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孺子帝 > 第六十六章 遭逐之人
    几个月前,当韩孺子深夜里被杨奉带走时,王美人对未来充满了期许与幻想,可现在,这一切都已烟消云散,对她来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那就是让儿子活下去。

    韩孺子大吃一惊,奇怪的是,他的第一反应并非“不当皇帝”,而是母亲对他的称呼,“你叫我的名字了。”

    “嗯,我是你的母亲,自然要叫你的名字。”

    “这么说,太后还是要废掉我?”

    王美人摇摇头,“是我求她这么做的。”

    “为什么?”韩孺子茫然不解,若是再早一段时间,甚至就在宫变之前,他也可能欣喜地接受母亲的决定,可现在,他有点喜欢上当皇帝了,相比几个月前纯粹的傀儡状态,他觉得事情正在好转,一群“苦命人”愿意效忠于他,只见过一面的宫门令严格地执行了他的旨意……

    “你听到皇太妃说的话了,我不想让自己唯一的儿子死在皇宫里。”

    “她的话不一定是真的,况且……我不会让太后杀掉我的。”

    王美人又笑了笑,抬手将儿子脸上的一块灰尘轻轻擦掉,“当然,我的儿子这么聪明,怎么会让人随便杀掉呢?”

    韩孺子突然醒悟,“母亲,是不是杨奉带来了崔宏的条件,要让东海王称帝?”

    王美人摇摇头,“崔太傅没有这个胆量,他让杨奉来求和,只要太后不追究崔家在这次宫变中的罪过,并且将南军大司马之职还给他,他就愿意效忠太后。至于东海王,崔太傅根本没提起这个外甥。”

    东海王知道此事之后想必会很失望,韩孺子现在却更加失望,可这是母亲的要求,他还从来没反对过母亲,因此只能低头不语。

    王美人温柔得心有些疼,儿子低头的样子跟小时候毫无二致,她上前一步,贴着儿子的耳边小声说:“太后必然要与崔家拼个你死我活,谁当皇帝谁是牺牲品,东海王自以为是,不会有好下场,你坐山观虎斗就好,日后还有机会。”

    “机会?”韩孺子惊讶地抬起头。

    “大楚朝廷已经烂到根子里了,罗焕章说得没错,朝堂内外争的都是家务事,我不想让你参与进来,以后你不仅要当皇帝,还要当一个干净的皇帝。”

    “可是……可是……”韩孺子想说自己以后再没有机会当皇帝了。

    “机会总会有的,我会留在宫里帮你制造机会。”

    韩孺子大惊,不在意当不当皇帝了,“不,母亲,你要跟我一起出宫,我不当皇帝,你也不要留在太后身边,她……她很危险。”

    “没关系,只要我不争什么,就不会有危险。放心,我不会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争取机会的,只是在这里替你看着,机会一旦到来,好有人能马上通知你。”

    “不不,我永远都不当皇帝了,只要母亲跟我一块出宫。”

    王美人脸色一寒,“你不是小孩子了,我向太后哀求才换来这次退位,你要珍惜。”

    韩孺子不敢再反对母亲,“什么时候……让我退位?”

    “还不清楚,应该很快吧,总之记住我的话: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得罪任何人。”

    韩孺子点点头,开始认真考虑不当皇帝的生活,“那些‘苦命人’怎么办?他们只救我没救太后,会不会受到报复?”

    “你小瞧太后了,她还至于跟一群奴仆斗气,不过你要是担心的话,我会想办法将他们都送出皇宫。”王美人又笑了,“你做得很好,连为娘都吃了一惊,你是一个好皇帝,可时机不对,烂树上长不出好果子,你得等待这棵树重新发芽。”

    “如果……等不到呢?”韩孺子小心翼翼地问,生怕惹恼母亲。

    王美人这回没有生气,笑道:“如果老天不给你再度称帝的机会,我宁愿你做一个普通人,一生衣食无忧,妻儿陪伴左右。”

    韩孺子觉得自己要哭了,强行忍住,“我真希望母亲跟我……”

    “不行。”王美人拒绝得很干脆,“哪怕只有一丁点机会,我也要留在宫中替你看着。而且我也要学习,从前我将当皇帝想得太简单了,跟在太后身边我能学到很多东西。”

    韩孺子有些惊恐。

    王美人抚摸儿子的脸颊,笑道:“傻孩子,我要学太后的驭臣之术,不是杀人的门道,我也不相信思帝是被太后杀死的。”

    “那桓帝呢?”

    王美人的笑容渐渐消失,桓帝也算是她的丈夫,可她对那个男人已经没什么印象,“别问太多,出宫之后要小心谨慎,你能取得下人的效忠,这是好事,可你得罪的人也不少。”

    “不是我想得罪……”

    房门又开了,杨奉走进来,看着母子二人,沉默了一会,说:“太后请陛下过去。”

    太后一个人坐在椅榻上,呆呆望着前方的什么东西,杨奉示意王美人退出,房间里就只剩下三个人。

    韩孺子站在太后面前,既然要被废掉,他不打算再行人子之礼了。

    “告诉他吧。”太后冷淡地说,连目光都没动一下。

    杨奉来到皇帝身边,说:“陛下知道自己要退位吧?”

