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孺子帝 > 第六十九章 豪杰
    百王巷里没有一百座王府,宅第不过三十几处,多年来住过的王侯倒是真有上百位。皇帝高兴的时候,这里热闹异常,各地诸侯王争奢斗侈,在京师留下不少佳话,皇帝的疑心一旦变重,所有诸侯王都得乖乖回国,除了每年按规矩进京朝拜,再不得进京。

    自从武帝晚年诛杀太子之后,百王巷就没再热闹过。

    现在是冬季,诸侯王大都留在本国,百王巷因此更显萧瑟,时近黄昏,相邻的宅区华灯初上,这里的几十座大门口只亮起寥寥几盏灯笼。

    刚刚挂上新匾额没多久的倦侯府,门前倒是挺热闹,时不时有人结伴走过,目光往门内张望。

    杨奉的一位“朋友”走过来,说:“没事,都是城里的朋友,我们哥几个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杨奉抱拳道:“有劳。”

    韩孺子跟在杨奉身边,那人却对他连看都不看一眼。

    “你的朋友……还真不少。”韩孺子小声说。

    “有些朋友很好交,放低姿态、客气一点,然后捧出银子,朋友就到手了,即使互不相识也没关系。”

    韩孺子惊讶地说:“他们是雇来的?”

    “雇?给你同样多的银子,你未必能雇得到。”杨奉在前院走来走去,碰到“朋友”就向对方拱手致意,客气,但是绝不谦卑。

    江湖中另有一套规矩,韩孺子更弄不懂了,小步跟上,说:“俊阳侯花缤说他要为武帝时枉死的豪杰正名,你的这些朋友……算不算豪杰?”

    “这些朋友是京师闾巷中的豪杰,至于俊阳侯?”杨奉不屑地哼了一声,停住脚步,“沽名钓誉之辈。”

    “可他真是这么说的,而且……也努力尝试了,现在还逃亡在外,下落不明。”

    杨奉道:“花家的确以豪侠闻名天下,交游极广,良莠不分,因此埋下祸根。齐王谋逆时拉拢了不少地方豪杰,其中一多半都与花家有过来往,奉命前往关东查案的官吏,收集的供状能装满十辆马车。太后迟迟没有动手,是希望证据更充分些,能将花家极其同堂连根拔起,没想到……”

    “俊阳侯提前动手了。”韩孺子恍然大悟,“花缤早做好了逃亡的准备,参加宫变是为了壮大名声,逃到哪都能得到豪杰的庇护,怪不得朝廷一直抓不到他。那他当时说的那些话……哦,那不是对我说的,门外还有别人,他们会替俊阳侯在江湖上宣扬。”

    “嗯,在江湖中,名声就是权力,刀剑在名声面前也要低头。”

    “杨公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小吧?”韩孺子好奇地问。

    杨奉生硬地回道:“在江湖上,杨奉是无名之辈。”说罢,前去检查门户。

    韩孺子留在原地,越发觉得杨奉的从前不简单。

    侯府门外的人不只是来回逡巡,一些人干脆留下,在门口或站或蹲,彼此打招呼,也有人突然暴起,指名道姓地大骂,受到呵斥的人通常转身就跑,没人敢回嘴,更没人敢留下还击。

    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杨奉走到十三位“朋友”面前,抱拳道:“有劳诸位,这就点灯吧。”

    韩孺子以下,府里的人都没明白“点灯”是什么意思,那些闾巷豪杰却心照不宣,其中两人解下腰刀,郑重地交给同伴,然后每人拎起一盏早已准备好的灯笼,从便门出去,随手关上。

    “点灯”居然真的只是点灯,韩孺子和那些太监、宫女不禁既意外又失望,很快,他们的想法改变了。

    便门关得不紧,外面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在下小春坊白太庸,这位我不说大家也认得,三柳巷的匡裁衣匡二哥,我们哥俩儿在这给诸位朋友道安了。倦侯今日乔迁新居,未想到会有这么多朋友上门庆贺,准备不周,特意让我们哥俩儿出来招待。没啥说的,小春坊醉仙楼已经备好酒菜,大家这就去,提我们哥俩儿的名字,到楼上不醉不归,我们稍后就到……”

    张有才站在倦侯身后,小声道:“这人真会说话,三柳巷匡二哥,名字也有意思,酒菜?咱们怎么……”

    杨奉扭头严厉地看了一眼,张有才不再说下去,却不是很服气,更小声地说:“真是欺人太甚,再怎么着也是王侯之家,居然请一帮混混吃饭,自己还饿着肚子呢。”

    韩孺子却不这样想,反而听得很认真,揣摩外面传来的每一句话。

    白太庸之后,匡裁衣也说了几句,他好像真是一名裁缝,开口第一句就说:“那个谁谁,你从我店里拿走三套袍子,啥时候给钱?今天咱们得好好聊一聊……”

