见识。马上咱们就能出发。”

    杨奉挡在中间,“不能大意。谁知道北军里有没有人心怀鬼胎,没准这是布下的陷阱,请倦侯上马。由骁骑卫保护绕路回府。”

    杨奉的话似乎有理,府丞一愣神的工夫,倦侯已经跳上杨奉的马,对二十名骁骑卫说:“你们奉命保护我,现在,跟我走吧。”

    这些骁骑卫亲眼见到中郎将大人对倦侯毕恭毕敬,哪有半点怀疑,立刻齐声称是,调转马头,要与倦侯一块另寻它路。

    府丞这时候觉得不对劲儿了,回头望去,府尉正率人在前路上驱赶北军,大占优势,很快就能获胜,但是想要阻止倦侯却来不及。

    “倦侯稍等……我跟您一块……”

    杨奉将府丞拦腰抱住,笑道:“这里离侯府没有多远,大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府丞还在挣扎,韩孺子已经带着骁骑卫跑出一段距离,向南拐入一条小巷。

    韩孺子根本不认路,远远望见守在街角的蔡兴海,心中稍安,知道杨奉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蔡兴海翻身上马,在前面带路。

    皇宫宿卫分为八营,共同特点是衣甲鲜明,骁骑卫全是镀金甲,手持一丈多长的枪戟,极为醒目,街上的人老远就让出通道。

    华实巷离皇宫太近,疏影巷已是崔家的地盘,蔡兴海将众人带入佛衣巷,途中忽快忽慢,有意控制速度,直到一名北军骑士迎面跑来,向他挥手,蔡兴海开始全速前进。

    韩孺子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蔡兴海若是引他入彀,自己这回可是难逃一劫,母亲告诫他不要相信任何人,出宫以来,他却已经接二连三相信了许多人。

    这念头只存在了很短的时间,韩孺子很清楚,要做事就得冒险、就得借助他人的力量,疑心太重只会令他成为无权无势的“孤家寡人”。

    佛衣巷很窄,勉强能容下两匹马并驾齐驱,一支十余人的队伍正走在其中,若非事前得知,谁也想不到废后就在其中。

    队伍中的人大都步行,韩孺子惊讶地看到了两辆马车。

    蔡兴海在前面冲散了步行的随从,大声道:“后面的车跟上!”

    随从中有胆子大的,“你是何人?不知道这车里……”

    “当然知道,倒是你不认得我们吗?”蔡兴海转身指向正在驶来的骑士。

    那人认得骁骑卫的服装,却不认得倦侯,茫然道:“我们是奉宫里的命令……”

    蔡兴海跟杨奉一样,深谙虚张声势的门道,嘴里吆喝着,挥舞马鞭,像撵鸡鸡一样将步行随从驱散,看了看两辆马车,对车夫说:“都跟我走!”

    韩孺子赶到,跳下马,跑到第一辆马车前,掀帘看了一眼,里面坐着的正是崔小君,惊喜地冲他叫了一声。

    时间紧迫,韩孺子冲她点点头,放下帘子,重新上马,仍由蔡兴海带路,驰向百王巷,忘了对骁骑卫说一声只带一辆马车。

    这二十名骁骑卫是正式的宿卫士兵,与那些挂名者不可同日而语,心中有疑惑也不会表露出来,上司说过要听从倦侯的命令,他们就一个字也不会多问,很自觉地分为两队,将两辆马车护在中间。

    车夫是宫里派出来的,只管赶车,反正是跟随骁骑卫,出事也与自己无关,于是赶车紧跟,一步也不落后。

    拦车、消失,整个过程只是一小会,佛衣巷里剩下十余名随从,面面相觑,突然间分为两伙,一伙跑回皇宫,一伙跑向崔家所在的疏影巷。

    韩孺子带着队伍与杨奉等人汇合,蔡兴海中途跑掉了。

    府丞、府尉两人气急败坏,却不能对倦侯发作,见他无事,总算松了口气,可是看到多出来的两辆马车,又觉得困惑不解。

    “这是怎么回事?”

    杨奉严肃地问两人:“倦侯府外人不可进入,家人总可以吧。”

    “呃……当然,可是倦侯的家人……”府丞脸色突然一变,说话声音都颤抖了,“这、这不行吧,没有上司的命令……”

    “上司说过不准倦侯夫妻团聚吗?”

    府丞与府尉回答不出来,正愣神的工夫,倦侯、骁骑卫和两辆马车已经从他们身边驶过,杨奉也追了上去。

    “我早就说这件差事会要命,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府丞悔恨不已,觉得上午就该拼死抗命不来倦侯府就任才对,可是眼下已没有选择,对府尉说:“你跟着,我回宗正府……”

    韩孺子的心还在怦怦直跳,对追上来的杨奉说:“一切顺利。”

    “回府再说。”

    队伍已经乱了,除了骁骑卫还能排列整齐,其它部司派来的士兵都手忙脚乱,跟在队伍后面奔跑。

    到了百王巷,杨奉拍马跑在前面,命令偏门大开,让后面的队伍直接驶入前院。

    韩孺子下马,又到来第一辆车前,车夫已经躲在一边,他掀开帘子,与崔小君相视一笑,说:“到家了。”

    崔小君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身子发软,由韩孺子扶持着走下马车,太监和宫女早已等候多时,立刻就有数名宫女上前,迎接主妇。

    府里还有宗正府派来的官奴,看得傻了,根本不敢上前。

    韩孺子对崔小君说:“你先去休息,我待会就来。”

    崔小君抓住他的手不放,泪眼婆娑,还是说不出话来,韩孺子心中的紧张不安全消失得干干净净,于是又笑了一下,“就算太后亲自来,也不能将你带走。”

    崔小君郑重地点下头,这才松开他的手,在宫女和太监的簇拥下去往后宅。

    韩孺子夸下海口,心里却明白得很,他能留住妻子,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太后不会多管闲事,崔太傅留在南军,几个月没有进城,也不会为了女儿破例,除了这两人,别人他都不怕。

    杨奉下令关门,正送二十名骁骑卫找地方休息,韩孺子带着几名太监走向第二辆马车,刚才太兴奋,忘了问妻子一声后面的车里是谁,心中有点后悔,之前自己应该更镇定一些,直接将这辆车留在原地。

    韩孺子掀开帘子,看到一张惊恐至极的脸孔。一照面,对方愣住,他也愣住了。

    “是你!”两人同时喊出声。

    张有才好奇地探头看了一眼,也是大吃一惊:“东海王!”

    东海王吓坏了,拼命往后躲,“这是哪里?带我来干嘛?你已经不是皇帝了,杀我你也没有好下场。”

    韩孺子笑了,“这里是我的家啊,我没想杀你,我都不知道你出宫了,这是意外。”

    东海王似信非信,往外面望了几眼,夜色初降,什么也看不清,但是一旦稍微冷静下来,他的反应倒快,“哦,你是要抢我表妹,把我也带来了。”

    韩孺子收起笑容,“你没欺负她吧?”

    “我们分别上车,几个月来都没见过她的面,怎么可能欺负……你的胆子也太大了,敢劫人!”

    韩孺子开始正常思考,“太后把你也送出宫,她到底要立谁当皇帝?”

    东海王恼怒地哼了一声,“咱们都被骗了,崔家也被骗了。”

    (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