    “嗯。”韩孺子对这名太监的印象也变差了,杨奉看重的只是皇帝,自己一旦退位,大概与他再也不会有关联了。

    “陛下得写一封退位诏书,陛下要自己写,还是我替陛下拟好?”

    “请杨公拟好吧。”韩孺子不想争,同意退位之后,他的心开始下降,可是度过最初的震惊与不解之后,他感到如释重负,离开皇宫,这正是他最初的目标,唯一遗憾的是母亲不能一块出去。

    事情很顺利,杨奉恭敬地鞠躬,退后。

    太后终于将目光转到皇帝身上,“王美人觉得你熬不过接下来的混乱,宁可让你远离帝位,你自己怎么想?”

    “我相信母亲。”韩孺子说。

    “王美人觉得你还有机会重新称帝,但我要告诉你,这不可能,我与崔家无论谁胜谁负,都不会让一名废帝重新登基。”

    “我并无奢求。”

    太后慵懒地挥挥手,表示皇帝可以退下了。

    韩孺子转身要走,又停下来,“我能提几个问题吗?”

    太后点下头。

    “景耀到底是谁的人?”

    “你就要退位了,还关心这种事?”

    “心里有疑惑,憋得慌。”

    太后不屑地冷笑一声,“景耀当然是我的人,他以中司监之职掌管宝玺,在太监的权势上已经到顶了,投靠皇太妃还能得到什么好处?知道皇太妃的阴谋之后,他一直想通知我,却被左吉隔绝在外,只好虚与委蛇,宰相殷无害能逃出勤政殿,以及官兵能进宫,他都有功劳。”

    “如此说来,我送剑出宫倒是多此一举了。”

    “那倒不是,景耀忠于我,可他不敢轻举妄动,再等下去,逆贼很可能真会动手杀我。”

    “罗焕章真是个奇怪的人。”在所有谋逆者当中,韩孺子对这位国史师傅最感不可理解,“一会要造反,一会又投降,一会说杀死太后和皇帝也没用,外面的大臣会立刻选立新帝,一会又一会阻止谋逆者动手杀人,说是不想天下大乱。”

    太后向杨奉点下头,让他给皇帝解释。

    杨奉此前不在宫内,对罗焕章却十分了解,躬身道:“罗焕章乃天下名儒,自以为在替天下苍生请命,没有人比他的立场更坚定,遗憾的是眼高手低。这种人开始时斗志昂扬,一旦发现事情与预料得不一样,又会大失所望,对他来说,事情要么一举而成,要么甘心认命,没有别的选择。一举而成的时候,弑君在他看来只是小乱,于事无补;甘心认命的时候,小乱在他眼里变成了大乱,所以他要阻止。”

    “开始时斗志昂扬,不顺时甘心认命……”韩孺子看着杨奉,觉得这些话是在提醒自己。

    杨奉跟自己没关系了,韩孺子甩掉这个念头,“我退位之后,要让东海王当皇帝吗?”

    杨奉没有回答。

    韩孺子又问道:“崔宏掌握了南军,东海王称帝,太后怎么可能打败崔家呢?”

    杨奉做出请的姿势,“陛下知道的够多了。”

    韩孺子突然跪下,向太后磕了个头,起身道:“谢谢。”

    韩孺子出屋,太后说:“让他出宫或许是个错误,这小子在威胁我,让我好好照顾他的母亲呢。”

    杨奉鞠躬,“他的威胁不足为惧。”停顿片刻,他又道:“太后真的要让我也出宫?”

    “引崔宏入京,是你犯下的重罪,逐你出宫已是最轻的处罚,况且,宫里已没有你可以效忠之人,出宫去抓你的望气者吧。”

    杨奉也跪下磕了一个头,“请允许我在太后面前说一句狂言:当初是我将孺子接入宫内,我若出宫,必会不遗余力将他再送回来。”

    “好啊。”太后打了一个哈欠。

    杨奉起身退出房间。

    太后独自坐了一会,伸手在几案上敲了两下。

    孟氏兄妹从另一间暖阁里走出来。

    “你们没抓到淳于枭?”太后问。

    孟徹上前一步,“孟娥瞧出前方有诈,执意回宫,结果宫中真的生变。”

    这是宰相殷无害没有提起也不知道的一件事,大批官兵杀死了守门的刀客,慈顺宫里的刀客却是被侍卫杀死的,因此罗焕章的劝说才更容易生效,因此步蘅如才没敢动手杀人,最后还跪地求饶。

    “你妹妹急着赶回来,要救的人不是我,而是皇帝。”太后盯着孟娥,“你早就向皇帝效忠了吧,这是你一个人的决定,还是你们兄妹二人的共同想法?”

    孟娥立刻跪下,“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哥哥完全不知情。”

    孟徹露出惊讶之色,随后叹了口气,他早就看出苗头,没想到妹妹真的做了。

    “既然如此,妹妹出宫,哥哥留下。”太后挥手,命两人离开。

    孟娥也磕了一个头,孟徹欲言又止,现在不是向太后进言的时候。

    屋子里真的只剩下一个人,太后疲倦不堪,莫名其妙地想起一句话,喃喃道:“朕乃孤家寡人。”

    这些句话给她带来某种神奇的力量,她已做好准备,要掀起更多的腥风血雨。

    (本卷结束)