    门外响起了笑声,有几个人开口挑衅,不等白太庸和匡裁衣开口,就被其他人骂走。

    没多久,白、匡两人从便门回来,手中的灯笼留在了外面,从朋友手里接过刀,向杨奉拱手告辞,对倦侯仍是一眼不瞧。

    接下来又有几拨混混到来,杨奉请来的“朋友”轮流到门口观望,谁能说得上话,谁就出去劝退,不一定是请吃饭,也有脾气大的,拎刀出去大骂几句,居然也生效。

    大概二更左右,再没有混混来了,还剩下三位豪杰,杨奉走过去,与他们小声说话,然后亲自送出门外,丝毫不失礼数。

    韩孺子直到这时才看明白,杨奉并非随意找来十三位闾巷豪杰,这些人都是京城里能镇住一方的大豪,负责撵走不同的混混。

    送走了所有豪杰,杨奉对太监和宫女们说:“大家都去休息吧,记住,不管听到什么声音,夜里都不要出门。”

    清退混混看上去太容易了些,众人不是很害怕,张有才甚至敢开玩笑,“尿急怎么办?咱们没吃饭,凉水可是喝了不少。”

    众人切笑,杨奉严厉地说:“憋着,憋不住我就再给你来一刀。”

    张有才吓了一跳,捂着裆部,“那我还是憋着吧,主人,回房休息吧。”

    杨奉道:“你们退下,倦侯留下,我有话对他说。”

    众人大都住在前院,杨奉亲自去将便门锁好,又检查一遍大门的门闩,带着倦侯去第二进院子,对张有才说:“你留下干嘛?没让你跟着。”

    “主人是尊贵之体,总得有人服侍吧,我瞧杨总管不太擅长做这种事。”

    韩孺子说:“不用,我能照顾自己,你去休息吧。”

    主人发话,张有才总算走开,杨奉看着小太监的背影,“这才刚出宫,脾气就大了,以后得好好收拾一下。”

    “是皇宫太压抑。”韩孺子笑道,“连我也想到处跑跑呢。”

    “别急,以后有机会。”杨奉走入二进院,站在中间的一颗树下,四处观望,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韩孺子问道:“还会有人来吗?”

    “嗯,之前来的都是小麻烦,接下来的才是大麻烦。”

    “请那些豪杰花了多少钱?”韩孺子很关心细节。

    “每人五十到一百两银子。”

    “这么少?”韩孺子很诧异。

    “银子只是意思一下,他们要的是名,不出三天,‘京城十三豪义护废帝’的故事就会传遍京城内外。”

    “呵……真会有人这么说吗?”韩孺子觉得有点可笑。

    “当然会,我已经安排好了。”杨奉走向东厢,似乎觉得那边的房顶很可疑。

    韩孺子不笑了,站在原地想了一会,追上杨奉,“待会大麻烦来了,就咱们两人应对吗?”

    “不是,我找了两位帮手……怎么还不到?”

    韩孺子又一次感到奇怪,等帮手不去大门口,看房顶干嘛?于是也到处遥望,转过身,在房顶上没看到东西,树下却多了两个人。

    那正是韩孺子和杨奉刚刚站过的地方,此刻站着另外两人,一老一少,在夜色中看得不是很清楚,只瞧出这两人都很瘦。

    韩孺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扯扯杨奉的衣袖。

    杨奉转过身,看着两人,一点也不惊讶,只是有点不满,“用得着这样吗?打声招呼不影响你们的大名。”

    少年上前两步,比韩孺子大不了几岁,“我跟爷爷打赌,说你会武功,他说不会,看来我是输了。”

    “我不会武功,我会‘用’武功。”杨奉大步走到两人面前,转身向倦侯介绍道:“这位是江湖上有名的一剑仙杜摸天,这是他的孙子。”

    “嘿,干嘛不说我的名字,我叫杜穿云,江湖人称……”

    “别给自己乱起绰号,等你大点再说吧。”杨奉对这两人不客气,却没有惹恼对方。

    之前来的十三位豪杰对废帝不看一眼,杜氏爷孙却不同,杜穿云不错眼地打量韩孺子,杜摸天上前抱拳道:“草民不知礼仪,星夜来访,万望见谅。”

    这两人不像是闾巷豪杰,更像江湖游侠,韩孺子不知该如何接待,笨拙地抱拳道:“稀客光临,未备酒仪,倒是我要请两位见谅了。”

    杜摸天一笑,杜穿云说:“爷爷,皇帝也没什么特别的,我看我也能当。”

    “胡说八道,你爹连份家产都没给你留下,你凭什么当皇帝?”杜摸天斥道,转向杨奉,“我跟江湖上的朋友打听过,好像没什么动向,若非迫不得已,大家是不愿招惹朝廷的。”

    “就怕还有桂月华这种人。”

    桂月华是江湖人,也是俊阳侯府中的教头,免不了会参与朝廷之争。

    “没事,有我们爷俩在,肯定能保住皇帝无忧。”

    韩孺子刚想说自己不是皇帝,外面突然响起嘈杂声,还有砰砰的敲门声,一个生硬的声音在喊:“开门!快给羽林卫的老爷们开门!”

    杨奉脸色微变,他所有的准备都是用来应对江湖人物的,在他的预想中,朝廷各方不会有人敢来公开诛杀废帝。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